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八节 沟通和咬合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八节 沟通和咬合


  由着与宁法之间的关系,照理说蔡正阳和戈静之间应该是颇为相合才对,但是实际不然。

  蔡正阳虽然是因宁法器重而起,但是准确的说在安原省里边并没有呆太长时间便进入国家经贸委,和时任宣传部长的戈静打交道机会并不多,宁法的性格强势,却没有拉圈子的习惯,或者说可以志同道合,但是不愿意像有些人结成一个相对明显密切的圈子,他宁肯凭借理想观点的一致和个人的人格魃力来凝聚人心,而不愿意采取所谓恩惠和交往来达到目的。

  这种情况下蔡正阳和戈静与宁法之间虽然关系都很密切,但是两人之间却没有多少往来,甚至准确地说赵国栋与戈静之间的关系也要胜过蔡正阳与戈静之间的关系,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在工作中的合作就不默契。

  戈静对蔡正阳在滇南的工作有些看法,但是那时候她还是中宣部的副部长,也就是一远观的角色,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作为中组部的三号人物,她有责任有义务来提醒蔡正阳怎样做好特殊形势下的人事调整为发展大局服务。

  只不过蔡正阳是一省省委书记,作为中组部副部长,她戈静并无!$格在蔡正阳面前指手画脚,但即便不是作为某个被外人视为一个大体系中人,单单只从滇南工作角度耒考虑,在蔡正阳主动提及这个话题时,她戈静也不会吝于一言。

  蔡正阳也是想要借五中全会进京这个机会耒阊明自己的一些观点想法,除了中央几位主要领导同志之外,中组部L这边也是一个重要平台,尤其是深得岑国春常委看重格戈静更是其中一个相当关键的人物。

  如果说法贤那里蔡正阳可以当面锣对面鼓的谈明自己一些想法意见,那么戈静这里他就更需要讲求谈话艺术,要让个性极强的戈静理解自己的想法,最起码不能让她觉得自己是有意为之或者是掌控不了局面,进而给更上层带去不太好的印象。

  这是一个相当考较人的难题。

  戈静注意到蔡正阳似乎在斟酌着言辞,她也有点洗耳恭听的想法。

  赵国栋不是一个扭着脖子犟认死理的人,更不是一个知错不敢认错的人,当初赵国栋进京就与她在蔡正阳这一次在滇南人事大动作中的表现争执不下,直到赵国栋返回昆州时两个人观点意见也无法统一,为此戈静也自我反思过,看看是不是自己在某些方面看法过于片面绝对了,忽略了漠南作为多民族地区和西南边陲这一特定事实,所以她也很期待蔡正阳能够给她一个说服她自己的说法。

  蔡正阳从自己就任滇南省委书记面临的局面谈起,谈了他对漠南地方上领导干部的思想意识和作风观念等方面的看法,谈了漠南干部思想观念对滇南经济带来的制约影响,谈了漠南复杂的民族问题给秸定带来的压力,也谈了国家西进南下战略给漠南带来的契机,以及滇南该怎么把握好这个契机,既要做到充分利用国家战略政策,又要避免因为政策动作过大对地方冲击太大带来的不稳定影响,他充分的谈了自己的设想。

  戈静也听得很仔细,有一些观点是上次赵国栋就已经阐述过了,而有一些观点则是蔡正阳个人的想法,戈静并不是那种只会倾听而不愿意发表意见的人,就凭蔡正阳专门来和自己沟通,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自己的感受,所以她也在蔡正阳介绍完之后,说了自己的观点,主要是针对在人事调整尺度上的想法。

  应该说这一次长谈还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虽然戈静并不完全认同蔡正阳的一些观点,比如在对本土干部的山头主义抱团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解决,蔡正阳倾向于宽严相济,以宽为主,而戈静则主张不换思想就换位,否则耽搁了发展机遇,那就是罪人。

  好在戈静也了解了一些漠南的特殊情况,对蔡正阳在这方面的考虑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

  金秋的昆州无疑是最美丽的时候,刘若彤在十月国庆黄金周期间一直呆在昆州,甚至还在国庆之后又呆了几夭,一直等到蔡正阳一行人从京里回来之后,赵国栋带着刘若彤拜会了蔡正阳和陶和谦两位主要领导。

  蔡正阳那里自然没啥说的,本来就是介绍人,看到赵国栋和刘若彤两人相敬如宾的情形,自然十分高兴,陶和谦那边显然也知晓刘若彤的来历,也相当客气,纵然不是同路人,但是也没有必要弄得横眉冷对,保持一种相对榷定的关系无论对哪一边来说,都是愿意看到的。

  经历这两轮的大动之后,再加上**五中全会的召开,蔡、陶、张三位在京里大概都是受到了一番打磨,自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但是有一点肯定可以明确,中央对滇南局面很关注,尤其是对滇南近两年来经济发展不太满意,对于滇南人事调蝥的基本肯定,这两个调子定下来,就不能不让所有人都掂量一下分量。

  五中全会确定了十一五规划发展方向,尤其是提出了坚持发展就是硬道理,坚持抓好发展这个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三点相当鲜明的表明了一种态度,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发展和经济建设依然是不可动摇的根本任务,一切发展中出现的问题,都只能通过创新发展方式、提高发展质量来解决,决不允许走倒车路。

  给赵国栋的感觉是在这一次五中全会结束回来之后,无论是蔡正阳还是陶和谦和张保国,在态度上都变得低调了许多,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似乎一下子降低了几个调门,甚至消失不见,省政府那边在执行省委这边意见的力度上明显加大,按照赵国栋的观察,这固然是省委通过这一轮的人事调整更进一步确立了省委在发展方向的绝对威信,另一方面也有陶和谦主动配合蔡正阳的一些动作姿态。

  “还行吧-,运段时间宋国梁也少有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对市里边的一些规划也只是提出了一些建议,并没有强行务求我们进行调整,王烈还在和省国土资源厅和建设规■划厅那边扯皮,这个肚皮官司有得打。”吴无济乐呵呵的道:“省里边你本来就是管宏观统筹,管那么细干啥?那还不如你来当这个市委书记市长得了,市里边的规划只要在原则上和省里的构想不冲突就行了,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别把昆州推得太高,贪大求全我不赞同,贪多嚼不烂,到时候弄成一个四不像,眉毛胡子一把抓,结果啥都没办好,我无法向昆州几百万老百姓交差,也无法向省委交待。”

  赵国栋知道昆州市里边和省政府那边一直就有矛盾,卫基成和王烈搭档时就是如此,现在吴元济和王烈搭档之后一样,这也正常,赵国栋也是司空见惯了,省里有省里的构想,市里有市里的规划,安都如此,昆州一样如此,怎样和谐统一,本来就是一门妥协艺术,当市委书记市长要想合格,就得在这门艺术学科上下功夫。

  近期看起来吴无济和王烈搭配还行,没啥不和谐因素传出来,当然也许只是表面现象。

  “看来你和王烈在这一点观点一致嘛,宋国渠估计是你们市委市府态度一致才松了口,要不就是估摸着你的常委任命快要下来了,不好和你撕破脸吧?赵国栋略带调侃味道的道。

  “嘿嘿,这常委任命啥时候下来你才知道,我现在都不敢想了,你越想,那玩意儿就离你越远,没准儿你不想,它就来了。”吴无济哈哈一笑,“不当这个常委,我想我这个市委书记一样说话硬气,莫不成没这个常委头衔,我吴无济在他宋国渠面前就矮了半截不成?”

  赵国栋见吴无济回避了他和王烈之间的关系问题,心中也暗自叹了一口气,想想也是,你要指望市委书记和市长完全合拍几乎是不可能的,像0己和钟跃军那种关系那真得要讲缘分,更多的则是像自己当市长时和陈英禄的那种关系,只不过当时自己没有把握控制好而已。

  他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王烈是个相当有主见且有能力的角色,而吴元济更不用说,这两个性格都有些偏于刚硬的能人走到一块儿,'就俟两片锯片,背靠背连为一体,那就是真正的一致对外的钢锯,锯齿咬合在一起也算是一块钢片,但是锯齿都咬合不了而是相互碰撞产生火花,那就是最大的不幸了,作为省委大概也最不愿意见到第三种结果。

  怒吼求票,今儿个得票太少了,俺要挣扎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