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一栋梁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一栋梁


  朝发夕至这种在古代是只能想象的交通方式对于乘飞机出行的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了,有了现代民航飞行方式,日行万里也已经成为常态化了。

  对于赵国栋来说从昆州到京城,数千公里,也不过沉思片刻外加小憩一会儿的事儿,甚至某一个问题还没有想透彻,空乘优美的嗓音就在提醒你飞机即将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了。

  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阶段,一旦三号航站楼建成,这将使得首都国际机场的吞吐能力得到更大提高,而京城成为现代化国际化超大都市的目标将更迈进一步。

  “你好像很少这样殷勤的跑京里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刘若彤有些好寺,“不是为了那个昆文高速公路的项目吧?我听四姐说他们公司里对这个项目争议很大,恐怕一时半刻是定不下来,没有国家政策的明示,他们不敢轻易决定,你还得在这边使劲儿才行。”

  “不完全是这个项目,这只是其中一件事情。”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他真的时这个组织部长身份有些疲倦了,最初几个月虽然劳累,但那只是身体辛苦,下去调研,整天东奔西跑,了解情况,没有太多的烦恼,但是当一切情况慢慢熟悉起来的时候.当你觉得可以在部里边喘口气歇息歇息时,你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最简单的开始,真正的烫手棘手挠心事儿都还在后边,让你睡不安枕、

  整天操心琢磨这人事上的变动调整,尤其是滇南面临这样一个几年未变的板结局面,这一动就是连锁反应般的大动,这两三个月里,几乎就没有消停过,而调整完毕之后还有一段时间的适应磨合期,这个期间出现的种种问题和矛盾都会通过不同渠道反馈到组织部里来,当有些矛盾上升到一定层面上,仅凭市里边的力量已经无法控制时,那组织部也就只有亲自操刀披挂上阵,来蝎尽所能的来解决这些难题了。

  正因为如此,赵国栋算是真正体会到了昔日焦凤鸣担任组织部长而自己担任市委书记时的难处和滋味,当书记的好处就是只需要把意图传递给组织部长,而具体怎么去实现意图,而且要圆满完美的实现意图,要协调左右平衡上下的做到这一点,你才算是一个合格的组织部长。

  而现在自己面临着昔日焦凤鸣的角色定位,怎样来把慎南这盘菜炒得色香味俱全,那就是要靠自己这副本事了。

  “嗯,我感觉得到,你精神状态不太好,有点抑郁的感觉,是不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刘若彤其实在国庆节期间就感觉到了,所以她刻意想要帮助赵国井缓释这些方面的压力。

  “唔,有一点吧,滇南那边问题很复杂,交织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要解决好,得花些精力。”赵国栋甩了甩头,“中组部里边变化也不小,这一次我主要还是来汇报工作,听取中组部里的工作动向安排。”

  “国栋,张叔退了,还好,戈部长也是你老领导老熟人了,这样可以让你不至于在这方面断线,你现在是慎南省委组织部长,在很多工作上也就需要中央的一些动向,而不能完全将视线集中在省里边。”刘若彤也没有想那么多,“我回京里后又去拜访了一下张叔,我说你现在在滇南工作感觉很累,尤其是心累,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压力都让你感到就像掉在泥潭你挣扎不掉的感觉,张叔说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要想走上更高的位置,你就必须要是工作上的多面手,在这方面的工作锻炼是必须的,再苦再累再不适应也得强熬下去。”

  赵国栋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组织部工作不仅仅是一种锻炼,而且掌握组织部长大权,对于培养人脉渊源,了解干部情况,都有着前所未有的巨大作用,谁能占据这个位置,那就意味着他在竞争中比其他看似同等的位置上要重要许多。

  这也是他咬牙也要坚持下去的原因,在组织部长位置上,你可以随心所欲的了解认识太多人,掌握更多的人力资源,甚至有意识的挑选和培养,但是怎样用好他们,使他们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就是考验这个组织部长素质能力的最好体现。

  你在行使权力的时候也就必须要承担义务和责任,没有做到最好就意味着你这个组织部长并不合格,而你在这方面能力的欠缺也一样会被记录在案,会影响到你的下一步发展。

  “对这个干部的使用上部里也是有些考虑的,他人年轻,有冲劲儿有魄力,也有良好的判断和分析能力,尤其是在经济工作领域的表现相信您也清楚,安原省委在椎荐这位同志担任省委常委时也做出了比较详细和准确的分析意见,部里当时研究这位同志担任安原省委常委时也是有一些不同意见,但是我和当时的若谷副部长都认为干部年轻化提了这么多年,如果我们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在实践中还是沿冉老一套规矩,那就不合时宜了,所以最终部里通过了推荐他的意见。”

  诸贤的脚步比起旁边这位负手前行的男子稍稍慢了半步,男子两鬓斑白,但是面色红润,脸上还残留着思索的表情。

  “那你们部里将他调整到慎南省委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的意图是什么呢?”男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还是从综合培养锻炼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这位同志几乎一直从事经济工作,担任党政主官时间也比较长,长处强项很明显,但是短板弱项也比软突出,部里意见希望通过不同岗位不同领域的磨砺锻炼可以是让他成熟得更快,工作经验更全面更丰富,有利于他的下一步成长。”诸贤耐心的解释着。

  他也不知道这位和部里边打交道时间很少,也鲜有过问部里边工作的副总理怎么会突然对赵国栋感兴趣起来,难道是赵国栋进京来拜会了钱副总理给钱副总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还是刘家打算通过某种渠道来做些什么?

  “唔,我知道了,中央对滇南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争议很大.我看这个赵国栋似乎也是主角之一啊,不过我觉得有争议是好事,如果反映都是死水一潭,平平淡淡,那么这个地方的经济活力和发展潜力都值得担心,这往往比其它什么评比打分也好,指标数据也好,都要准确许多。”

  钱越虽然分管这一摊子工作,但是对于自己分管这些工作表现一样直言不讳,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他这种率直的性格也赢得了经济界和媒体界的好评,但是在内部也有一些批评声音,认为有些话语不分场合的表态,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政治被动,不过钱越一直还是保持着我行我素的本色,只不过在言辞上也要谨慎不少...

  诸贤一直在揣摩着钱越的用意,钱越在常委中协助总理主管经济工作,他这样突然对一个省委组织部长如此感兴趣肯定是有其因由的,听得钱越的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也越来越明显,赵国栋近期肯定是某些方面的表现吸引了对方,不仅仅是滇南人事变动这样一个冉题,只是赵国栋究竟做了什么却无人知晓。

  “滇南的情况比较复杂特殊,部里边基本上还是认可近期慎南组织人事工作,主要是指慎南近期的大规模人事调整基本止还是走了民主与集中的决策原则,而且根据部里对滇南各方面的社情民意调查,各阶层老百姓也对滇南这两轮人事大调整认可的。”

  诸贤小心的筹措着言辞,戈静不太认可滇南工作他也知道,但是这不是原则问题,可以提醒在今后的工作中加以考虑就行了。

  “嗯,关键还是要看人事调整的目的和效果,前者是基础,后者是关键。”钱越站住脚步,“邓公说的对,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我觉得组织工作也一样,我也听说一些同志对于慎南这一次人事大动引起了不少震动反响很大,但是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方式问题,只要一心为公,不是卖官舅爵,而且起到的效果是良好的,这就是主流,我们看问题就是要看主流。”

  钱越转过身来,语气平和,“老诸,我今天和你探讨了解这些情况不代表什么,只不过是赵国栋这个人的表现引起了我的一些好奇罢了,就当时我们俩之间的一个普通交流吧,不过我还是认同你们组织部的观点,要加紧对年轻干部的培养锻炼,多给他们加担子,多给他们多角度磨砺机会,帮助他们成长起来,他们才是我们今后的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