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五节 深意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五节 深意


  和凌正跃的谈话就这样在一种带着浓浓战意的硝烟中结束了,凌正跃在最后关头有所收敛,赵国栋也见好就收,毕竟他还是下级「真要撕破脸,无论怎样,对他都是一个不好的印象,他之所以摆出一副强硬姿态,实际上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有些问题上他可以无视,有些原则上则不容退缩。

  赵国栋走出凌正跃办公室大门时,几乎是同一时间包括周边办公室与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凌正跃没有关办公室门的习惯,但是随着两人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浓浓火仒药味儿,秘书小心的替凌部长掩上了门,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是所有人都能觉察到这一轮汇报工作似乎会变成一种很久没有见识过的针尖对麦芒了。

  能够和凌部长较劲儿的人部里边还真战不出来,没想到下边来个组织部长居然也敢和凌部长横眉冷对的打起了擂台,这人不同寻常。

  当然赵国栋本来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三十五岁的副省级干部,组织部长,去溴南四个月就开始协助省委书记大刀阔斧的对漠南人事进行大调整,多少人乌纱帽在他“朱笔”下落地,多少人因为他而飞黄腾达。

  不说此人我行我素一意孤行,但是独立特行骁悍刚烈这个词儿用奋他身上不为过。

  这个家伙这一趟来似乎都为整个部里边带来了一抹流动的清新空气。

  “和凌部长闹得很不愉快?”戈静浅浅一笑。

  这个赵国栋,随便走到哪儿,都能惹耒一阵风雨,云从龙,风从虎,龙虎之姿,自然走到哪里都不得清静了,只不过这个家伙也实在太放肆了一些,凌正跃就算决定不了他的政治前途,但是至少也算得上是他的顶头上司吧?他就敢当面锣对面鼓的和对方顶起,丝毫不给对方台阶下。

  “戈部长,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和迭部长的确在溴南工作上的看法有些不一致,但是还上升不到那种地步吧?他批评我,我也只是小心的解释了一番,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赵国栋一脸无辜表情。

  小心的解释了一番?国栋,你把你自己的脾性似乎说得太好了一点?”戈静似笑非笑的瞅了对方一眼,“我可是听部里人说,你们俩那隔空交锋的硝烟味儿就要把一层楼给燃烧起来,吓得凌部长的秘书不得不把门死死掩上,怎么,你还真打算和凌部长唱一回双雄会?”

  “绝无此事,绝无此事,纯属他们凭空臆测,他们可以把我的素质想差一点,但是凌部长,德高望重的凌部长,他们怎么能用这样的心思去妄自猜测?”赵国栋把头摇得给拨浪鼓一般,笑嘻嘻的道:“凌部长语重心长的教诲我很受启迪,虽然我不太赞同他对我们漠南工作的一些看法,但是他也说了有则改之无则加魉,不信您可以找机会去问问他,看看他是不是这样勉励我的。”

  听得赵国栋这样背着牛头不认账的死赖不承认,戈静也无可奈何,瞪了对方一眼,这才淡淡一笑:“国栋,你是组织部长了,不是昔日的什么县委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在向上级汇报工作时要注意自己身份和分寸,领导批评你,即便是批评错了,你听着就计,难道非要和领导争个输赢胜负?你那毛躁性子我看真要改一改了。”

  “戈部长您批评得对,可是凌部长如果只是批评我本人也就罢了,但他不能一棍子扫翻一船人,把咱们溴南省委今年的工作眨得一文不值一概否定,这也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态度吧?”赵国栋轻轻一笑“我觉得当领导还是实事求是一些好一点,不能有先入为主的成见,不瞒您说,我是说了一些顶撞味道的话,但是我有分寸,绝对没有任何过火言语,顶多也就算是一些争辩罢了,那也是在他实在太过分的情况下我才会如此,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我就是抱着这个态度。

  轻轻叹了一口气,戈静盯着赵国栋摇摇头:“国栋,你要我怎么说你好呢?漠南的情况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能主导的,无论好坏成败,那也是蔡正阳担负主要责任,你以为凌部长不知道,你以为中仒央领导不知道?实际上我觉得你在这一轮表现中很好,恰到好的展现了你作为一个组织部长的政治智慧和决断能力,组「织部长就是要和省委书记保持高度一致,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中央肯定会支持,否则省委书记权威何在,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

  赵国栋凝视这戈静,希望从戈静的话中听出弦外之音来。

  “你现在不比以前了,你应该知晓你自己的情况,用一些心思考虑问题,把问题想得深想得透彻一些,你没有考虑过中央把你一个刚刚担任安原省委常委不到半年的市委书记调到漠南担任省委组织部长的意图何在&?你以为中央就是这样盲目随意的调整一个干部?”戈静敲打着赵国栋:“我看你平时挺灵性一个人,为什么在这些问题上却大而化之呢?你好好想一想这其中的道理。”

  赵国栋垂下眼睑,若有所悟。

  “我不瞒你,中仒央领导人里边有几位都对你印象很深,也颇好,像陆建邦委员长就不用说了,文国基总理也很欣赏你,我在国春常委面前提到你名字时,他对你也有相当好的印象,认为你在宁陵大力倡导文化民俗产业发展的尝试做得很好,为中西部地区文化产业发展做了一个很有益的尝试,前些夭我听说钱越副总理也通过诸部长了解你的情况,据说成越副总理在考察安原安都、怀庆、宁陵等几个地方时提及到了你,铐越副总理很感兴趣,你明白这其中含义么?”

  戈静有些恨铁不成铜的味道瞪着赵国栋:“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别不当回事,别自己作践自己,有-时候一个机遇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而你错过这个机遇,也许你就会走向另外一条道路。”

  当苷静提到应东流向钱越副总理提及到自己咚,心中也是禁不住一降扑通扑通猛跳。

  韩冬在电话里和自己提到了可能孙连平要在明年春节前后就会离开妥都,省里边已经有这方面的声音传出耒了,现在被这个消息搅动了心思的人不少。

  安都市委书记已经连续三届都是从外地调任而来的,从宁法、苗振中到孙连平,除了宁法在安都的表现可图可点外,苗振中和孙连平的表现都不尽人意,这也引起了安都市乃至安原省里一些老同志老干部的不满,已经有些消息通过老干部的渠道反映到了中央,认为安都不应当成为外地干部或者下派干部的一个练摊儿所在,还是需要安排一个对妥都有一定程度了解,想要做一番事业的干部耒担起这副担子。

  据说中央对于老干郜这番建议还是相当郑重的接受了,并在认真的加以考虑研究,这就让安原省里边不少人心中也是有些燥热,像省委常委、副省长齐华,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杨劲光,以及现任妥都市长关京山都是热门人选。

  尤其是安都市长关京山这个人物相当不简单,不但京里有着相当过硬的背景,据说应东流也相当欣赏他。

  今年一年来尤其是下半丰安都经济呈现出快速复苏势头,下半年三个月经济增速都突破了百分之十,这极大的振奋了安都干部群众的信心,也让安原省委看到了重振安都雄风的希望,尤其是在面对宁陵咄咄逼人的追赶架势下,安都干部群众也是如坐针毡,省委有些人也觉得不是滋味。

  一个副省级城市,居然被一个几年前名不见经传的边荒小城市撵得喘不过气来,不少领导也觉得安都理所应当的应该摆脱这种局面,这就需要安都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发展这一块上做出一片好文章来,而显然已经抢得先手的关京山很受大家的期待。

  那么应东流向钱越副总理提及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希望自己杀回马枪到妥都担任市委书记?还是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向铐越副总理介绍自己在宁陵做姐-的成绩?这一时间赵国枯卜讧中竟然有些乱yo

  戈静瞅出了赵国栋心中迷乱,她也一直在考虑钱越副总理找诸部长了解赵国栋表现情况的意图,似乎安都市委书记和铐越副总理所关注的赵国栋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关联,照理说钱越副总理虽然是政仒治局常委,但是在安都市委书记的任用上,他并没有决定权,而只有建议权,那么这样有些露骨的来了解,就很耐人寻味了。

  更新不力,惭愧元语,不求啥,兄弟们看着办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