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七节 探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八十七节 探讨


  发改委那边没有半点进展,赵国栋跑了几天,也动用了能够动用的资源,但是各方面传来的消息都不容乐观,今年各地想要上的基建项目数量都很多,基于漠南特殊情况,发改委按照国务院要求,已经给予了特殊考虑,中央财政财力有限,国家发改委暂时不会考虑昆文高速公路。

  如果走赵国栋所提出的民办官助方式,鉴于这还是一个新的问题,发改委政策研究窒也已经正式将这个问题列为课题进行研离-,以供领导决策,但是这需要时间。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昆文高速公路走入了死胡同,要等到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拿出课题结果没有一两个月想都别想,而且拿出意见又能怎样?还得经过国家发改委研究,多半还会送到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对其进行评估,最终才可能以特案形式上报到国务院,这中间程序走完不知道猴年马月,而且按照这种常规性程序走,也未必能获得上边认可。

  叶庆川嘴巴皮子蠕动半晌,终于还是有些艰辛的道:“赵部长,我可以找一找井秘书长,通过他看看能不能向钱总理汇报一下我们文城的特殊情况。”

  赵国栋一怔之后笑了起来,“庆川,我还以为你真能稳得住呢,井秘书长和你是老家是邻居吧?这样的资源不动用起来,实在有些可惜了,咱们也不是以权谋私,何况这也是总理知晓的事情,能够加深领导们印象,让他们知晓我们漠南边远穷困地区的难处和求发展的渴望,没啥不好,不过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井秘书长那里你先联系着,现在条件还不成熟,我们得先把其他工作先做到家,到时候我再请正阳书记出面,我看这事儿恐怕光是咱们俩还拿不下来,由正阳书记来向文总理或者钱副总理作专题汇报才行。”

  叶庆川也是有些讶异,不过也很快释然了,赵国栋说的没错,这事儿不是你在京里呆两天就能办成的,需要统筹综合考虑,国务院副秘书长井尚亭老家和他老家是一条巷子昙-的,这个消息没有多少人知晓,两家关系一直很密切,叶庆川估计赵国栋也是这一次回京之后才了解到自己的这层关系,不过看样子赵国栋倒也不是太在意,只是单纯要从这个项目上来通过井秘书长来搭搭桥。

  “赵部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叶庆川还是有些不甘心。

  “欲速则不达,功到冉然成,咱们得先做一些准备工作。”赵国栋摇摇头,“先回溴南吧,交通部这边的条件一定要说死,国家发改委那边一旦真的立项,那么部里边的补贴就得要到位,你回去之后再把交通厅那边牢牢逮住,让他们不能有半丝松劲儿,中华联合投资这边还得继续,就像你说的,他们不是没有兴趣,而是认为风险太大,他们提出的这些理由和担心,我们都可以一条一条帮助他们的缓释消减,总得把他们说服引上路。”

  “赵部长,我总觉得你这话像是引他们上钩入彀的味道呢?”叶庆川见赵国栋语气依然坚定,也禁不住开了一个玩笑,他和赵国栋年龄相差不是很大,两人也比较说得来,在没有其他外人的情况下,偶尔也能开一开小玩笑。

  “别那么说,庆川,这些专业投资者的眼界见识和思维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也不是旁人能够左右的,能够左右他们的只有利润。”赵国栋摆摆手,“这是一场艰巨的战斗,我们得让他们看到前景的美好,或许我们可以在运营时间上再做一些让步,但这需要专业评估公司来做决定。”

  昆文高速公路对幸赵国栋来说固然重要,但是决不是主要工作,十六届五中全会持会在国庆后召开,估计在全会期间和之后会有一些小幅人事调整,所以赵国栋也要借进京这个机合拜会一下昔日的老领导。

  张若谷年龄到了,估计会在这一届全会之后退下来,现在传言很多,不过赵国栋得到的消息是戈静极有可能从现在的位置上卸任,转任中组部副部长。

  赵国栋一直和戈静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应该说赵国栋在仕途上的顺畅有很大程度是得益于在安厚的两任组织部长的厚爱,尤其是戈静。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的性格和工作风格很符合戈静的冒口,而戈静的

  理解和

  支持也让赵国栋相当感激,不过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逐渐从最初的上下级渐渐发展到了一种亦师亦友的味道。

  随着赵国栋的快速成长,戈静也不能完全以之前的下属晚辈那样的心态来看待赵国栋了,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相反,两人在很多话题上越来越放得开,很有一点志同道合意气相投的境地。

  京里初秋的气候无疑是宜人的,选择京郊作为度假休闲也要选择时间,但是初秋毫无疑问最为合适。

  “国栋,这里是你的秘宅?你就不怕纪委调查你?”戈静很喜欢这里的风格,看得出来这里很是花了一番心血,完全摒弃了商业气息,而是是了设计者的个人自由发挥道路。

  厚重大气的院落,有点子江南水乡的池塘,宽庭长廊,绿荫覆地,戈静估摸着仅仅是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拆卸然后搬迁过来重建的房梁窗棂以及屋面飞槠,文字来自,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再加上这些大有来历的明代家具,这里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座小型的古代博物馆了。

  “戈部长,您不会觉得我会干这些事儿吧?这是我弟弟没事儿折腾起来的,他这人没啥别的爱好,就爱鼓捣这些玩意儿,可旱讨又没有时间,这里就只有雇人守着,我有时候来京里也来这里看一看,休息一下,小桥流水人家,感觉心里似乎烦恼也少了许多。”赵国栋随意的笑笑。

  戈静知道赵国栋两个弟弟的情况,也知道以对方的财力,这样一座院落虽然花销不小,但是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赵国栋这两个弟弟在商业上发展太过厉害,使得赵国栋这样惊艳绝才的人物似乎都有些被压了下去,放在主流媒体上,你要说说沧浪集团的赵长川和赵德山两兄弟,那是无人不知,但是你把赵国栋名字报上去,没准儿很多人都会问一句,这是谁。

  “嗯,没想到络弟弟还有这样的雅兴,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文物保护吧?”戈静瞅了一眼自己独自在后花园里享受着阳光的丈夫,赵国栋邀请了她一家人到这里来做客,她很愉快的接受了邀请,丈夫和女儿都相当喜欢这里的环境,尤其是给人带来的悠闲威更是觉得难得。

  “呵呵,戈部长,您这话可是高抬他了,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当然,比起我另外一个弟弟的审美标准我觉得要好得多。”赵国栋笑了起来,“至少不至于让大家倒胃口不是?”

  戈静也笑了起来,“国栋,你这个要求太苛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不违反法律,就可以,现代社会提倡多元化和包容共生,中央也在提倡这一观点,我们是十多亿人的大国,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何况十多亿人?我们积极倡导良好的生活方式,但是并不禁止、不反对、不歧视非主流的生活,要学会用一颗平常心和包容心态来看待社会,学会尊重和理解,领导在这一点上保持一颗冷静平常心尤为重要。”

  赵国栋点点头,戈静迳番话也是有其深意的,国家近期也在对改革开放前期的一些政策进行徽调,改革开放走到现在,很多初期道合发展的观点思路现在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这就需要做一些修改,估计在这一次五中全会上也会就一些观点进行探讨。

  “戈部长,这一次五中全会要讨论十一五规划,我感觉中央在很多领域上都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看法,现在下边也讨论得很热烈,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更新!集思广益,在十一五规划上能够多倾听基层民意,对于十一五规划的制定也有着相当重要而又积极的意义。”赵国栋脸上也露出深思的表情,“尤其是在民生工程和思想文化阵地的建设方面,我觉得中央应该考虑在十一五规划中有一个明确的规划「不能仅仅限于一些理论和笼统的设想,而是要落到实处,怎样来发展「采取什么措施来保障,如何确保效果质量,这都相当重要。”

  戈静脚步微微一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国栋,我感觉你话里有话,民生工程和思想文化阵地建设,都是说易行难的命题,要落到实处,不仅仅要靠中央重视,而且需要全党全国上下的高度重视,在这一点上,部分领导和干部依然流于形式。”

  啥也不说,第一更求票,只差区区十几二十票,就能再上两位,兄弟们支持老瑞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