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节 人非草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节 人非草木

  赵国栋的表情把韩度和韩冬都逗得笑了起来,即便是当了一省要员,赵国栋在韩度面前依然执礼甚恭,这也让韩度暗许没有看错人,韩冬看赵国栋的表情更是多了几许复杂,让韩度也是心中黯然唏嘘不已。

  韩度没有说谎,安原省里一度也有关于安都市委书记孙连平要离任的风传,而孙连平要离任谁来接任就是一个敏感问题了,齐华,关京山、甚至还有商无病都一度成为热议人物,但是孙连平却表现得很稳重,这风声也就渐渐淡了下来。

  不过韩度却相信应东流能说出那番话绝非一时心血来潮那么简单,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对于像应东流这种在政坛浸淫这么多年的角色来说,几无可能有信口开河的情形,他能那么说自然也就有其一些因素在其中,在韩度看来,也许就是一种来自高层风向的传音。

  应东流当然无权决定安都市委书记由谁来担任,安都市作为内陆的副省级城市之一,市委书记历来是省委副书记兼任,从某种角度来看其地位甚至比常务副省长更为显赫重要,应东流透露出来的某种信息也就意味着决不是他有这种想法,而是赵国栋在宁陵的表现吸引了来自更高层的注意力,安都这几年来的萎靡不振同样也让高层有所触动,所以两者一结合,很难说会不会有一些超越常理的事情发生。

  当然韩度也没有把自己的这番推测告知赵国栋,在他看来无此必要,只是自己的一种推测,像这种不确定因素的东西实在太多,一个细微因素也许就能让事情走向发生偏差,现在抱的希望太大,反而不利于赵国栋心态保持平和,还不如就这样静观其变。

  但是他确信,这绝非空穴来风。

  ……………………………………………………………………

  从弗度家中出来,赵国栋还真有点心神不宁了。

  韩度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恰恰是这种不愿深说的诡异态度让赵国栋有点子拿不准了,难道说还真存在这种可能性?他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多想这些无益,该自己的始终是自己的,不该自己的,想破脑袋也没有用,患得患失反而会让自己丧失了思维能力和决断能力,现在还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那就做好组织部长的事情。

  回了安都,总得见一见该见的朋友和领导,应东流那里赵国栋却不打算去,只是打了个电话,给应东流家中送去了两腿滇南高黎贡山的特产一老窝火腿。

  巴坚强又不在,到京里去了,赵国栋也只有留下两腿火腿。

  撒把火腿和老窝火腿是赵国栋这一次带回来的礼物,都说普洱是最好礼物,但是现在似乎有些滥了,按照赵国栋脾性还是来两腿火腿更实在,吃起来的时候更能让你回想起送腿人。

  “罗锐真调到通城市委去了?”赵国栋有些惊讶,这罗锐还真是有些舍得,抛妻离子,就敢舍弃安都优越的生活,真把宝押在了卢卫红那边,卢卫红看来还是有些魅力,能把罗锐给拉过去。

  “嗯,我劝过罗锐要考虑清楚,但是罗锐下定了决心。”罗冰一边递上一杯蜂蜜水,一边点头道:“我听罗锐说今天才算是定下来,他到通城市委担任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

  “那还是一个正处级干部?”赵国栋微微蹙眉,随即回味过来,“马上要补选,是不是罗锐要上?”

  “嗯,听说通城要补选一个副市长,罗锐希望很大。”罗冰站在赵国栋身后,轻轻替赵国栋揉按着太阳穴,赵国栋难得回安都一趟,她已经有很久没有享受到这辆连续两晚都在她这里留宿的温情了。

  “那也是必须的,卢卫红如果连这点机会都不给罗锐,那罗锐这样抛妻离子奔山里边去又有何意义?”赵国栋泰然道:“不过卢卫红给了罗锐这样一个平台,看看罗锐能不能把握住了,通城条件差,但是也就意味着机会多,卢卫红去了通城也有些时日了,估计应该根基以稳,这才会让罗锐去,现在就要罗锐去替他冲锋陷阵,替他彰显政绩,干得好,三五年内弄个常务副市长甚至副书记也不是不可能,到了那一个位置,才能谈得上再上一个台阶的问题。”

  罗冰轻轻嗯了一声,“罗锐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他年龄也不小子厂再在安都这边耗下去日后也许就没有多少机会了,如果君也在处级干部这个位置上厮混到老,那就得出去搏一搏,他原来的圈子也比较窄,安都机会太少,只有通城还有机会,所以他必须走。”—

  罗冰身材很高大,典型的北方女人体型,她站在赵国栋背后,矮椅的靠背很矮,赵国栋可以舒适的将头靠在罗冰温软的小腹间,淡淡的香气萦绕在赵国栋鼻间,罗冰**的热力透过薄薄的细羊绒衫传递过来,让他有一种晕眩迷醉的感觉。

  “是不是也有周宏伟现在很不得志的原因?”赵国栋随口问道。

  罗冰手一顿,知道赵国栋其实也很是关心安原这边的情况,安都这边的情形他依然洞若观火,“嗯,关京山很厉害,周宏伟被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罗锐说现在周市长和一个普通的副市长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关金山对他防得很严,常务副市长一旦不被市长信任,就沦为秘书长差不多了。”

  “罗锐这说法也不完全正确,只不过周宏伟这个人骄横惯了,惯用的手法就是靠一头压一头,向市委书记靠拢,挤压市长,原来姚文智在当市长的时候他就和姚文智唱对台戏,这人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缘,原来还有苗振中和孙连平支持他,现在,关京山能力不一般,也颇有心计手腕,加上东流书记对关京山也很信任,这是最关键,他就吃不开了,他这种人,栽筋斗是迟早的事情d”赵国栋有些不屑的道。

  虽然评价不完全一样,但是结果是一样的,那就是周宏伟现在很不得势,罗锐向周宏伟靠近这一步走得不太成功,好在卢卫红这条线罗锐却一直保持着,关键时候还能跳出窠臼。

  罗冰娴熟自然指压技法让赵国栋感觉很舒服,从太阳穴到肩头,全身神经肌肉都渐渐放松下来,没想到罗冰在闲暇之余居然也能学得这一手本事,但是在转念一想,罗冰学得这一手是为了谁,赵国栋心中便禁不住浮起一抹挥之不去的温情和感动。

  罗冰很在乎她的这个兄长,或许她觉得自己给罗家没有带来多少值得炫耀的东西,而先前家里对她的种种冰释之后,家庭的温暖让她倍感温暖,所以她努力想要帮自己兄长一把,因为是罗锐帮助她重新融入这个家庭,让她再度体味到了亲情,而她所能做到的就是帮罗锐在仕途上更顺利一些。

  赵国栋也能够体会到罗冰有些复杂的心情,自己从安原离开就让罗锐原来的一些希望破灭了,虽然自己在安原依然还有不少人脉,但是像罗锐已经是正处级干部,要想在上一步到副厅,就不是随便打个招呼就能搞定的事情了。

  谁奔到这一步不是风里来雨里去打拼出来的,光靠人脉关系当然不可能,但是在大家具有同等竞争力的情况下,很多微妙因素就可能会起到左右结果的作用了。

  自己不是帮不到罗锐,但是罗冰和自己这层见不得光的关系却成了一种限制,罗冰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罗锐同样如此,或许罗锐对这种复杂的关系感到纠结。

  赵国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于情于理上自己似乎都应该有所表示,哪怕只是口头上的安慰,也能让罗冰心里获得一丝慰藉。

  “你不要想太远了,罗锐去通城我看也是好事,让他在通城好好干,抽个时间,我把韩部长和卢卫红叫到一块儿,一起坐一坐,吃顿饭,也算是加深一下印象吧,他都要当副市长的人了,也该在省委领导眼里边留下深一点的印象了。”微微仰起头来,将自己的头靠在罗冰胸前那对饱满的凸起间,赵国栋温言道。

  罗冰心中一颤,眼眶也是一红,赵国栋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见自己在赵国栋心中的分量,虽然别人不知道罗锐和赵国栋之间因为自己这层尴尬的关系,但是对于赵国栋这个当事人来说,要让他去找安原省委组织部长,这对于赵国栋来说无疑是有相当风险的,甚至会危及赵国栋仕途上的前程。

  “不,国栋,不能那样????”罗冰话语尚未出口,赵国栋已经探手将背后的罗冰腰肢揽住,回抱了过来,深情的凝视对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姓赵的愧对你良多,难道连只是牵个线搭个桥这种事情都不敢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