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二节 少壮派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二节 少壮派


  送走了钱越之后诸贤回到办公室都还一直在默默思考着对方的意图。

  钱越和赵国栋是没啥瓜葛的,赵国栋本人的履历上也相当清白,似乎和隐藏在浓雾后的各方脉络牵扯不上什么瓜葛才对,当然他也有比较亲近的领导,或者说也有一些领导比较欣赏他的能力和风格,这都很正常,一个三十五岁当省委组织部长的人物,如果没有一些机遇和领导的提携,无论他多么优秀也不可能。

  蔡正阳算得上是他的座师,他从一个乡党委副书记一步进省交通厅,后来又下去挂职,这背后都离不开蔡正阳的扶持提携,但是诸贤注意到赵国栋到了县往市里走这一关键台阶上主要还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创造的业绩赢得了这关键一步,而后戈静的背影就渐渐比较明晰起来了。

  赵国栋从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跨越到怀庆市担任常务副市长,又从常务副市长到市长,市长到能源部综合规划司司长,最后杀了一个回马枪担任宁陵市委书记,这每一步背后都有戈静在为其使劲儿。

  诸贤对赵国栋没有什么恶感,也对戈静与赵国栋之间的这层渊源并不感到意外或者说不满,这很正常,哪一位领导心目中都有一些中意和欣赏的干部,在任用选拔上难免就会下意识的首先考虑他们,在同等条件下,这些干部获得擢拔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这也圈子内一种约定俗成的定势。

  这些干部之所以能够赢得上级领导的好感、欣赏和信任,绝大多数都是通过他们自身的工作,比如出色圆满的完成了领导交办的工作任务;或者说在自己岗位上做出子突出的成绩,争了光添了彩;又或者解决了工作中许多难题,帮助上级赢得了工作主动,获得了好评;要不就是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思路观点和领导较为一致,获得了领导的认可。

  总之这些都是通过他们在工作中的卓越表现,抓住了机遇,同时又恰大好处的展示了自己的能力才华,才会被领导看重,当然也不乏一些捞偏门走斜径,利用一些领导干部的非正常心态,或阿谀迎合,或投其所好,甚至就直接权钱交易,这样来博得领导的认同。

  在诸贤看来,前者在目前这种政治生态下是正常的,可以接受的,毕竟原则性和灵活性要相结合,原则性就是干部的德能勤绩必须要保证,灵活性则是在选择上的考虑,而后者则是恶劣的,破坏了选拔制度原则的,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要赢得一个领导的认同欣赏并不容易,尤其是高层领导,很多干部都是通过多年的积累磨练,一步一个脚印,在每个位置上都做出了相当成绩,才能既要过得原则关,又能获得领导的首肯,那种幻想在一个岗位或者某一件事情上赢得领导青睐的想法纯粹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赵国栋的表现的确不一般。

  滇南人事大变动对于滇南本土势力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可以说这一次滇南人事调整对手整个滇南政坛格局来了一次雷霆犁穴般扫荡,巨大的震动至今余波未烬,雪片般的告状信已经堆满了中JW和中组部。

  既有反应蔡正阳和赵国栋刚恒独断骄横跋扈,践踏干部任用上的MZ集中制原则任人唯亲的,也有反应滇南省委在人事调整行动上动作迟缓保守退让,耽误了慎南发展良机的,其中斜对赵国栋的反应尤多,甚姜超过了蔡正阳这个真正的椎手。

  一个组织部长能够激起这样的风浪,不能不说是比较少见的,就算是淇南情况特殊,这一次动作过大,但是把焦点集中在组织部长身上而不是省委书记身上,不能不说很罕见。

  但是这种很罕见背后也透露出一种不同寻常妁信号,那就是这个组织部长从作用上来说很成功。

  每一次人事调整带来的风波,组织部长虽然是身处漩涡者,但是矛头往往都是指向一把手,而慎南去呈现出这样一种态势,不能不说有些意外。

  鉴于滇南的特殊形势,赵国栋的表现就真的可圈可点了。

  而赵国栋的表现还不仅仅于此,总理在滇南考察时对其印象很深,据说要源于洪灾时的良好观感,而总理能对赵国栋之后的种种表现十分了解,这就是一个很值得探究的现象。

  而现在钱越副总理也来亲自了解赵国栋的表现,这就更令人诧异了,诸贤不得不认真思考这其中的丰富含义。

  宁法在自己面前提及过赵国栋的问题,这还是去年赵国栋受安原省委推荐为省委常委人选时,当时凌正跃坚决反对这个提名,但是最终还是部里边还是通过了安原省委的意见,而后宁法对赵国栋的态度也让诸贤很好奇,据他所知当初赵国栋在怀庆市长上黯然出走也是宁法一手推动的,而不过三年光景,赵国栋就能赢得早已经调离了安原的宁法青睐关注?这本该是应东流的态度才对。这样一个在国内只能算是小人物的角色,却搅动了如此多大人物的视线,仅此一点就不能不说这个家伙成功了,这个家伙下一步会怎么走,还真是有些令人期待,在这一点上,诸贤也觉得自己可以多花一些心思来观察这个人。

  “国栋,好好把握,戈静就任可是对你一个最大的好消息,有她的支持,你在地方上工作受到的掣肘要小许多。”

  刘拓抿了一口青坪青针,悬垂在高筒玻璃杯中的茶叶粒在八十多度的沸水中慢慢舒卷开来,就像一个女性体操运动员在吊环上不断变幻着自己优美的身姿,点点珠翠,沁心欲滴。

  这是蓝有方替赵国栋专门捎来的青坪极品青针,赵国栋很珍爱,除了在滇南品尝外,在京里家中也搁了点,但这茶不耐保存,时间稍一长就要失去新鲜劲儿,所以必须要用专门的茶叶保鲜袋密封,再榈在冰箱中恒温保存。

  刘拓显然是知晓赵国栋在滇南的表现,赵国栋的表现自然有人传递到他的耳朵中,虽然一个在东北之巅,一个在西南之尾,正好处于一个对角线的尽头,但是国内政坛上的点点滴滴对于他这个在中组部里浸淫了多年的老手来都是随时能够掌握。

  “大哥,原来张叔还不是一样很支持国栋,戈部长现在也就是接替了张叔那一角,只怕对于国栋来说情势也没有多大变化吧?”刘若彤替刘拓杯子里注满水,不动声色的道。

  “D“u唔,你不了解部里边这点事情,张叔年龄大了,谁都知道他今年就要到点退下来,部里边那些个自以为羽翼丰满野心勃勃的家伙们就未必会买张叔的帐了,你没看去年凌正跃那么插一竿子也能让国栋的半委之位给你打一个闪,张叔在那件事情上就已经表现得有些力不从心了,那些个部务委员们眼睛贼尖,鼻子比狗都灵,心中雪亮,在诸部长没有明确态度之前,谁愿意和凌正跃过意不去?”刘拓淡淡的笑道,对于部里边这些情形他是太了解不过了,他自己就是从这里边摸爬滚打出来的。

  “哦?那戈静又有啥不一样?”刘若彤虽然也在逐渐适应现在的生活,但是毕竟外交部门和军方那些工作和政治中心中的博弈还是有些区别的,政治生态和游戏规则也不完全一样,所以她也在努力的让自己融入其中。

  “戈静当然不一样,她是以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过来的,本来就是正部级干部,平调过来担任中组部副部长,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如果凌正跃离开,她是接替凌正跃常务副部长的天然第一候选人,加上国春书记对她极为欣赏,部里边那些个家伙还能嗅不出其中味道来?怕是诸部长对戈静的观点意见都要认真对待,不是都有人说了么?什么是少壮派,戈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版本。”刘拓微微一笑,他当然不会说,外界传言的国内政坛的少壮派,也包括他这个黑河省省长。

  所谓少壮派,现在国内舆论媒体的定义就是五零后,正部级,声誉好,威信高,前两个条件是关键,而后两者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法一概而论。

  国内外舆论媒体上近年来一直在这个话题进行探讨,毫无疑问的少壮派领军人物就是政治局委员、南粤省委书记宁法,他是五零后第一个进入政治局委员的新锐,包括现在的安原省委书记应东流,桂省省长洪峰,湘省省长邹至襄,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商怀德等人。

  第一更求票,过了今天就会轻松一些了,会多码宇,兄弟们先行支持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