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一节 造势而动 再感谢!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一节 造势而动 再感谢!


  钱越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搁在手上,用绒布擦了擦,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只有在认真思考问题的时候,他才会不断的用绒布擦拭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灰尘或者水雾的镜片。

  秘书早已经对他的这种习惯了如指掌,一般在这个时候都相当知趣的离开,不打扰他。

  搁在案桌上的材料很厚实,另外还有两份杂志,钱越一边擦拭着眼镜,一边把目光落在那份浅论公共基础设施的BOT和BOOT方式异同与建议》的文章作者雷向东他也比较熟悉,国际开发银行的高级副行长,在业界内很有些影响力的中青年专家,这几年在负责国际开发银行支持国内民营企业向外拓展市场这一块上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被誉为国内民营企业走出国门的保姆,很得民营企业界的赞许。

  雷向东近几年来在各种刊物上发表的文章也不算少,但是基本上每篇都是言之有物的东西,不少甚至还有很大影响力,今天这一篇文章也让钱越有些触动,所以才会细细的琢磨一阵。

  这篇文章虽然从题目上看上去似乎很狭窄,但是立意却很深,由此牵引开来的内容也相当宽泛,囊括了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国家对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上的一些政策,东部地区民间资本过剩进入房地产市场,导致房地产市场恶性升温膨胀,引发民生震荡这一系列问题,可以说颇有些真知灼见。

  文章中提出资本天性就是逐利,而国内证券市场发育的不完善使得资本在进入这些市场上风险太高,而国内又没有国外那样发达的资本证券市场可供投资消化,只能四处寻找机会,现在则蜂拥进入房地产市场,与其考虑怎样来遏制民间资本炒房这种类似于堵的手段,不如考虑怎样利用这些民间资本进入原来被视为禁区的公共基础设施领域,这样不但可以减轻房地产市场上的压力,而且也可以为中西部地区亟待发展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募集丰足的资金,同时也可以向民间资本市场打开一条广阔的道路。

  这篇文章写得很有些新意,虽然其中列举的一些事例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实,但是在大方向上还是基本捕捉到了路径的,这也是钱越之所以为之沉思良久的原因。

  让钱越陷入深思的不仅仅是这一篇文章,实际上这一段时间都陆陆续续有些这方面的文章出来,一方面不少人在分析国内房价猛涨的深层次原因,提出国内民间资本因为无处可去,不得不涌入房地产市场,而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国家在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时过分考虑中央财政的支持,而忽略了利用政策引导民间资本向西部资源富集但是基础设施薄弱地区的进入。

  尤其是在中西部地区完全可利用政策引导来促使民间资本进入公共基础设施领域,一方面可以加快西部地区薄弱的公共基础设施得到改善,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对国外资本的倚赖,培育国内民营经济体系的建立,避免外资经济在我国经济体系中所占比例过大的现象发生。

  这一连串文章的出炉有些背景,甚至钱越也知道总理在考察了滇南、广西两大面向东盟开放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之后,两省要求国家加大对两地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铁路、公路和港口方面交通设施建设的支持呼声进一步高涨,不但要求中央财政中要考虑专项资金保障,而且也要求国家要出台特殊政策予以支持。

  这也获得了国内一些主流经济学者的支持,认为通过推动滇桂两省与东南亚甚至南亚地区的经济贸易一体化,可以进一步加大中国对自己西南战略通道的影响力,确保诸如缅甸和巴基斯坦这些战略盟国在经济上与中国联系更加紧密。

  这符合中央战略层面的考虑,但是如何来具体操作却需要谨慎行事,口子不能一下子开得太大,许多东西也需要尝试着摸索,选择一些相对次要的来做试点,即便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引起什么反响,也能够从容的调整变更。

  雷向东这篇文章倒是拉开了一个序幕,滇南方面这一段时间一直有新东西冒出来,这个井尚亭这段时间有意识的在自己面前提及这方面的问题来,看来也是有些意思在里边,这一点钱越也能理解,滇南发展相对滞后,现在利用这个战略机遇来发展自己,也是情理之中,关键在于怎样来推动这一系列设想。

  “难度很高啊,杨省长,这事儿光是我扑腾不够啊,你也得帮着吆喝呐喊两声啊。”一走进杨彪办公室赵国栋就开始诉苦:“虽说我是包片文城,但是这毕竟是交通上的事情,如此大一个项目,你作为分管交通的副省长不能抄起手在一旁冷眼旁观吧?这条路真要修成了,滇南人民都会永远记得你!”

  “得了,你干脆说我会永垂不朽行了!”杨彪没好气的道:“要以我说,昆文高速公路还算不上是咱们省里边最紧要的道路建设工程,国栋,滇西南和滇西北的情况你也是亲眼所见的,难道这些地区对道路交通改善的迫切性会比文城低?文城好歹还有国道经过,路况也算不上太差吧?你去过滇西北那边,路况怎样?老百姓解决交通问题用什么?你都是亲眼所见的,我都在给黄部长提议,要大肆宣扬报道一下人家沧浪基金会,做善事不留名,一下子砸下五千万,愣是帮德庆和三江解决了最为棘手的六座溜索改桥工程,而且还要建设三所小学校,咱们滇南真还找不出一家像这样大气的企业来!”

  沧浪基金会最终决定出资五千万帮助滇西北的三江地区和德庆州解决高黎贡山区最为迫切的几座桥梁建设问题,米玲在实地考察了三江和德庆两地情况之后颇有触动,随即给还在沪江的赵长川介绍了这边情况,不但出资五千万解决最为迫切的桥梁建设问题,而且再拿出一千万来帮助两地建设无所标准化的小学,以解决那些离家太远需要寄宿的孩子们在学校就的问题。

  沧浪基金会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所有这些建设项目希望都能够有一个监督相对独立而又严格的体系来保障,同时也要求官方媒体不得要对这些慈善建设项目进行宣传,他们不希望把这样的慈善工程变成带有浓厚商业气息的闹剧。

  这个要求提出来很是让滇南方面感到震动,这年头做了好事不留名的个人有,但是像这种做善事却要求保持低调的企事业却没有听说过,沧浪基金会虽然是单独独立于沧浪集团之外的慈善基金,但是在很多人眼中还是无法和沧浪集团脱钩的,所以这也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杨省长,在我看来滇西北地区的道路问题更多的是涉及民生问题,的确应该重点考虑,但是对于文城地区来说,这条高速公路则是一条致富路,同样意义不比寻常,越是落后,对于这方面的渴求越迫切,这不矛盾。”赵国栋没有搭上杨彪的话,自顾自的说自己的事情:“这事儿你得关注着,不能全搁在我肩膀上。”

  “怎么,现在觉得棘手了?”杨彪笑了起来,“你动员的资源不小,舆论工具都被你给发动起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估摸着声势造得也差不离了,没准儿下一步就能水到渠成,你就不怕我来摘桃子?”

  “桃子谁摘不一样?最终吃桃子的难道是你杨彪?”赵国栋也毫不客气,“那你管工业交通,不是所有的桃树都是你在种?着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事情比比皆是,难道咱们就不种树了?”

  赵国栋有些托大的口吻倒是让杨彪有些震动,这小子一趟京城回来口气也不一样了,不过的确说得有些在理,倒是把自己逊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行,既然你赵国栋都这样说,我杨彪在忸怩作态那就真有些娘们儿味道了,过了国庆节我在去跑一趟京里,你那边联系的中华联合投资的接洽人交给我,我会让省交通厅这边继续谈下去,怎么也要把这事儿进行到底,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就不信这事儿做不下来。”

  杨彪也被赵国栋一番话激起了一番豪气,一拍胸脯应承下来。

  “嘿嘿,那这事儿我就算是委托给你了,不过放心,我不会撒手不管,真需要我出力的,我不会偷懒。”赵国栋笑笑道,他对杨彪的担待还是很钦佩。

  “嗯,对了,你回来还没有去正阳书记那边吧?去一趟吧,这两天正阳书记心情不太好。”杨彪似乎想起什么似的。

  今天兄弟们的月票很给力,俺无限感动中,无语的泪牛满面,唯有化为一句话,谢谢!

  俺会努力,兄弟们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