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六节 百态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六节 百态


  廷高,理江风光让我们两口子可是流连忘返啊,这个国定黄金周算是过得舒爽,你们理江这个黄金周旅游收入有多少?”赵国栋一边随口问,一边继续道:“我在安原宁陵也是大力倡导发展旅游产业,但是看来宁陵的旅游产业要赶上理江还有得追,你们干得不错,继续保持啊。

  “嗨,赵部长,理江工作也还存在很多问题,旅游产业现在是理江主打产业,但是随着发展,鱼龙混杂,难免在旅游质量上也就存在一些瑕疵和问题,市里边也一直在总结研究,针对我们理江旅游市场上存在的问题来找差距找问题,?

  郭廷高不是一个喜欢聒噪的人,但是赵部长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半天不接入正题这让他心中更是着急,明知道有问题,可领导却总是表扬你,半句不提问题,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领导没有把你当做自己人,不愿意和你推心置腹,甚至可能是心存芥蒂,琢磨着在合适的时候来为难你,这才是最大麻烦。

  赵国栋也是有苦说不出,他能理解郭廷高的心情,这纪紫兰倒是好,这以讹传讹的一带话,就把人家好端端的一个理江市委书记弄得忐忑不安,自己还不知掉该怎么来讲释这个问题,总不能当面锣对面鼓的告诉郭廷高纪紫兰听走调了,没那回事儿,没准儿郭廷高心里会更打鼓,还觉得他自己把纪紫兰也给“害了”呢。

  得把郭廷高这个心结给解开,而且得不动声色如风降水上一般的自然,但又要让对方觉得的确是如此。

  “廷斋,理江的旅游市场发展的相当红火,听说你们也在准备筹备那拨人?”赵国栋___琢磨一边寻找着话题。

  “是啊,是啊,赵部长,我们理江也是受您在宁陵槁那个《西江月》大型山水实景演出的启发,觉得我们理江各种历史文化民俗!$源也相当丰富,并不比宁陵逊色,宁陵能够搞得如此成功,我们理江也完全可以复制,所以也就邀请他们来我们理江考察,他们也觉得理江的情况相当喜人,而且我们理江的根底也比宁陵深厚,如果认真加以挖掘雕琢,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郭廷高一边附和一边领会着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赵部长言语里尽是褒扬,这让郭廷高有点纳闷之余有更觉心慌,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嗯,理江旅游产业发展上要科学规划,多清一些设计规划方面的专业人士来为理江旅游产业的发展做一个前景展望和规划,这样也有助于理江市委市府在日后的工作中科学决策。”赵国栋终于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切入点,他觉得这样可以释去郭廷高心中的担心,也可以表述自己的真实意思。

  “不过我觉得目前理江在旅游产业发展上还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把过多的商业元素和娱乐元素加入进来,原本理江属于历史的、民俗的、文化的,这些方面的东西受到了污染,嗯,用污染这个词儿不太合适,准确的说是受到了侵蚀,使得这些最初因之而成名的菁华部分反而有些褪色。”赵国栋将语气稍稍提高了一点。

  “商业元素和娱乐元素要不要?当然要,现在社会日新月异,满足不同旅客不同人群的需求,这是市场需要,但是不是我们为了应合市场就一定要舍弃我们原来沉淀的东西,我觉得这值得商榷,理江古城是属于理江的,同时也是属于中国的,属于世界的,在怎样保护好祖辈适留给我们的历史民俗文化沉淀下来的菁华同时,创造性的开拓和打造旅游市场,确保兼容并蓄,和谐发展,廷高,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你们理江市委需要认真考虑一下。”

  郭廷高一边连连点头,一边心中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原来赵部长是担心理江历史民俗文化受到商业元素的浸透而丧失原有独特意境,这一点其实理江市委市府也意识到了,正在积极的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来保护理江狙有东巴文化和纳西民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只要找到了症结那就是好事儿,最主要的是赵部长愿意把这些话题如此语重心长的告诉自己,这说明赵部长对理江市委的工作还是满意的,也愿意和自己交流。

  这就好,这就好,郭廷高几乎是心里默念着这几个字从赵国栋办公室里离开,还得感谢纪部长,总算是让自己知晓了赵部长对理江情况不满意的原因,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何况理江本来就在进行这方面的调整补救,到时候再把赵部长两口子邀请到理江做做

  客。看一看听一听,这坏事儿还能变好事儿。

  送走了如释重负的郭廷高,赵国栋也是有些感慨,看来到了一定位置上,说话表态甚至是表情暗示都得注意,稍不留意就会给下边留下无限想象空间,自己不过是和段自立闲谈间不经意的“抒发了”一下-感想,也能引来这么一桩事儿,不能不说为人上者须谨言慎行。

  不过赵国栋觉得这也是好事儿,理江旅游市场红火背后也有一些德忧,自己向郭廷高提出来,也有助于理江方面在许多工作的推动上三思后行,

  两夭的同学聚会过得很愉快,刘若彤没有参加赵国栋的同学聚会,而是选择了独自去红山旅游,赵国栋也就给霍云达打了电话,请他帮忙安排一下。

  两天时间刘若彤就像一个真正的驴客一般,就跟着一名导游「乐不思蜀的把红山几个著名景点踩了个遍,收获颇丰,打算回京之后把迳些原汁原味的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风情全数通过照片展示出来,让京里更多的朋友来红山品尝这份原汁浓汤。

  拿刘若彤的话来说,红山的风情和理江相比又别有一种滋味,而这份味道唯有真正深入其中者,慢慢品味才能感悟出来,这一趟耒得值。

  同学会来的同学不算很整齐,毕竟远在昆州,很多人也有自己的安排,加上一些同学考虑到地位的差别,无情的现实已经让这些昔日无拘无束在课堂中烙戏的同学之间划开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了,来一趟能收获什么?也许什真都没有,就是满腔的艳羡和嫉妒,这样还不如不来。

  赵国栋其实也不喜欢这样的同学会,在他看来,这样的同学会已经沾染了太深的世俗气息,吆喝在一块儿吃吃喝喝,并不能起到多少巩固友情的作用,是朋友,无论怎么也都是朋友,不是朋友,通过这种方式拉到一块儿,又能收获什么?

  像萧致远这样的同学,你现在也很难用一种平常心态来看待对方。

  萧致远在同学会上表现得异常活跃,甚至有一种不需克制压抑的张狂,尤其是在与米妲和寇苓的接触上更是有着天生高人一筹的优越感,或许是同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现在他萧致远终于也修成正果了,好歹也是青联里前程似锦的人物,正处级身份已经到手,副厅也是指日可待,就等着下一步的下挂锻炼了。

  相较于寇苓还只是一个商务部产业损害调查局下的分析与预警处的一个副处长,他的政治前途无疑要光鲜许多,而米妲则更不用说,大概在萧致远看来,一个已经彻底投入外国资本怀抱的米妲已经没有!$本和他相提并论了,虽然汉登国际的确在风投界声名赫赫,但对于萧致远来说,也许就毫无意义。

  至于说彭明凯看起来似乎也很风光,但是萧致远骨子里也是看不上的,黔南本来就是偏居一隅的穷省,就算是彭明凯混到了常委副区长的身份那也不过是给人当秘书提包提出来的官,他萧致远还不放在眼里。

  也许唯一能够让萧致远无法回避却又深深感到有挫折感的就只有这一次的东道主赵国栋了,不过他萧致远到也很光棍,赵国栋今日的身份地位不是他能企及的,虽然在内心深处他很渴望能够看到赵国栋有朝一日能中箭落马永世不得翻身,但是现在他还不得不努力的让自己和对方密切关系。

  根据他叔叔那边获得的消息,与赵国栋关系极为密切的现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戈静极有可能会在五中全会之后出任中组部副部长,这对于萧致远这等在中直机关混日子的小官员们来说,几乎就是执掌着生杀予夺的大权,萧致远虽然内心百般不情愿,他也希望有朝-一日如果真的需要求到戈静门下时,赵国栋这个老同学能够帮自己说上两句话。

  正是在这种心态下,这一场同学会让赵国栋也算是真正领悟到了权利和关系带来的巨大能量,连萧致远这样平素目空一切的人物,一样在自己面前精巧的展示他的“表演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