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七节 孩子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七节 孩子

  赵国栋稍稍挪动了一下的肩膀,让怀中丽人的臻首可以更舒适的靠在自己胸前,蓬松的秀发依然是那样乌黑油亮,淡淡的草木香萦绕在鼻间,丰润的耳垂在指肚间摩挲,从两颊到颈间再到半遮半掩露出的半峰粉丘上,几度兴奋带来的玫瑰红依然尚未消褪。

  誓韵白已经是马上四十岁的女人了,但是在身材和肌肤的保养上下足了功夫的她弄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上五六岁,咋一看怎么都只有三十四五岁的模样,在商场的打拼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娇媚容颜,反而平添了几分干练和贵气。

  入手的肌肤依然是那样细滑‘和十年前在云涛仙馆那一夜似乎没有半点差异,赵国栋甚至在朦胧中有一种时空倒流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那一夜那一刻。

  而现在她为自己生下的孩子都几岁了。

  “国栋,你在滇南干得很累?”雀韵白附在赵国栋耳畔腻声道。

  “嗯,以前没有真正搞过这一行,进入状态慢了点,不过现在应该要好一些了,镂做的基本上已经理顺了,剩下的更多是一些日常性的工作了。”赵国栋吐出一口气,“干了些事情,也得罪了不少人,这个位置不好坐。”

  “不好坐还是有无数人趋之若鹜,这说明这个位置是极具吸引力的。

  “瞿韵白慵懒的风情足以让男人们为之口干舌燥,赵国栋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粉嫩白皙的脸颊上一抹动人的红晕中流淌中**的光彩,眉若春山,眸含浓情,“那倒也是。”赵国栋微微一笑,瞿韵白浑圆的裸臀挤压在赵国栋腰腹下,一双傲人的肉球握在赵国栋手中,身子稍稍一动,立即就有一种心动神摇的刺激感,而瞿韵白似乎也觉察到赵国栋克制能力的有限,不断在被窝里轻轻扭动着腰肢,几欲让赵国栋立时又要有一种“怒发冲冠”的冲动。

  卿卿我我,极尽恩爱欢愉之能事,赵国栋几乎就想要一直在床上躺下去,一直等到睡觉睡到自然醒。

  躺在床上看女人起床梳洗对于赵国栋来说是一种最为诱人而甜蜜的享受,狸韵白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三四个小时的床第缠绵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人的精力,反倒是瞿韵白脸上浮动着一种动人的光泽,这是一个女人在**上获得满足之后的最美丽表现,雨露滋润后的她全身上下都流淌着醉人的气息。

  黑色前扣式胸罩应该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吧,鲜色小裤的样式很精致诱人,蕾丝边紧贴着臀瓣的形成一道半弧形,路出大半个白皙的臀瓣,有点丁字裤的味道,裸露出来的臀肉细腻光滑,一般说来在这个部位肌肤因为长期挤压都会有一些楠皮,而灌韵白显然是经过了专业的清理修饰。

  赵国栋还真没有想到雀韵白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对于自己替身的内衣却更为讲究,像这种性感惑人的物事在自己印象中似乎在前几年时狸韵白反倒是不太喜欢,这种情调的变化倒是让赵国栋挺喜欢,他并不怀疑狸韵白会不会有别的男人,从先前的恩爱缠绵他就可以感觉得到,这座花园依然只是为自己一个人开放。

  暂韵白扣上文胸的时候几乎要让赵国栋鼻血涌出,硕大的双峰被文胸挤压出一道深不可测的乳沟,依然平坦的小腹虽然在生孩子的时候有了一些赘肉,但是几年过去,赘肉早已经消失,坚持锻炼让雀韵白重新恢复了她原来的风姿。

  看着瞿韵白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穿好,赵国栋仰靠在床头上,静静的品味着这久违的温馨气息,那滋味儿真是令人回味。

  “怎么,还不起床?乔辉这会儿大概已经下飞机了,咱们赶着点时间吃点东西吧,要不饿着肚子去么?”簧韵白见赵国栋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既有些骄傲满足,又有些甜蜜温情,娇嗔道:“快起来了,难道还要我侍候你起床?”

  “嗯,固所愿也,不敢请耳。”赵国栋笑了起来。

  暂韵白瞪了赵国栋一眼,这才嫂婷婀娜的走过去,拾起赵国栋扔在床头的衣裤,“来吧,我的夫君。”

  赵国栋只觉得自己全身都酥麻了半边,得意洋洋的伸出手来,听凭霍韵白替他一边穿上衬衣,一边在他腰际狠狠扭了一把,疼得他呲牙咧嘴。一一……一……,一一一一………………………………………………

  乔辉瞧着赵国栋和雀韵白一起走进御锦坊时,就知道这对狗男女先前不知道欢爱了多久。

  据说女人在得到了心爱男人的恩爱滋润之后会散发出一种特有活性物质,这可以使得女人心情愉快体内各种器官都处于一种高度活跃状态,表现在外在的现象就是全身皮肤光滑,面部气色红白匀净,眼眸清亮水润,两颊还会一点微微潮红,颈项下也会有一种特有的光泽流徜,只需要稍加观察就可以看出来。

  而眼前这个女人一看就知道是才经历了男人雨露滋润之后的模样,虽然从发型和服饰看不出半点端倪,但是那双眸顾盼生辉,两颊晕红未褪,甚至连一种欢爱后的**气息都是扑面而来,这不是刚被赵国栋这小子放倒在床上恩爱缠绵了个够‘还会有别人不成?

  乔辉其实也挺同情雀韵白,怎么就会喜欢上赵国栋这个孽障,拿佛家话来说赵国栋就是这些女人孽障绝不为过,男欢女爱也就罢了,霍韵白都三十六七的成**人了,精明干练在集团里也是有口皆碑,肚子还被搞大替赵国栋生下一个孩子,这年头啥都可以干,你把别人女人肚子搞大生下孩子,这就真的是个问题了,霍韵白不是那种爱慕虚荣贪图钱财的女人,三十几岁的女人能一咬牙替你生个孩子,那得有多大爱意和决心?

  赵国栋现有的身份决定了他和瞿韵白不太可能有什么真正好结果,保持眼下这种情况也许就是最好的局面了,对这一点乔辉也是爱莫能助,两个人的事情,很难说清楚。

  曾经有很多人追求过性韵白,甚至在霍韵白生了孩子之后一样有不少仰慕者,其中不乏佼饺者,但是狸韵白都很礼貌但是坚决的拒绝了,这让乔辉也是唏嘘感叹不已。

  “哟,辉哥,这还挺会赶时髦啊,喜欢上功大茶了?要说紧跟潮流,那也得喝普洱啊,怎么要不我替你准备一点?”赵国栋和乔辉也有些时间没见面了,见了面也是一个拥抱之后,这才分开,看到桌上的东西,忍不住打趣乔辉,这家伙就喜欢附庸风雅。

  “别光说不练,如果真的惦念着你辉哥,我就是在天涯海角,你也会给我准备好送来。”乔辉揶揄了对方一句,“现在连电话都懒得打,你还能记着有你辉哥这个人,连小瞿都难得见到你,你现在可是贵足难得出滇南一步啊,是不是觉得滇南土皇帝滋味很好?”

  “滇南气候宜人,水土养人没的说,辉哥和韵白若是有时间,来昆州休息两天,那绝对可以让你们得到一个休整,保证离开井候精气神都能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感觉。”赵国栋笑吟吟的道:“我在昆州呆了也有大半年了,感觉真的不错。”

  狸韵白也是浅笑不语,只是看着爱郎和乔辉斗嘴,这两人每一次见面都会用这种方来来充当开场白,也只有她和杨天培寥寥几人才能了解到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她也同样很享受这份温情。

  “小狸,青涛没带回来?也不让国栋见见?”只有三人在场,乔辉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

  暂韵白脸颊一烫,虽然杨天培和乔辉都知道青涛是自己和赵国栋的孩子,但是大家却都是心照不宣,从没有正式提及过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乔辉和杨天培与赵国栋就这个问题谈起过没有,大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有意识的选择了回避。

  赵国栋倒是相当大方,“辉哥,青涛是我和韵白的孩子,但是她属于韵白,我想她还是一直跟着韵白最好,在她长大之前,我想任何可能影响到她成长的问题我们都要三思而后行。”

  乔辉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霍韵白,知道这大概是两个人早就达成的默契,点点头,“嗯,你们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就好,不要因为自己的问题伤害到孩子,这一点至关重要。

  谢谢辉哥的关心,我和韵白早就在这个问题上探讨过很多次了,现在这种状态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改变什么。”赵国栋语气平静,“我们觉得等到青涛长大以后,认为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已经到了一定的成熟程度时候,再来选择合适时机告诉她,这样也许要好得多。”

  乔辉目注二人,良久本点头认同他们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