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三节 针锋相对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三节 针锋相对


  少壮派?赵国栋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儿了,不过能够从刘石口中听到这个词儿基本上就算是证实了这个政治精英阶层的存在了。

  不过这个阶层似乎不能简单的以年龄来划段,同属于这个所谓少壮派阶层中的这些人中不少人在政治观点上都不尽一致,当然这种不尽一致都是统一在党内思想旗帜下的正常异同,发展观点上的缓急,环保理念上冲突,民生问题的侧重,这些都可能形成一个个或同或异的观点圈子,正是这样观点不一却又共存的群体形成了一个以发展为前提的政治精英阶层。

  “拓哥,戈部长对我的确不错,我这一次来京里也主要就是要向诸部长和她汇报工作情况,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溴南雨骤风狂,自然就有人不甘寂寞,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现在本想沉下心来踏踏实实搞好发展,但是总会有那么些跳梁小丑想要借助省里边这些正常的观点冲突和意见不一致来做文章,企图从中牟利,我觉得他们可能要打胎算盘了。”

  赵国栋在刘拓面前也放得很开,他也把自己和蔡正阳在漠南的动作以及背景成因做了一些介绍解释,也坦率的谈了他对于陶和谦和宋国梁的一些看法和意见,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刘拓却没有任何表态,作为昔日中组部的老人,刘拓对陶和谦并不陌生,当初在陶和谦升任省长时,就是他亲自车队考察的,自然清楚陶和谦的许多情况。

  “国栋,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很磨练人,我感觉你有些腻烦的情绪的在里边,似乎觉得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天除了琢磨人就是琢磨人,不苻合你心目中的要干就干点实实在在的工作,但是你要清楚,你挖掘一个干部,选好一个干部,用好一个干部,其创造的价值和成就也许比你身体力行去干某项工作所能获得成就要大得多,而当他们的成绩和成功获得认可时,你一样会感受到自己的成功,。”

  刘拓的循循善诱让赵国栋也无言以对,刘拓所说的击中了他内心深处的最软处,他的确不太喜欢组织部长这个工作,虽然他觉得自己在这几个月里做得并不差,甚至可以用像一个斗士般的英勇前进来形容,而且取得了很优秀的战绩,但是他却总是不那么开心。

  或许这就是一种情结问题,他喜欢一座成市一个地方在自己的努力下社会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喜欢看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因为自己带头努力工作而不断得到改善,他喜欢看老百姓那因为劳动而过上好日子,那淳朴善良夹杂喜悦的目光表情,仅此而已。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赵国栋踏着沉稳的步伐步入凌正跃的办公室大门时,凌正跃忍不住想要眯缝一下眼睛,好好打量一下这个英气通人的年轻人。

  就是在一年前,这个年轻人硬生生把自己横在他面前的胳膊毫不客气的拨开,一往无前的踏上了安原省委常委的位置,没有铃自己留下半点颜面。

  而现在这个家伙却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漠南省委的组织部长,虽然不能说是自己的直接下级,但是这种上下级关系却是相当明确了。

  “凌部长,我来了。”赵国栋不卑不亢的声音响起时,凌正跃觉得自己精神似乎都有些恍惚的感觉。

  “国栋未了?你可是稀客,难得啊,坐,坐吧。”凌正跃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面部肌肉,让自己表情变得丰富自然一些,这个家伙说是来汇报工作,给凌正跃的感觉却像是有点来示仒威的味道,声音洪亮,目光锐利,举手投足悠然自得,没有半点怯场的迹象,这个家伙还真有些嚣张跋扈的意气。

  赵国栋也不想来凌正跃这里,但是他却不能不来。

  作为常务副部长,凌正跃主持部里边日常工作,可以说部里边具体化的各项工作都是他在安排布置和推动,而作为部长的诸贤则更多是以战略高度来看待和考虑问题,把把方向,定定调子,向赵国栋这样的各省组织部长打交道更多的是凌正跃和其他几个副部长,尤其是凌正跃这个常务副部长,那更是绕不过的弯子。

  但是正如凌正跃所说,赵国栋的确是弗客,就任溴南省委组织部长

  半年多时间里,除了几次开会来部里,和凌正跃打过照面,赵国栋基本上没有主动往凌正跃办公室迈过一次腿儿,这一点无论是凌正跃还是赵国栋都是心知肚明,但是大家也就保持着这种心照不宣的沉寂,你别为难我,我也不给你招惹事儿。

  不过在凌正跃看来,赵国栋正在逐渐跨越这个界限,漠南下半年以来连续不断的人事大动作就证明了这一点。

  在此之前滇南省委组织部没有向部里边呈报一个完整的计划,而只是采取临时性的一些阶段总结方式轻描淡写的汇报了溴南省委的意图,这让凌正跃相当生气。

  溴南省委组织部隶属于省委这没错,但是中组部承担着对各省组织部的指导工作,这一点组织工作原则中也有明文规定。

  何谓指导?那就是在主要工作和大问题上负有事前掌握了解「事中监督检查,事后总结分析经验,但是很显然这一硖漠南省委组织部僭越了,或者说是蔑视了中组部的权威。

  诸贤这个人对于这方面的事务不太关注,当然关注的主责也的确在

  他凌正跃。

  按照凌正跃的看法,很显然漠南省奎在这个问题上太过于轻慢了,即便是不涉及副省级干部,但是对于全省性重大调整方案按照惯例也是需要报备中组部的,在这个问题上他认为漠南省委的做法是明显不合适不恰当的,而眼前这个漠南省委组织部长应该要负主要责任。

  凌正跃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听取这位漠南省委组织部长的工作汇报,尤其是今年下半年漠南地市一级的人事变动。

  赵国栋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叙述一件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从滇南干部结构实际情况到省委的意图想法,再到规划设想,最终到分两步是的实施阶段,说得也是有条不紊,那f6气中的自在劲儿,简直就让人无法容忍,仿佛这一波人事调整是众望所归良心所向一般,这让凌正跃更是有些火起。

  “小赵,滇南省委既然早就意识到有干部调整的必要,为什么不早一点作规划准备?这样大规模的人事调整,照理说如果不是换届,那就是除了大问题,才会如此,当然调整市级班子的权力在省一级党委,部里边不会干涉,但是漠南省委为什么不提前报备?结果怎么样,引来这么大的风波,我们部里边却是一无所知,中央问起来,我们也是张口结舌,这成何体统?!”

  凌正跃也是越说越来气,就这个溴南人事调整他也没少受埋怨,虽然诸贤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肯定也是对漠南人事调整这件事情部里边失控有些不太满意,其他一些领导也对漠南人事大动作颇有看法,认为派系倾轧的味道太过浓厚,明显对地方干部进行了一**清洗,严重的破坏了溴南政治局面的稳定。

  赵国栋面色如恒,没有丝毫不满,一边认真的倾听着凌正跃的批评,一边细细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一方面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凌正跃发生正面冲突,一方面在这个问题上当时漠南省委也的确有些先斩后奏,甚至故意先斩后奏甚至是不奏的嫌疑,在这个问题上当初蔡正阳也和赵国栋讨论过,赵国栋坚持对市级班子调整是安原省委权限范围之内的事情,没有必要事事上报请示,事后有一个情况报备便可,蔡正阳最终同意了赵国栋的意见。

  “漠南省委在这个问题上作风粗糙草率,酿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在这个问题上漠南省委组织部更是负有直接责任,小赵,你这样的作风是要不得的,年轻人,人事调整决定着干部们一辈子的前程,在处理这些问题上,三思而后行,如履薄冰不为过,不要轻易把人一棒子打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

  凌正跃几乎是在咬牙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火了,赵国栋外恭内倨,虽然表面文章装得很像,但是凌正跃却能从骨子里觉察到对方对自己的轻慢和鄙屑,这让他有一种将要爆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