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九节 空穴来风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一十九节 空穴来风


  “老鲁,你从哪儿听来的这话?纯属空穴来风,连我自己都从没有想过,哪会有这种事情?”赵国栋微微一怔,连连摇头。

  瞿韵白已经回安都两天了,上午就得回羊城,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约好元旦赵国栋到羊城去过之后,瞿韵白还是毅然上了飞机,只丢下赵国栋一个人留在安都,让赵国栋也是惘然若失,好容易和瞿韵白能聚上一回,却来去匆匆。

  鲁能已经正式调任安原省委宣传部任副部长,这也有赖于郝梦侠和韩度的全力运作,虽然在级别上没有变化,但是省委宣传部这个平对于鲁能日后的发展来说无疑要广阔许多,当然这也需要机会。

  鲁能是从潘巧那里获知赵国栋回了安都的,所以立即主动和赵国栋联系。

  “嘿嘿,赵部长,您别不相信,有些时候空穴来风往往比官方消息更准确更及时。”鲁能细眉微微颤动,有些瘦削的脸颊上却是意味深长的表情。

  “老鲁,你这恐怕就有点夸张了,孙连平要走我听说过,这好像也传了一段时间了吧?可现在还没有动吧?先不说孙连平能不能走,就算他要走,关京山在安都干得相当出色,我听说东流书记对他也相当满意,今年安都增速可能要超过全省平均增速吧?就凭这一点,关京山就该有竞争这个市委书记的底气吧?”赵国栋连连摇头,一脸轻笑,显然没有把鲁能这话当作一回事儿。

  “赵部长,这光有底气就行么?”鲁能也笑了起来,赵国栋这话显然有些言不由衷,光靠底气就能上,那就真成了唯指标论了,“要说指标,今年宁陵的发展速度可是相当于安都的五六倍呢。

  “宁陵的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我不否认我对安原很有感情,有时候也很怀念安原的一切,不过中央也有中央的通盘考虑,不可能我才出去一年,就又让我杀回马枪回来吧?”赵国栋并不太在意鲁能的消息,他知道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是微乎其微,自己刚到滇南,翻了年才满一年时间,怎么说调整自己的可能心都太小了,更何况是回安原,那就更荒诞了,难道说这安原省还真的离了张屠户就要吃带毛猪了?

  赵国栋还是选了在这御锦坊喝茶,这里环境不错,泼墨山水和狂草书法,外加不知道老板从哪望淘来的一些明式家具和器皿,倒也有点那么一字附庸风雅的味道,那几张屏风似乎也有些来头,但是赵国栋观察了半天才确定这也不过就是晚清的货色,谈不上价值多高,但摆在那儿却很有点气势。

  最重要的是赵国栋懒得再去寻找另外一个场合,觉得这里不错就选这里。

  “赵部长,可我听有些消息也是有鼻子有眼呢?”鲁能并没有放弃要从赵国栋这里获得一丝准信儿的想法。

  “得了,老鲁,谣言没鼻子没眼那还能叫谣言?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至少到目前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我可能会动的任何一丝风声,而且从情理上来说,中央也不可能动我,你觉得呢?”赵国栋没好气的反问一句,鲁能如此关心这个问题也是好意,不过过分纠结于这个问题就有些腻味了。

  鲁能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话。

  他坚信这并非空穴来风,而且也有一些征兆在表现出来。郝梦侠对鲁能颇为亲善,言谈间也不太避讳,有时候也提及到东流书记对安都目前状况比较满意,但是谈到宁陵发展状况时,东流书记就是唏嘘感叹,那味道是相当的不一般,曾经也在一个较为私密的场合下提到如果赵国栋早两年担任安都市长,也许安都的情况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才开始挣扎发力,安都也不至于被越来越多的城市甩在了后边,而安都可是真正的副省级城市啊。

  但是赵国栋这样坚决的否定有这种可能鲁能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想一想也能理解,很多事情在尚未敲定之前透露出来也许就会起到反作用,赵国栋虽然年轻,对自己也很信任,但在这种事情上,还是把稳一些的好。

  “赵部长,凤鸣市长要下午才能过来,我把简虹也叫上了,估计她中午能赶过来吃午饭。”

  ……………………………………………………………………

  “你说我二叔该是以组织部长招待你呢,还是就把你当一后辈?”韩冬瞥了我一眼,灵活的启动汽车。

  她换了一辆车,昔日那辆富康的确显得有些小气了,换成了一辆高尔夫,低调而不张扬,倒也符合韩冬的性格。

  “没你,不在你二叔家吃饭‘那就当作是组织部长吧,不过今天中午这顿饭当然只能算是见老领导吧?”赵国栋微微一笑。

  韩冬打扮依然是那样合体适度,既不是那种扮嫩装纯,也不是那种老气横秋,一句话看上去挺舒服‘正符合她的身份和年龄,看上去比她现在年轻略略小两三岁的模样,打扮优雅精致,一个小坤包提在手上,很有点洋装丽人的味道。

  “唔,这话还能听,不过国栋,这一去大半年了,你还是没怎么变,我还以为你当了组织部长总得有点官相了吧?嗯,见到你现在这模样,真好。”韩冬嘴角含笑,“人还是得保留一点真实的自我更好。”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睃了对方一眼,不再多言。

  昨夜里在罗冰处歇息的。

  简虹十二点过赶到了安都,三人一起简单吃了一顿饭,而焦凤鸣却是下午五点左右才到安都,相见之后免不了一番亲热感叹。

  宁陵今年增速基本上能够稳定在百分之五十多到六十之间,下半年情况也差不多,估计全年能够堪堪达到百分之六十上下,继续领跑全省乃至全国,只不过比起去年前年的骇人增速已经显得正常了许多。

  实现全年gdp1600亿的可能性很大,这也是钟跃军和焦凤鸣力争的目标,达到一千六百亿,也就意味着明年哪怕增速继续放缓步入正常状态,只要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到四十,那么gdp就可以达到两千一百亿到两千二百亿之间,如果后年能够继续保持着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增速,那么超越安都成为安原经济龙头老大就不是梦想了。

  如果说赵国栋刚走,钟跃军和焦凤鸣刚扛起这副担子时两人还有些忐忑不安,那么经过将近一年的配合搭档,宁陵经济发展也顺利的在预定轨道上发展,两人心中的底气也足了许多,而赵国栋临走之前提出的期望也逐渐变成了两人给自己设定的目标了。

  见了面焦凤鸣也问及了关于赵国栋是否会回安都担任市委书记这个说法,这让赵国栋很惊讶,也真正意识到这个传言似乎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只是鲁能的凭空臆测,而似乎是真的有某种依据支持,但是对于赵国来说,他却从未听说过这种可能性,而且即便是应东流有这种想法,他也应该知道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像自己这种刚刚离开安原一年,又要杀回马枪返回安原的可能性会有多么小,中央也不会同意这种有些近手于儿戏般的调整。

  但是为什么这种说法会流传出来呢?这也是赵国栋急欲知晓的。

  …………………………………………‘…………………………

  “没错,省里边是有过这样的传言,大概是东流书记对你印象太好的缘故吧,虽然关京山干得也很出色,但是距离东流书记的高标准还是有些距离,当然,连东流书记自己都承认他对安都抱的希望的确有点过高了,实际上今年安都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省委的预期。”韩度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赵国栋在韩度面前依然是保持着晚辈下级的恭敬态度,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和韩度一样已经成长成为苏外一省的组织部长而有所放肆。

  “韩部长,东流书记的戏言也能被人拿来利用,看来安原很多人还真是不希望我回安原啊。”赵国栋笑了笑。

  韩度一怔,随即回味过来,会意的点点头,笑了一笑,“不希望你回来的人不少,而希望你回来的人也很多,争议性的人物,历来都是如此,平庸者就不会有人赞扬他,有人诅咒他,而只会忘了他,难道你想当一个平庸者?”

  被韩度这一番话弄得反而有些接不上话了,赵国栋挠挠脑袋,还一阵之后才道:“韩部长,你这话是批评我还是表扬我啊?我真的就那么招惹是非?我觉得我在宁陵也算是挺守规矩啊,没招惹谁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