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四节 对决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四节 对决


  第十七卷谁持彩练当空舞第一百零四节对决

  赵国栋觉察到了凌正跃几乎是咬牙切齿得了怒火,他有些疑惑,似乎这桩事情不应该如此大惊小怪才对,凌正跃把这股子邪火撒在自己身上这算哪门子事儿?滇南人事调整是自己一个人能拍板说了算的么?滇南省委难道没有调整市级班子的权力?

  他并没有意识到凌正跃的怒火并不仅仅是针对这桩事儿,而是针对他本人以及滇南省委组织部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漫不经心,尤其是对部里边的那种轻慢姿态,这才是凌正跃难以容忍的。

  “凌部长说得是,我回去之后一定认真总结经验,可能是我刚接手这项工作,还有些原则制度把握得不太好吧。”赵国栋不卑不亢的道。

  凌正跃只觉得自己牙痒痒,恨不能将眼前这个装疯卖傻的家伙吐一脸唾沫,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看不惯一个人,赵国栋身上每一处表现出来的姿态给他的感觉都是在挑衅自己,究竟是自己太过敏感还是对方把姿势拿捏得太足,连他自己都不确定。

  但是有一点他还是可以确定,那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并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一回事儿。

  “小赵,你这种心态想法就要不得,什么叫把握不够好?你也是从市长市委书记成长起来的干部,难道说对于这些事务还能不清楚?还是托词罢?”凌正跃脸上一脸不屑。

  “凌部长,话不能这么说,省委也有一个统一的规划,这个方案也是省委常委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研究形成,并非某一人独断专行,从实际效果来看,调整的成绩已经逐渐显现,我相信到了明年,还会更加明显,从总体来看,也是达到了省委完善班子促进发展的效果。”

  赵国栋语气也有些犀利起来,不过他还是克制着自己的言语,不至于太过刺激对方,但是就这样相信也足以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了。

  凌正跃当然能够觉察到对方语气中的火气,不过这个时候不把这个家伙嚣张气焰打下去,这家伙就能上房揭瓦,凌正跃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的笑意:“调整的成绩已经逐渐显现?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现在从你们滇南过来的告状信多如牛毛,尤其是针对你们省委这一轮调整人选中反映问题尤多,我看了看,这样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内,你们滇南省委把滇南十六个地市州的主要党政领导调整了将近百分之八十,你们考虑过这样作带来的后果没有?人心浮动,工作停滞,我不知道滇南省委在这个问题有没有一个成熟的考虑?”

  赵国栋心中一凛,这家伙倒是了解得挺透彻,滇南这一轮调整的确比较大,但主要原因就是把意料之外的曲州和楚州给裹了进来,当初没有考虑曲州和楚州的人事变动,结果临时出了这样一个大状况,迫使省委不得不把这两个地市一下拿进来,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凌部长,如果只是几封告状信的话,我不觉得对于我们省委的人事调整有什么问题,现在本来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风气,只要人事一动,达不到目的的人就会变着法子折腾,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有问题我们就查问题,纪委不就是干这个活儿的?没问题,那也能还干部同志一个清白,我相信大家对于这个问题都能正确看待,心底无私天地宽嘛。”赵国栋不动声色的反击:“至于说人心浮动,工作停滞,我不知道凌部长是从哪里获得这样一个结论的,又是从哪方面反映出来这个人心浮动工作停滞的,总不至于是那被纪委双规的几名干部就能造成*人心浮动工作停滞,那可真是太高抬他们几个的能耐了。”

  果然是有些嘴才,凌正跃也早就从自己侄子那里得知赵国栋这个人口才甚好,只是更多的体现在会议讲话中造词用句很是精彩,善于营造气氛驾驭局面,像这种单对单的辩论凌霄却并不清楚,自己也算是见识了一回。

  “小赵,人心浮动也好,工作停滞也好,具体情况怎么样你我心里都清楚,滇南局面受到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央对滇南的情况不满意这也是事实,滇南省委需要好好考虑怎眼过来齐心协力团结一心把目前局面稳定下来,携手共进搞好这后边几个月的工作为明年十一五的这个开局之年打好基础,而不是沉湎于怎样来达到个人的一些愿望想法,**不搞家天下,也不允许什么人搞家天下”凌正跃语气变得有些森冷严峻了。

  赵国栋脸色也阴冷下来,他可以容忍凌正跃对自己工作上的批评,但是却不允许凌正跃在这个问题上借题发挥,含沙射影的污蔑蔡正阳。

  实事求是的说自己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的表现并不算尽善尽美,因为之前并没有过多接触这方面的事务,在处理问题上也有些生疏,大节上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有些细节上还是缺乏周全考虑。

  就像在吴元济的昆州市委书记问题上,先前只是一厢情愿的指望吴元济和王烈能够齐心协力,但是却忽略了两个个性都很强的角色碰撞在一起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也没有考虑到有点两人不合拍之后下一步的动作,致使昆州现在的工作也陷入了僵局。

  凌正跃所指家天下无外乎就是这一轮的调整对滇南本土干部的影响很大,尤其是一些重要地市主要领导调整几乎都贯彻了蔡正阳的意图,而陶和谦和张保国两人的影响力在这两轮调整中受到了很大的削弱。

  但是赵国栋觉得这很正常,一个省委书记如果连在人事上的调整都不能体现自己的意图,那这个省委书记就当得不正常,而现在不过蔡正阳隐忍两年积蓄实力之后的矫正罢了,何况这也绝对算不上什么矫枉过正,否则他许望江就根本不可能坐上曲州市委书记位置。

  “家天下?凌部长,这个词儿可是一个新鲜词儿,我觉得用在我们滇南头上恐怕不不太合适吧?”赵国栋眼睛眯缝起来了,每当他被激怒的时候,他就下意识的想要用这种表情来拉开双方的距离,这是一种角斗士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的心理动作,体现在面部就表现为眼睛眯缝,瞳孔缩小,如猎犬一般跃跃欲试。

  凌正跃也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话有些过了,虽然中央也有一些声音对蔡正阳在滇南搞所谓的“干部清洗”不太赞同,但是滇南还上升不到家天下这个概念说法上来,只是他被赵国栋那种若有若无的轻慢态度弄得情绪有些失控,所以才会一怒之下脱口而出了。

  不过这个时候凌正跃当然不会轻易示弱,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刺猬,稍稍一触及,便全身耸立,毛发倒竖,差一点就要扑上前来厮杀一般,这个时候一旦有一点软口,也许这家伙就要蹬鼻子上脸了。

  但是如果自己继续和对方对峙下去,没准儿就会演变成一场无法收拾的争执,对方只是一个刚刚担任半年的省里边组织部长,如果来自己汇报工作就闹得冤怨不解,最后吃亏最大的固然是对方,但是对自己的声誉肯定也有影响,尤其是在戈静刚刚接任张若谷的副部长职位之时,加上这个家伙和张若谷和戈静的渊源关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是刻意针对张若谷和戈静,如果传出去,只怕不但连诸贤,只怕其他一些中央领导也会对自己有些看法了。

  不知道怎么变成眼前这副有些骑虎难下的局面,凌正跃真觉得有些憋气,但是他不是那种意气用事因小失大的人,有时候必要的隐忍也是为了达到更大的目的。

  “小赵,合适不合适不是由你我来判断,或许还没有达到那种地步,那是有没有那种趋势呢?”凌正跃声音变得轻了一些,如但是阴冷气息更浓,犹如一条吐着芯子择人而噬的眼镜王蛇,“窥一斑而知全豹,滇南目前是国家西进南下战略的桥头堡,中央领导都很关注,也许你们自己不觉得,稍稍一些动作都会引来中央关注,我这是在为你们好,你还年轻,不要因小失大,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赵国栋嘴角的冷哂代表了他的真实态度:“谢谢凌部长的关心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滇南目前的形势一片大好,我相信中央领导一定会明察秋毫,滇南工作究竟如何,是非自有公论,当然,我也觉得凌部长所说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句话很有道理,我本人接触组织工作时间不长,肯定还有很多不足,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会认真总结经验,还请凌部长多多批评指教。”

  赵国栋话虽然说得漂亮,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代表了他的真实想法,凌正跃也是一阵气苦,面对这样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他竟然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这等人也幸好不是和自己共事,否则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更新不力,惭愧无语,看在以往老瑞一贯良好的记录上,给点鼓励吧,月票,明天之后我会努力

  本章节由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