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二节 风暴眼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二节 风暴眼

  赵国栋是在两天之后昆州市委常委会上爆发的这一波争论的,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争执的白热化竟然会达到如此火烈的程度,以至于骜个昆州市委市政府都陷入了一种躁动之中。

  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棘手性,但是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引发的问题严重性。

  事实上他对吴元济的观点也有些质疑,昆州在发展第三产业上的确有很好的优势和基础,但是在总的经济基础上并不能让人满意,比起周边的成都和重庆来,它的经济盘子总量大小了,但是要一下子把第三产业发展提升到战略主导产业上来,甚至要起到为昆州经济扛鼎的位置,赵国栋还是有些怀疑。

  第三产业的发展往往需要一个较为厚实的第二产业作为基础,在这一点上昆州却显然是短板,当然这并不是说第三产业发展的先决条件就是第二产业的雄厚,但这个因素不容忽略。

  并不是说赵国栋不相信吴元济的工作能力,关键在于他提出的用房地产行业发展作为纽带来符其他产业联结起来,形成一个共进退的休系,可房地产业将来的走势如何却要受到国家大政方针的影响。

  现在大家嘴里都是言必称城市化进程,似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比起西方国家的城市化进度还差得很远,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上,城市化进程不可逆转,那么中国的城市化也就一样会为房地产业带来持久发展的动力。

  但是实际上城布化进程中也出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就像农民工始终无法融入到城市体系中去一样,他们无法成为真正的城里人,这已经对政府构成了相当大的挑战,而房地产行业的火热也使得房价飞涨,中央地方政府在保障房建铍上的辣位,城市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等方面!$源的严重匮乏,不得不将这一部分新来群体排斥在外,也使得本来就在城市生存十分困难的农民工群体更加艰难。

  没有科学合理的城市化进程规划,只会给城市带来混乱和压力,在这一点上,赵国栋担心吴无济的判断是不是太过于乐观了。

  当他得知宋国渠在全省第三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上点评昆州市经济发展规划时,用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没有头绪和科学的规划,新提出来的构想缺乏现实经济基础作为依托,好高骛远等等这一系列言语时,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会复杂化了。

  宋国渠当然不会无的放矢,吴无济到昆州担任市委书记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和王烈之间关系不仅仅是貌合神离那么简单,最主要还是在发展观点存在巨大差异,两人在市委市府内都各有一帮支持者,但是作为市委书记,先天优势帮助这场本来势均力敌的对峙中的吴无济在一点一点的赢得主动,王烈的优势也在渐渐削弱。

  王烈的性格很刚烈,当初有意让他离开昆州时,他就拒绝了,现在走到这一步,的确让人有些棘手。

  “你是说陶省长也在不点名的批评昆州构想不切实际?”赵国栋本来已经端起的茶杯又搁了下来,有些惊讶的扬起眉毛望着眼前眉头深钻的吴无济,“这倒是新鲜事儿,陶省长这一段时间可都是挺低调的,真澈想到777777:“唔,我也是没有料到啊,宋省长来了横挑鼻子竖挑眼,咱就不说了,忍了,可陶省长也来这么一出,我可就有点不敢装傻充愣当没听见了,赵部长,你说我这市委书记该怎么当?要不,让给王烈来作?”吴元济似笑非笑摊摊手,耸耸肩,“看来我这昆州市委书记当得很不称职啊,这么多领导都要替王烈打抱不平,好像我当了市委书记对他这个市长很不待见似的,可姓吴的是那种人?”

  赵国栋半晌默然不语,一个性格强势,一个天性倔强,本来就有些心结,现在再加上工作观点上的迥异,这昆州局面顿成水火不容之势了。

  陶和谦隐忍这么久突然发力,其势汹汹,来者不善啊。

  王烈的背景决定了陶和谦和宋国渠的态度,这个时候突然跳出来他们大概也是深思熟虑过后的结果了,张保国还暂时没有动作,一旦三人再度联手,只怕这个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王烈在省里的风评本来就很不错,甚至包括杨彪和商无病都对王烈颇有好感像省军区司令员蒋天贵据说和王家也是莫逆之交,孙进据说在京里的时候就和王烈相识,到了滇南之后两人关系更为密切,一旦形势演变成为吴元济和王烈的个人意气之争,那么就很难收拾了。

  吴无济是蔡正阳和自己推出来的人,当时在推出吴元济的时候,褚柳和商无病都有些不同看法,认为吴无济有些刚愎自用,作风强势霸道,缺乏容人之量,在红山那边也有一些反映,只不过蔡正阳压下了这些不同声音,加上陶张二人当时处于隐忍阶段无法和蔡正阳公开叫板,所以吴元济在省委常委会上的推荐才能获得通过。

  现在情势有些变化,吴元济的省委常委迟迟没有在中组郜那边获得通过,这就增加了这份变数,也许陶和谦和宋国渠正是看到了这个诱因,才会利用王烈和吴元柿么r间的矛盾而推动这一矛盾的白热化和扩大化。

  吴无济见赵国栋半晌没有说话,也知道对方在考虑掂量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微微苦笑道:“赵部长,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要向蔡书记专题汇报一下,我和王烈之间的矛盾并非什么意气之争,而是在工作观点上的不一致,在市委常委会上,我们也都是开诚布公的把问题摊开来,并没有谁蕺着掖着在背后打冷锭子的动作,我觉得这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工作上事情,怎么就会演变成为这样,这有些不正常啊。”

  赵国栋心中也有些烦躁,这事儿不能说吴元济做得不对,王烈也没有错,只不过在特定的时候,被一些人加以利用,事情就有点向着不可控方向发展下去的趋势了。

  在吴元济离开之后,赵国栋就把自己独合一人关在办公室里思考着这个问题。

  吴元济必须要继续担任昆州市委书记,这一点不容变更,否则这就是对蔡正阳和自己戌信的巨大打击,至于说中组部那边还没有把吴元济的省委常委敲定下来,那也只是时间问题,只要省委这边意见不变,那么中组部那边迟早也要落尖-这个常委问题,他们即便是想要拖也不可能拖太久。

  吴无济不能动,而要让昆州局面恢复到正常,不能让人利用吴元济和王烈之间的矛盾来兴风作浪,那么就只能动王烈了。

  但是王烈先前的态度也很坚决,坚持不愿意离开昆州,对方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会服从么?

  这个问题相当棘手,如果王烈现在个人态度依然是不愿意离开昆州,省委也许就只能考虑组织强行调整,那么在省委常委会上这个意见会不会引发一轮新的风暴?这个调整方案能不能得到大部分常委们的一致认同?一旦自己提出的意见遭到否定怎么办?这个风险赵国栋必须要评估清楚。

  王烈如果铁了心要留下来,又有陶和谦和宋国渠甚至张保国这帮有心人在背后支持造势,如果像孙进、蒋天青这些和王烈关系密切的常委们也对王烈留下持支持态度,他甚至还有可能获得褚柳、杨彪和商无病在这个问题上的同情,这就会演变成一个不可预测的事件。

  即便是蔡正阳能够影响到褚柳、杨彪和商无病他们的态度,但是这样一件事情走到这个程度上,那对蔡正阳的威信也是一个极大损害,作为组织部长,赵国栋不能让这种局面出现。

  他必须要在这种危险事态出现之前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解铃还须系铃人,陶和谦和宋国梁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和王烈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在这一点上,赵国栋觉得自己可以有所作为。

  至于解开王烈的心结,这件事情才能避免像最危险的状态发展,而赵国栋也相信王烈应该看得清楚目前诡异的态势,什么人是真正支持他理解他,什么人是想要利用这件事情把水搅浑,从中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王烈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