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四节 是金子哪里都能闪光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四节 是金子哪里都能闪光


  搁下电话的宋国梁怒不可歇的顺手将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摔在地板上,可烟灰缸质量很好,蹦蹦跳跳的在橡木地板上弹了几弹,最终缩在了角落里不再动弹了。

  “妈的,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一句粗话忍不住从嘴里冒出来,不用一句粗话来发泄一下内心的狂怒,他觉得简直就难以宣泄内心的抑郁磐闷,喘了两口气之后宋国渠解开颈间的纽扣,似乎觉得连气都有些匀不过来了。

  在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好几困,宋国梁才觉得自己的心境稍稍平复了一些,想了一想,这才拿起案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小梁么?和谦省长在不在?不在?上哪儿去了,你知道么?”

  “去哪儿了?西山?他一个人去的么?就一个人?电话也没带,他

  有没有说什么?只说想去散散心?嗯,我知道了。”

  宋国梁搁下电话,颓然的坐在大班椅里,良久元语。

  陶和谦看来也知道了,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圆转余地,自己一干人的种种看起来更像是在做戏,而蔡正阳和赵国栋他们却成了看客。

  这个该死的王烈!

  碧鸡秋色对于每一个昆州人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三月三,耍{:山,但是真正要想领略到西山胜景的绝佳风韵,还是要等待金秋时

  陶和谦背负双手很随意的走在石径上,陪他一起来散步的是省政府秘书长谢永祥,一个跟了他将近二十年的老部下。

  “省长,歇一歇吧,咱们这个年龄这样疾走可得注意着一点,出一身汗,再透透凉风,那身子骨可受不了。”谢永祥放慢脚步,提醒道。

  “唔,老谢,我们是真的老了么?想当初咱们俩在哀牢山区茶马古道上奔波几天也没有感觉到累过,驿路梨花的味道咱们也见识过,至今还余香未尽呢。”陶和谦喟然叹道:“年龄不饶人啊,一晃就是十多年了。”

  谢永祥觉察到省长的心情似乎有些起伏不定,知道是下午得到的消息时他有些刺激,但是这种事情他作为秘书长也不好插言,只能以老朋友的身份来劝慰。l;l;

  “省长,咱们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是年轻同志去闯一闯冲一冲了以往我们是凭着经验来开展工作,现在更要讲求科学,咱们也应该多给年轻同志一些机会才对。”谢永祥语气平和,却不无点拨之意。

  陶和谦笑了起来,“老谢,怎么,还怕我转不过这个弯来不成?放心吧,该怎么过,咱们还得怎么过,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咱们就不能尸位素餐,在其位谋其政,总不能白吃f饭吧?不过呢,你也说得时,咱们年龄不比以往了,逞强好胜不属于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了,这一点我知道。”

  谢永祥从对方话语中还听出一抹不服气,心中也有些感叹,陶和谦性格看似谦冲,但是骨子里却有着不服输的血性,蔡正阳自打来了溴南,他就恐着一股气。

  只是蔡正阳也是一条过江猛龙,来了之后蛰伏两年,从今年开始才逐渐发力,一步一步的展示省委书记的手腕力道,在每一步博弈角力中都和陶和谦展开斗智斗勇。

  陶和谦和张保国都轻视了蔡正阳隐备背后的坚韧老辣,把赵国栋这把锋利的刺刀推到了最前面,利用中央对这两年漠南发展局面的不太满意展开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动作,让陶和谦和张保国都有些顾此失彼捉襟见肘的感觉,一直到曲州事件的爆发,直接把陶张二人绊了一个大筋斗。

  “省长,王烈的事情??”谢永祥话刚一出口就被陶和谦打断了,“今天不说这件事情,咱们是来登山的,工作上的事情留到工作时间来谈吧。”

  谢永祥摇摇头,他知道虽然陶和谦表面上对这件事情表现得不太在意,但是内心里却像是种下了一棵刺一般深深的扎在了陶和谦心中,也许这棵刺就要在对方心中扎上一辈子,一辈音都要为此难受,他不希望看到自己这个上司兼密友陷入这种无解的痛楚中。

  “省长,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想不通的,王烈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小人,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但是可能他有他的抱负,赵国栋这今人很厉害,敢于拍板,蔡正阳把这个人用好了,顶得上一个省委副书记,实际上张保国很大一部分权力都被赵国栋给分走了,现在张保国都快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了。”

  谢永祥的语言有些不太客气,他一直不太看得起张保国,认为这个人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胸襟气度都欠缺太多,也不知道怎么当上这个省委副书记的,比起赵国栋来是远远不如,难怪这几次的交手当中都是节节败退。

  陶和谦也有些遗憾,王烈投入了蔡赵阵营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在他看来那一日实际上自己已经给了王烈一个相当明确的承诺,只要他坚持下去,吴无济就只有从昆州市委书记位置上走人,昆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就是他王烈的,当时的王烈明显有些意动,只是他也不想逼得对方太紧,才想让张保国再烧一把火,但是未曾想到王烈就在那一夜之后却一直保持着沉默,甚至没有到张保国那里去,一直到今天才算是揭开了谜底。

  李孝文突然调任国家烟草专卖局担任副局长,很显然这是在为王烈腾位置,玉河市的经济实力虽然比起昆州和曲州还差一截,但是玉河财政收入却远远超出曲州,而人均财政收入甚至超过了昆州,人均GD户也是和昆州并驾齐驱,可以说玉河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一直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很多年龄稍大一些仕途上进无望的都希望到玉河市任职,工作总体来说相对轻松,而作为全省财政收入第二大市,在经费和资金问题上都不存在任何问题,实在是一个养老的最佳去处。

  对于李孝文来说能到国家烟丰专卖局也是一个相当好的结果,他本来就是从烟草行业走出来的干部,现在能够有机会到国家烟草专卖局任职,无疑是一个衣锦还乡的好时机,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调整结果他也一样是喜滋滋的,可谓皆大欢喜。

  这一切不过是短短几天之内就基本上确定下来,尤其是李孝文要到国家烟草专卖局任职,除了赵国栋外,几乎就没有谁能够在短短几天里就把这件事情办成,足见赵国栋的能耐。

  陶和谦站住脚步,有些感叹的环顾四周道:“事已经成定局,现在我们就没有必要相互埋怨了,我也想通了,吴元济也好,王烈也好,现在省里边给予了两人一个各自展示自己的舞台,如何来把他们自己的人生谱写硌更加美丽,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2005年11月18日,滇南省妻下文免去王烈**昆州市委副书记职务,任命王烈为**玉河市委书记,与此同时王烈辞去昆州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在此之前,溴南省委已经同意李孝文辞去玉河市委书记职务。

  昆州市人大常委会随即任命昆州市委副书记池仲生为副市长、代市长,溴南省委也随即任命省委组织部部务委茛、f部三处处长丁华为昆州市委副书记。

  王烈出任玉河市委书记的干部大会是在赵国栋亲自护送下上任的。

  在车上赵国栋也明确告诉王烈,省委常委会认真讨论了他提出的要建立漠南生物科技产业园和光电产业园的构想,一致要求他以现有的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为框架,以生物科技园和光电产业园为内容,要力争在三年内让漠南生物科技园和光电产业园初具规模,跻身全国优秀科技产业园区之列,为此省委省政府将给予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更大的自主权力和更优惠的政策来促进这一设想的实现。

  王烈明白赵国栋话语中的意思,玉河财政状况很好,赵国栋能够把李孝文推到国家烟草专卖局去而把玉河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交给自己,无疑也是花了一番心血的,这并不是单纯的要给自己一个安慰性的位置,而是要真真正正的让自己在玉河干出一番名堂来,这也说明对方是真的认同自己的发展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上的观点。

  这正好符合王烈的意图,他就是想要在玉河这块土地上好生打拼一番,就是要把之前自己苦心经营的各项资源全部移植到玉河来,让省委也让昆州看一看,他王烈不是在信口开河,证明他王烈的思路观点离了昆州在玉河一样能够茁壮成长,是金子哪里都能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