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节 京里 感谢!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节 京里 感谢!

  接下来的话题就要轻松许多了,赵国栋问及阮岱青现在的工作情况,阮岱青也简单介绍了一下青联的主要工作。

  赵国栋对于这方面工作并不熟悉,更多的还是停留于读书时代共青团的工作,而即便是他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期间,也并没有花太多心思在共青团工作上,这让他也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出于个人喜好原因而忽略了某些方面的工作。

  赵国栋也问及了萧致远的情况,作为老同学关心一下也很正常,阮岱青也不知道萧致远还是赵国栋的同学,不过精明若斯的她感觉得到赵国栋和萧致远之间关系并不密切,从询问的口吻中就能觉察出来,所以也只评价了一句,一个很精明的人。

  一般说来精明都多半是和能干两个词儿合二为一的,如果分开使用的话,就会产生许多歧义。

  阮岱青不多评价其实也就代表了一种看法,再来上这么一句很精明,其中味道也就悠长了,赵国栋也不想多问,萧致远的性情他也大略了解,绝非名字中所说的那种宁静以致远,当然求上进是好事,但是过犹不及,尤其是给领导形成一个印象,那就不妙了。

  白一鸣可能会在年底改任湘省省会市委书记,阮岱青和赵国栋都为白一鸣感到高兴,虽然白一鸣本人其实倾向于继续干分管工业交通的副省长,但是省会市委书记对于长期在条条上工作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挑战和磨砺,就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赵国栋和阮岱青都觉得白一鸣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在这个位置上一展自己自己政治抱负和才华。

  阮岱青也问及了周登高的情况,赵国栋也简单介绍了一下周登高目前分管的工作和情况。

  周登高在滇南政治格局中一直保持着比较超然的态度,说超然有些谀赞的味道,实际上很多人更认为他既不可能和本土派干部融为一体,但是又没有能够受到蔡正阳的认同,所以才会有这样尴尬的定位。

  赵国栋不完全认同这种看法,周登高的性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的,性格执拗,说他和本土派干部走不拢这是事实,但是你要说蔡正阳对他不感冒则有些似是而非了。

  蔡正阳对于周登高的工作态度和思路还是比较认可的,但是对于周登高似乎刻意想要独立于滇南政治局面之外的态度却很有些轻看,他可以不在乎你周登高支持什么人的观点态度,只要是对事不对人,但是如果你事事都想要置身事外,那就说明你这个人不值得委以重任。

  在这一点上,赵国栋也替周登高解释过,周登高的性格并非如此,而省政府那边特殊的环境氛围下让他不得不如此,在一个既不愿意随波逐流,也不愿意自寻打压的环境下,保持相对独立超然的回避态度,赵国栋觉得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一个斗士一般,要把一切坚持到底,而杨彪出任常委副省长之后,这种情形已经有所改观,蔡正阳勉强接受了这种解释,但是还是有点要以观后效的意思在里边。

  赵国栋能做到的也仅止于此,周登高也是一个倔性子,在这一点上有些和王烈相像,不会因为哪位领导对他有什么看法而轻易改变自己做人的原则,在这个时代里,有这种风骨的人并不多见了,赵国栋还真有些欣赏敬佩这种人,哪怕和自己观点不一致,与自己也并不相投,但是这种人至少值得尊重。

  赵国栋在京里呆了足足一个星期,前三四天忙昆文高速公路的事情,后两三天则主要是拜访一些需要拜访和接触的领导朋友,这其实也是一项工作,没准儿在今后的工作中你就会在这样不断积累的情谊中受益匪浅。

  人是感情动物,个人感情印象不能代替原则,但是在原则范围之内呢,同等条件下谁都愿意信任自己熟悉的了解的和给自己留下好印象的人,一个陌生人始终无论怎样都更像是一个空洞的名字,而熟悉者则是一个个鲜活的形象,你会选择谁?答案很简单。

  所以赵国栋一直很注意这一点,无论是昔日的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抓住时间去拜访,哪怕只是聊一会儿天,喝一顿茶,或者吃一顿饭,总能保持和拉近双方的距离,这要比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或者逢年过节寄一封明信片贺卡要有用得多。

  杨天明那里赵国栋也去了一趟,除了送了杨天明一套精致的台湾钓具之外,也替杨天明带了几盒特制普洱,在杨天明那里赵国栋甚至连饭都没有吃一顿,就在杨天明办公室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杨天明也对赵国栋工作调整颇为感慨,表示希望看到赵国栋哪一天能够参加正部级干部研修班。

  甘萍那里赵国栋也没有撂下,事实上甘萍的秘书陆蕊一直也还是和赵国栋保持着联系,这个丫头挺重情重义,赵国栋将她推荐给甘萍当秘书,她也很争气,不但出色的赢得了甘萍的信任,而且也自修了大学本科课程,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现在也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男友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工作,家庭条件也挺好,估计在年底就要结婚,也专门邀请了赵国栋和令狐潮一定要参加她的婚礼。

  甘萍出任文化部副部长之后实际上也给了赵国栋不少帮助,至少在宁陵打造历史文化名片这个系列活动过程中,部里边不但在资金上提供了不少支持,而且更关键的是很多方面的政策引导上给予了关键性的支持,使得宁陵在社会文化和文化产业方面都取得了相当大发展,这也是当初郝梦侠为什么对鲁能特别看重的一个因素。

  宁陵在社会文化产业上着力培育,也使得宁陵精神文化生活相对其它周边地区来说颇有新意,营造出的文化氛围也使得宁陵表现出来不仅仅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而更具备一个具有厚重历史文化资源和氛围的人文城市,要营造出这样一个氛围,仅仅是依靠资金硬件的投入还不够,还需要充分的科学规划和相当大的人力资源培育。

  文化部将宁陵定点为部里边的社会文化培育联系点,使得宁陵在这方面受益匪浅。

  赵国栋原本也想寻个机会拜访一下苏觉华副总理,但是一来觉得自己这样可能有些冒昧,二来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沈东昭倒是把赵国栋拉去大醉了一场,车轮战下来赵国栋也是大醉而归,弄得;连上床都不得不由刘若彤帮扶着,伺候了一晚上,这让赵国栋也觉得颇为丢脸。

  长这么大,似乎还没有这样被人灌醉过,只不过沈东昭那几个朋友的确够厉害,加上又是车轮战,赵国栋纵有三头六臂,也免不了败下阵来。

  美好的时光总是一晃而过,赵国栋自觉在京里的生活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放松,没有啥包袱,也没有什么约束,每天都能见到一些许久没见面的朋友同事,这种见面畅谈获得的压力释放感很舒服,当他登上飞往昆州的飞机时,竟然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这一趟京中之行收获不少,虽然昆文高速公路这个项目进展不算顺利,但是至少也算是步入了运作轨道,比起先前没抓拿来也有了一条明显的脉络了,一边走继续寻找融资的谈判,一边也要积极准备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特批,两方面的工作都得要推动,其中舆论准备很重要。

  赵国栋在京里也向戈静谈起了这件事情,请求戈静帮忙协调,戈静也笑骂赵国栋老奸巨猾,和美国人打伊拉克有一比,先来舆论准备,把一切声势造足,影响放大,然后再来一鼓而下。

  不过戈静也提醒赵国栋在舆论上的准备适当即可,不要引发太大的争论,很多事情有一定舆论准备很好,但是如果过了头就会引发反弹,上边看待问题也不会因为你舆论够强够热就转化态度,更多的需要你实实在在的表述分析来赢得他们的认同。

  戈静给了赵国栋一些建议,关于boot是否会改变性质的问题探讨可以在一些内部性的内参来发表,而关于加强西部边疆省份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加快边疆地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步伐这些方面的舆论则可以通过主流媒体来造势,赵国栋深以为然,不愧是掌控舆论媒体的大佬,对于如何引导舆论为工作服务的确比自己要考虑周全许多。

  一切尽在不言中,希望兄弟们让我能在月票第六位多呆一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