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八节 部情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零八节 部情


  前些时日雷向东在赵国栋的撺掇下写的关于新形势下如何在加快基础设施融zi上的多元化渠道方面的一系列文章,也引起了一些反响,尤其是在中西部地区资金较为紧张的省市更是对这个观点相当赞同。

  不少来自于中西部省市的学者专家也纷纷附和雷向东的观点,认为在非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项目上应当把步子迈得更开一些,尺度可以在放宽一些,BOt和BOot的性质上不必分得那样泾渭分明,可以采取一些约束性的保障条款来加以限制,这样既可以满足投费者的心召《需求,增强他们的投资信心,又可以有效回避政策敏感线而达到实质性的目的。

  雷向东为此受到了qian越的召见。

  钱越是主管发改委的政仒治局常委、副总理,他虽然没有分管金融这一块,但是雷向东这一次的观点却触及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中采取b0t方式之后如何保障其公共属性。

  要知道BOt和BO0t之间的关键区别就在于所有权和使用权之上,而一旦绎有权转入私人手中,怎样来保证公共利益不受私人利益的侵害。

  雷向东奂邀之后也是又惊又喜之余也有点忐忑不安,尤其是听说是钱越副总理要亲自听取他对这个观点上的看法和意见,了解在这个诃题如何来保障公共利益不受到损害的情况下充分调动私营资本体积极性,雷向东也是煞费苦心的准备了一番。

  结果钱越和雷向东的谈话也是相当轻松随意,钱越听得很认真,雷向东到后来也是越介绍越放得开,从Bot模式的起源到发展到更高级阶段的Bot和许多变种,从采取BOo和boot方式所涉及项目上的差异到boot与bot之间的优劣,也是侃侃道来,很是处了一回自己的口才。

  雷向东在谈及这个问题之余,也很坦率的表明这个观点乃至这一系列文章都是他和赵国栋在探讨中形成的观点意见,这让钱越也相当好奇,顺便也了解了一下雷向东和赵国栋的探讨之路,雷向东从最初整顿合金会开始到金融机构加强对民营企业扶持的观点,一直讲到目前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历程,含蓄的批评国有商业银行以引进战略投资者和引入先进管理经验为名首先考虑到境外上市的一些做法,也引起了钱越的高度重视。

  交通银行作为国有第五大商业银行与6月23日在香港上市,开创了一个历史先河,于是乎其他几大国有商业银行也在跃跃欲试,尤其是中行、建行上市的步伐也是更加紧锣密鼓,但是不是一定要在境外上市,以后会不会还会在国内上市,后续一系列问题都会牵扯到相当多的神经。

  这个时候赵国栋才算是真正明白为什么钱越通过诸贤来了解自己的表现,很显然一个组织部长和一个国际开发银行副行长在这一系列涉及国家政策和金融改革方面的问题探讨达到了如此深入的程度不能不让他这个副总理感到好奇和意外,尤其是提出的一系列观点也具有相当的可操作性,这就更显得其中不凡了。

  雷向东在吃饭中也很含蓄鹄暗示钱越对赵国栋的履历很感兴趣,这在今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赵国栋也无法判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在钱越心目中留下了一个很深刻的印象,而雷向东也告诉钱越jf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看得出来他对在非关键性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丁方式来推进建设很感兴趣,认为这有助于消化在国内“四处流窜惹事儿”的民间资本,为这些游交寻找到一个合理去处,又能更进一步的推进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间进程。

  这一系列的消息让在饭局上喝了几杯的赵国栋失眠了,这本该是一个睡得香甜无比的夜晚,却弄得赵国栋久久无法入眠,一直到第二夭从京城飞回县州的飞机上,赵国栋都禁不住昏昏欲睡。

  喝着段自立泡好送上来的竹苟香茶,竹叶的沁香和茶叶的清香混合在一起,顿时让人脑门子为之一清,回到漠南就有着这么一股子另一个世界的感觉,北方的干燥凉爽陡然回到温暖湿润的昆州,让人逼真有点适应不了。

  赵国栋发现自己这个人还真有点恋旧,一旦适应了某一处的生活,便很有点眷恋感,像自己从宁陵到昆州,先前那一个月如果不是整天下去跑地方,只怕自己都会被湛死,现在到昆州也大半年了,慢慢转了过来,这一趟子到京里呆几天回来,就觉得有些恍惚似的。

  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独自在办公室里享受了小半天这难得的清闲,赵国栋觉得自己的心境似乎又升华了不少,忙里偷闲,自我调剂,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乐趣。

  晕乎了好一阵,赵国栋这才慢慢的回到座位上进入工作状态「开始圈阅已经堆放-了相当厚实的一叠文件。

  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已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县及县级以下的单位开始进行“保先“活动教育整训,迳也是中央本年度最为重视的一个政治性的活动,要求务必通过这一场壑训教育拿出实效来。

  赵国栋粗略的浏览了一番各地送上来的各种文件简报,基本上千篇一律,没有太大的变化,这让赵国栋也禁不住摇头。

  “保先”活动主要是张保国在主抓,但是日常事务却是宣传部长黄梦真在负责,前期市级以上和省直机关的“保先”活动开展得都逆算有声有色,也许是时日拖得比较长,加上前一阵时期的新鲜劲儿过去了,这到具一级的“保先”活动明显就有些懈怠下来了,以黄梦真的脾性,只怕又有不少人要在随后下来的会上摆不少排头了。

  “潘巧,省里‘保先'活动督导组我们部里谁去的?”见潘巧正婀娜娉婷的走进来,赵国栋用目光示意对方入座,问道。

  “是政研冬方主任带队,我们部办、干部教育处、干部监督处都抽了人去。”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高髻,白底黑色圆点的法式衬衣下摆在腰际一收扎在下身的黑色包裙-里,把一个少*妇身材勾勒得曲线玲珑,双峰怒凸,蛇腰丰臀,这一身相得益彰的打扮顿时就让潘巧的高贵中透露出来几分妩媚气息出来。

  赵国栋发现自己的审美观的确有些偏向于丰乳肥臀这一类,对于时装界据说开始流行的骨感很是不以为然,当然潘巧给他的视觉冲击也只是让他眼睛一亮而已,绝无其他不良企图,无论怎么,在面前出现的一个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女总比一个面mu可憎的黄脸蕃要强不是?

  “去了多久了,税在还没有回来?”

  “是分成三个组的,去了三天了,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回得来。”潘巧笑了笑:“宣传部黄部长对这次督导很认真,要部里派一名副部长带队,可是您不在,只有田部长和纪部长两人在,孙处长那边还没有正式下文,也不好,所以只有请方主任去一趟,田部长担心黄部长有些不高兴呢。”

  “唔,这是有些不妥。”赵国栋想了一想也是,至少也应该安排一名部务委员去,不知道田永泰怎么会安排刚刚担任政研室主任不久的方夜白去?

  似乎是看出了赵国栋疑惑,潘巧解释道:“好像是夜白主任主动请缨的,他想下去实地了解一下基层‘保先’工作开展的基层情况「回来写一篇调研文章,加之丁处长和樊处长一个恰巧生病重感冒住院了,一个岳父去世去奔丧去了,实在轴不出人来。”

  “哦?丁华生病了,他身体不是和牛犊子一样么?怎么会感冒?樊跃波岳父去世了?”赵国栋还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趟出去一个星期时间,部里边还出了这么多状况。

  “嗯,所以田部长都在说咋你一出门部里就一下子折腾成这样呢?”潘巧嫣然一笑,不过赵国栋感觉到潘巧表情里也有一丝异样,知道他是话里有话。

  “唔,潘巧,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还给我打马虎眼不成?”赵国栋瞪了潘巧一眼,沉声道。

  “赵部长,可能丁处长和樊处长这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尤其是丁处长,所以.潘巧略作沉吟便道:“您看是不是抽个时何去看看他,他现在在家休养几夭。”

  赵国栋何尝听不出潘巧言外之意,丁华和樊跃波速都是有情绪呢,孙幼来上了副部长,这丁’芦和樊跃波自然就有些失落感,三人在自己面前都算是比较得宠的,但是副部长位置只有一个,却给了看上去竞争力最弱的孙幼来,这难免让两人心理有些不太平衡。

  啥也不说,俺今天还要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