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六节 寺悟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六节 寺悟

  但是不管怎么说,依然声誉鹊起的赵国栋此时正如一颗冉冉升起政坛新星,也许把握好一个机会,就会带来一次质的飞跃,而在向何处去的这个机会运作权力上,中组部却拥有绝对的权力,即便是赵国栋获得某位高层的欣赏认可,但是真正进入实际操作阶段,这份权力依然把握在部里边,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戈静不希望看到赵国栋与凌正跃有任何实质性的冲突。

  当然,凌正跃与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也早就恶劣到了某种程度,先前的言辞交锋也不可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加剧到什么程度,有些时候到了这个境地,敞开了也就那么回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必要太过于迁就谁。

  戈静担心的不是赵国栋和凌正跃的交恶,而是赵国栋目前这种有些浮躁或者说飞扬的心态,这很容易酿成一些不必要的事端出来,而现实中大事却往往被一些不经意的小细节所坏。

  “国栋,现在你所处的形势和面临的问题都不同以往,你的身份也非比寻常,在许多问题处理上,说话行事都需三思而后行,不要在意气用事,我送一个词儿,走到你这个位置,任何时候都应该要用如履薄冰这个词来考量自己的行为。”戈静温和的道。

  赵国栋默默点头表示受教。

  戈静的提醒礴L其中肯而有针对性,赵国栋也有些警醒,和凌正跃撕破脸固然不是好事,但也不至于坏到不可收拾的境地,本来也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就是刻意讨好他,他也照样女在自己的问题上刁难自己,不可能指望他的态度会改弦易辙,顶9隐晦一些而乇,自己需要的是今后的工作中注意自己的每一个细节问题。

  “娟了,我也不多说你了,如履薄冰并不是要你萎靡不振缩手缩脚,你们溴南的工作情况上一次你已经和我探讨过了,后来我也和正阳书记进行过讨论,可能我先前的观感有些偏差,大概也是没有能够全面了解滇南的实际情况,现在看来正阳书记和你在溴南进行这两轮人事调整上虽然在方式上还有值得考究之处,但是我感觉大的方向是正确的,是应该果断下手,不能讳疾忌医,那样只会越拖问题越大。”

  戈静似乎也注意到了赵国栋情绪上还处于一个调整时段,所以也不在深言,以赵国栋的脑瓜子,很多问题一点即透,说深了反而没有多大意义了。

  “谢谢戈部长的提点了,我在滇南工作期间在工作方法上还是有些粗糙草率了,一方面是因为时间上有些急,另一方面还是我自身休养和工作经验有关,这也是我需要总结的经验。”赵国栋郑重其事的道谢:“戈部长您是老组织了,看来我还得经常来您这儿向您请教,尽快让我自己成长起来。”

  “好啊,我倒是真心欢迎你到我这里来9坐坐,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搞组织工作上也许我工作时间长一些,经验比你多一些,就像你在搞经济工作上我没法和你比一样,大家多相互交流相互学习。”戈静含笑道:“国栋,说实话,能像你这样快速成长起来的干部很少见,要说也该知足,但是你既然走到了这个高度,又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能追求更高的目标呢?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不要懈怠,只有这样你才能把握住机遇。”

  从中组部里走了一固之后,赵国栋心境总算恢复了平静。

  诸贤那里中规中专巨,你是难以听出多少真实的意图,勉励加叮嘱这就是上级领导对赵国栋这个新任领导的态度,凌正跃那里,舌剑唇枪的一番交锋,现在看来有些失策,没有必要和对方弄得这样僵,他批评自己也是逮着把柄说事儿,自己听着也就行了,不过做都做了,也没有啥后悔头,倒是戈静那里获得了不少新东西和一些触动启迪,受益匪浅。

  京城金秋的时光无疑是最为灿烂的,当阳光从东方天际洒落在紫禁城的上空时,如果能够占据在紫禁城的某一处制高点俯瞰,那份瑰丽壮观的华景足以让人迷醉难醒。

  米色立领风衣和深紫色的套装把眼前这个女人的气质衬托得越发高雅,中跟皮鞋穿在她脚下已经很合适了,否则连赵国栋这中接近一米八的个头都显得有些逊色了。

  淡淡的眼影和绯色的口红搭配得相得益彰,一抹香气萦绕,让赵国栋心情也好了许多。

  金秋时节正是出游的好时光,刘若彤随团出访上合组织诸国去了,这一去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回来,他们的工作性质比较复杂,不是正常的外走访问,而是带着保密性质的工作交流访问。

  寇苓娇媚的白了赵国栋一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觉得我能和你那些围绕在身边的人一样么?等你当到中组部长或者我们商务部长再来考虑这个问题吧。““我说错话了。”赵国栋耸耸肩表示歉意,“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这段时间对我关注的人特别多,言必称工作,看来我还是得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我的工作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

  “当组织部长,你的工作哪能不触动人的利益?不触动他的,就要触动别人的,饼子只有那么大,你给谁一块,给另外人的就会少一块,就这么简单,关键是能不能给到该给的人身上。”寇苓很随意的道:“事事都去摄摩别人的想法心思,那也太累了,你也揣摩不过来。

  赵国栋微微一震,寇苓的随口之言却让他很有触动,组织部长比起其他职位来更不一样,就是一个分配权力利益的操盘手,怎样最合理的来分配,就要看自己来把握了。

  不考虑他人想法不妥,但是太过于注重这方面,那也只能使自己陷入一种困境中,就像寇苓所说的,给到该给人的身上,这就是最关键的。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越想越复杂,但是一想遁了,其实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