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七节 各自的目标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七节 各自的目标

  寇苓是一个很知性且很理智的女人,她并没有因为和赵国栋之间的某种关系而有所变化,或者说她准确的把自己和赵国栋之间有一个清晰的定位。

  在她的感觉中赵国栋不是属于哪一个女人的男人,即便是他现在的妻子也无法完全获得他,他这个人似乎是为了一个模糊不定的庞大目标而牛,或者说是为事业而生。

  或许这个感觉有些荒谬,赵国栋一样喜好享受,比如他身上的夹克里的衬衣是意大利先驰的,这个品牌在国内拥蹙并不多,而脚下的休闲皮鞋是普拉达的,外边的夹克虽然看不出牌子,但是可以肯定不会是大路货,手上的腕表在寇苍记忆中赵国栋似乎带过两块,一块就是现在手上这块欧米茄,另外一块寇答只见过一次,好像是一块伯爵。

  吃饭必定要选味道鲜美具有特色的去处,而不局限于那些个所谓的名门豪庭,就像这样出来旅游,也是选些似乎并不太适合两人出游的这种野外踏青,从这些方面来看,他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玩家。

  这样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属于享受性的人物,如果说是为了事业而生,似乎有些荒谬,但是直觉还是告诉寇苍,这一切不过是遮掩在赵国栋表面的浮云。

  赵国栋不像有些男人那样表现得格外专注于工作,废寝忘食变成工作狂,他是一个相当懂得生活与工作张弛有度的男h,工作时候全神贯注,休息时候却能很容易的把一起都搁在一边,让你和他在一起没有半点压力感,只想陶醉在愉忧的氛围中。

  商务部虽然和赵国栋的工作交织点很少,但是毕竟也属于统一个大圈子里,赵国栋所处的地位身份寇苍多多少少也能领略到其中的风光,纵然不清楚赵国栋在其中的表现,但是赵国栋这一次来京里是要拜会中组部几位大佬,而且任务结束也没有觉察到赵国栋有什么特别的变化,足见赵国栋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举重若轻了。

  踩着石板小径,嗅着清新的空气,路旁的野松虬枝劲节,放眼望去,极目天舒,让人顿生豪情,赵国栋也很惬意于现在这种若有若无的氛围中,啥也不想,也不想去琢磨太多,就体验着眼前这份现实的快麻“国栋,萧致远恐怕要下去了吧?我都听他说了两次了,估计翻了年他就真要下挂锻炼去了,我听他的意思还是想回安原。”寇答的皮鞋才在山石上发出清脆的祟索声,风衣下摆略略摆动,雪白的精纺衬衣荷叶边从紫色套装里挤出一份耀目来,颈间最上一颗纽扣没有扣,露出白腻的一块。

  “嗯,这种方式也是最好的,最快速度的奔到中央部委里边,挣扎出头,然后迅速杀一个回马枪,从中央到地方,再怎么也能升上一格,这可比在地方上打熬要快捷多了。

  ”赵目栋淡淡一笑,“致远可是个人精,他是把路子早就看好了才一步一步按照他自己设安的规划再走。”

  “你早就感觉出来了?”寇苍微微一笑,“同学会时我看他就一直围绕着你转,是不是想从你这里打探一些什么?”

  “围着我转这话不对,那是大家都围绕着你和米娅转,至于说他想要从我这里打听什么好像也不准确,我在滇南工作,就像你蔼的他想回安原,这可是跨省了,我可是帮不上什么忙。”赵国栋摊摊手,一边随手揪起路旁的一丛野草,“不过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路子才对。”

  “你敢说你帮不了忙?难道安原省委组织部长你不认识?中组部的领导你不熟悉?我估摸着他就是在想通过这一点让你帮忙运作吧。”寇答微笑着瞥了赵国栋一眼,“不过我看你对他的殷勤好像不太搭理似的。”

  “说不上什么殷勤和搭理,你知道我这个人,跨越界限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何况致远这人精明着呢,既然在你们面前都暴露了要回安原,我想早就有安排了吧。”赵国栋摇摇头,“寇答,在你们商务部的感觉怎么样?”

  “怎么,对我们商务部又感兴趣起来?那敢情好,你要是能调到咱们商务部来,我岂不是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要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那正处级的问题不是迎刃而解?”寇苓乐了。

  “你真那么在乎那个正处级?”赵国栋探询的目光落在寇答脸上,路旁苍松翠拍越来越浓密,山石磷绚,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寺庙范围,“如果你真的很在乎,那我建议你最好寻找机会下基层锻炼一下,现在从党对干部的培养上来看,越来越注重有基层经验的干部,甚至连外交部这样专业性极强的部门也在逐渐调整,所以你如果真的想在你们商务部里有所发展,那我建议你下地方去,副处级干部,下去挂一年正处,回来基本上就可以解决实职正处,如果感觉在地方上工作顺手,那还可以继续干下去,多一条路子多一些机会不是?”

  “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你说我们步入此行,现在一时半刻又没有跳出去的想法,不说事业不事业这么大题目,总得有个目标不是?我在产损调查局的分析预警处任副处长也两年时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算是一番拼搏上到这个位置,但我感觉到真要在部里边挣出头不容易,从副处长到处长这一步不好跨,看着的人多着呢,这越想往上,压力就越到,有时候就已经不是完全靠你能力的问题了。”

  寇苓也没有在赵国栋面前装什么清高,说得也很平静直白,“机遇,人脉背景,还有领导对你的印象,这些因素缺一不可,局里边这些人,个个精得猴一样,领导同样一句话,声音语气不一样,他们都能嗅出味道来,除了工作上的竞争,还要比拼其他。就像你说的,下挂谁都想去,这就得拼,下挂了,这一年时间没准儿就有变化,欣赏你的领导调走了,抑或是到点了,你想回来时候没位置了,没准儿回来给你挂个巡视员,一挂两三年不给你安排,你就等着晾晒风干吧。”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话说得没错,中央机关里边竞争更加激烈,毕竟能进里边的绝大多数都是高等学府出来的精英们,不少人背后也或多或少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背景,机会相对就更少。”

  “你在能源部里干了这么久,也该知道哪里的水都不好趟。”寇苓脸上浮起一抹无言的苦笑,“外边都觉得里边光鲜夺目,却不知道这背后的风刀霜剑。”

  赵国栋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这才试探性的问道:“寇苓,我说实话,你如果真有心要下去,趁早,每年各部委都应该有一些名额下去,我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觉得没有把握,我可以出面帮你想想办法,下去挂职锻炼也算是一个历练,当然,如果你不想离京,还是喜欢在部里安稳的工作环境,那又另当别论。”

  寇苓目光变得有些恍惚,从赵国栋脸上转向野外,“让我考虑一下吧。

  在离开京里的头一晚,赵国栋很罕有的失眠了。

  雷向东请客吃饭,不容椎辞,可赵国栋还在和寇答在一起,于是乎就一块儿去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两个昔日高中老同学在一块聚一聚,只是雷向东请客,赵国栋却和寇答一块儿赴宴,似乎有点儿别扭罢了。

  雷向东在国际开发银行干得相当出色,深得人行行长周啸川和分管金融商务贸易的副总理徐渭的赏识,尤其是提出了一系列关于金融机构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方略,也在国际开发银行得以实施。

  这几年里,一大批民营企业的翘楚都在国际开发银行的支持下大胆走出了国门,从最初的东南亚和中亚,现在则开始涉足非洲、南美,进而已经稳步进入了澳洲和欧美,其中安原省企业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显著,这大概也是雷向东从安原走出去,对于安原这边情况更为熟悉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雷向东在金融方面的一些观点也获得了中央高层领导的关注,成为金屏界一个颇具人气的角色,有传言称他可能要进入央行的核心阶层,成为中央金融管理部门的重要角色。

  赵国栋和雷向东凑在一块儿话题也就脱不开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尤其是金融方面的形势,赵国栋敏锐的嗅觉历来为雷向东所看重,在探讨金融机构改革的问题上,赵国栋的观点也相当尖锐,尤其是对国有商业银行采取两地上市,定价机制也有巨大差异的问题上给予了猛烈批评,这个观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雷向东的看法。

  只不过雷向东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份不一杵,相当敏感,在这个问题上也保持了比较谨慎的态度,即便是有不同意见,也不在公开场合和公众媒体上表态。

  第二更,啥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