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七节 主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七节 主动

  赵国栋并非不理解萧致远的种种表演,人在江湖走,那都有自己求生保命的生存法则,说实话他也得承认萧致远这种人在很多环境场合下合如鱼得水,活得相当滋润,如果再有那么一丝半缕的关系,那么青云直上也很正常。

  只不过赵国栋却知道像萧致远这一类人是永远无法和自己成为真正的朋友,小胜凭智,大胜靠德,做人做事都一样,一个在品德良知上有所欠缺的人,是永远登上大台面的,这一点赵国栋坚信无疑。

  萧致远大过于功利的心态和已然成型的人生观使得他早已把他自己的生活目标确定不移了,到了这种程度上,谁也无法真正从本质上改变谁,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刻画很经典。

  当然,成为不了真正的朋友并不代表连普通朋友都不能做,要说像萧致远这等精明人,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自然也有其成功的本事,活跃气氛,调剂情绪,组织联络,各方面能力都颇强,包括相貌风度,思维口才,都是上上之选,所以在同学里也还是颇有人缘,只不过就像赵国栋感觉的那样,在萧致远心目中就早已把这些同学们分成了三六九等,谁值得一交,谁敷衍了事,谁需要刻意结交,这些都清若明镜,但是对方表演得很好,你很难从一般的表现中觉察出来。

  寇苓表现出来的娴雅妩媚丝毫不逊色于冷艳脱俗的米妲,双娇依然是双娇,并没有因为时光推移而褪色,反而因为气质的沉淀显得更加迷人,无论是彭明凯还是萧致远在面对两女时都还是那么一丝半缕的不自然,虽然他们很快就能调整好心态,恢复正常,但是这一瞬间还是足以证明两女的魃力风采依旧不减当年。

  两夭的聚会也算是为一干人提供了一个平台,在赵国栋看来,这个同学聚会并没有多大意义,真正的朋友早已固定,就像尊明凯也好,离苓也好,米妲也好,不会因为这个同学聚会的有无他们之间的格谊就会增减,西其他同学,也仅止于此而已。

  陈炳吝倒是借着这个同学会专门单独把赵国栋拉到了一边,郑重其事的对赵国栋表示感谢,在他看来这一次梁全福在楚州的人事大变动中能够上位,全赖赵国栋的一力提携。

  渠全禄最终如愿以偿的担任了楚州市副市长,但这并非赵国栋的刻意为之。

  事实上在许望江调任曲州市委书记,而楚州市委书记又因为年龄退居二线,陈忠敬接任楚州市委书记这种情况下,楚州人事本来也迎来了一次大洗牌,梁全禄在整个体系中属于较为中立的一系,与许望江关系不错,但是和陈忠敬也保持着密切往来,所以担任副市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实在说不上帮了多大的忙。

  当然也并不是说梁全禄就该上,每一个位置都同样充满了多个有力角色的竞争,即便是梁全禄现在担任的这个副市长,当时也一样有人觊觎,只不过赵国栋在部务会议上很平淡的一句还是按照楚州市委推荐的人选来进行考察之后一切都回归自然,否则仅仅是在部里边也许就要翻出些许风浪。

  十六届五中全会正在召开,省里边的几位主要领导都已经赴京开会去了,蔡正阳和陶和谦是中央委员,而张保国和卫基成是中央候补委员,自然都得赴会。

  这几位大佬一是,省里边似乎也一下子清静了许多,但是省里媒体当然不会清闲下来,纷纷跟到京里,随时要采访几位大佬,为省里的十一五规划描绘蓝图。

  已经有确切消息传来,戈静会在五申全会之后接替年龄已到的张若谷担任中组郜副部长,这是蔡正阳在电话中和赵国栋聊及人事变动时提到了,连蔡正阳都敢说出来,也就意味着戈静职务变迁已经成定局,赵国栋也就琢磨着五中全会结束,戈静正式上任之后,自己也要抽时间正式拜访,同时也要向戈静汇报工作,而不用再像上一次那样以私人身份进行交流沟通了。

  赵国栋还得到了另外一个风声,称安原省委书记应东流也有可能在近期要动,虽然这个消息还不太确切,也还不清楚这个近期是指什么时候,是三个月,还是半年,抑或是一年,但还是让赵国栋非常惊讶。

  安原人事架构一直很稳定,但是关于秦浩然要是的风声却一直没有停息,传言多如牛毛,有说秦浩然要到国土资源部担任部长的,又说秦浩然要到陇省担任省委书记的,还有说秦浩然要到国家工商总局担任局长,很多传言都是传得有鼻子有眼,仿佛话音一落,秦浩然就要赴任一般。

  从赵国栋离开妥原之前这些个风声就一直流传,但是一直到赵国栋已经到漠南半年多了,秦浩然依然巍然不动,这个时候却传出来夯东流可能要动,不能不让赵国栋觉得惊奇。

  无风不起浪和空穴来风这两句话看似矛盾,但是历来都是一半一半,也就是说,传言的可能性就是占一半,等于没有,所以总有人觉得传言可信,其实也就是一个正常几率,领导升迁也好平调也好,本来就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成现实,只不过是可能性大小变化而已,但是无数人却总是看不透这一点。

  “戈部长,恭喜啊,希望你履新之后也多来我们漠南是一走坐一坐。”蔡正阳握着戈静的手,笑着道。

  戈静即将展任中组部副部长新职,这是一个令人乐观的信号,张若谷退下来,戈静平调中组部副部长,照理说这也算不上是什么升迁,而且一个干部平调从某种角度来看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也意味着你短期内在获得调整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戈静这一次的调整不一样。

  张若谷是中组部里排行第二的副部长,也是明确为正部!的副部长,仅次于常务副部长凌正跃,而凌正跃也担任了中组郜副部长多年,有风声传出来说中央可舱有意要凌正跃翻年之后出掌一方,一旦凌正跃离开中组郜,那么接替张若谷格戈静就极有可能成为接任常务副部长的最佳人选。

  戈静在地方士的工作作风泼辣悍野,很有点铁血巾帼的味道,但是到中央工作期间却又作风一变,变得稳健内敛,但是处理事情依然雷厉风行,很有点大将之风,颇得主管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宣传的政仐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岑国春看重,这一次戈静调整到中组部担任副部长也是一个微妙的信号,蔡正阳虽然远处漠南,但是依然对这些高层的动向十分敏感,一些细微变化往往就颖示着下一步更大的动作。

  “蔡书记,恭喜这个词儿从何说起?”戈静微微一笑,当接到蔡正阳电话表示要来拜访她时,她就隐约知晓一些缘由。

  滇南今年人事变动很大,这和前两年蔡正阳初去滇南的境况截然两样,这也在漠南激起了很大反响,当然反响并非完全是负面的,但是的确有一些关于蔡正阳的反映传递上来,戈静尚未正式接掌张若谷分管的工作,但是任命已经下来,蔡正阳表示要来拜会,她也不能拒绝。

  在戈静看来蔡正阳在对漠南人事调整变动上的动作没有啥问题,省委书记如果连人事调整的主动权都掌握不了,那这个省委书记就绝对不合格了,但是她感觉蔡正阳在动作分寸尺度和时机上不是掌握得太好。

  赵国栋在于她交换意见时也介绍了漠南的具体情况,戈静觉得这固然和漠南实际情况有一定关系,但是作为省委书记,蔡正阳完全可在前期更有所作为,而无需集中在这几个月时间里来连续不断的进行调整,这样的结果一样会对溴南的发展大局造成相当影响,在这一观点上戈静和赵国栋的看法有些不一致,赵国栋没有能够说服她,而她也未能让赵国栋认同。

  面对戈静的反问,蔡正阳也不解释,只是报以一笑,“溴南今年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动,目前班子也还不健全,我想就漠南的一些情况向戈部长汇报一下工作。”

  “蔡书记,你这不是折杀我么?”戈静笑了起来,连连摆手,”我刚摸到这边的工作,很多情况还不熟悲,您可千万别说什么汇报「部里工作也还要全靠你们支持,当然,省里边如果有啥需要我们部里帮助解决的,部里一定全力以赴。”

  蔡正阳点点头,他倒也不介意戈静的谨慎言行,这个时候刚接手,谁都是这样,他今天来也主要是表明一个姿态,并不求其它什么,有些时候多一个理解了解情况的人,也有助于日后化解自己来自上边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