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一节 内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一节 内部


  被赵国栋大手牢牢的揽住腰肢,坐在他的大腿上,罗冰全身一阵颤栗,双眸凝视,似乎要看穿赵国栋内心所想。

  “我和你在一起,这是我自已的选择,你不需要有半分内疚歉意,我是成年人,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想我所做的一切不是兴之所至,而是我心甘情愿的。”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罗冰竭力压抑着自己澎湃起伏的情潮,很认真的道:“真的,国栋,我和你在一起很快乐,很满足,我不奢求什么。”

  “嗯,我知道,所以我所做的一切也一样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不是毛头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赵国栋脸上浮起一抹戏蕉的微笑,他不想因为这个破坏难得的相聚气氛。

  “可是你去找韩部长,????”罗冰眉峥轻蹙,朱唇微抿,惹人爱怜。

  “怎么,你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么?请韩部长多了解一下下边干部的情况,近距离当面接触这种方式是最有效的一种,我当组织部长也这么久了,这种方式非常常见,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接到类似的邀请,吃顿饭,谈谈话,聊聊天,听一听下边领导干部对他自己工作看法和构想,这也是一种了解领导干部能力作风的方式。”赵国栋爱怜的拍了拍罗冰娇嫩泛红的芙蓉玉面,“当组织部长该怎么做,我比你在尔”

  被赵国栋这一句打趣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罗冰心情似乎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忸怩好扭动了一下腰肢,浑圆的丰臀坐在赵国栋腿上微微磨动,顿时就有着一股子一样的感觉袭来。

  昨夜的疯狂放荡还余韵未尽,一番言语又挑动了两人心中的缠绵情丝,赵国栋在手指早已经滑入了羊绒衫下的温香软玉里,文胸在他无比灵巧的手指下早已经褪落,把玩着那温润如羊脂玉般的**。

  “啥时候也来昆州住一住?”

  “我一个人?怕不大好吧?”罗冰粉靥如火,如翻滚的大白蚕扭动着身躯,黑色的羊绒衫连同着同色文胸一起被赵国栋翻卷着褪了下来,顿成一个半裸美人,赵国栋索性探乎下去卡住罗冰牛仔裤向下一压,连同亵裤一道录落下来,在罗冰惊呼声中,活生生一个大白羊便呈现在赵国栋面前。

  一手勾住罗冰双腿膝弯处,一手揽住罗冰玉背,赵国栋抱起罗冰便往卧室里走,“把若琳叫上一块儿,昆州温泉并不亚于宁陵,滋养肌肤,放松精神,一个周末就能让人恢复一星期的精气神。”

  听得赵国栋说把程若琳叫上,罗冰心中也是一松,两人去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风险,至少对于赵国栋来说也多了一分掩护,只是两女同行,免不了就有那胡天胡地之本,这也让罗冰心中既喜又羞。

  情浓春心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

  安都之行让赵国栋精气神都是为之一振,阴阳失和便会影响到情绪,赵国栋也觉察到了,从安都回来自已心情情绪弊一下子好了许多,这精壮男人一直憋着果真是要出问题的,阴阳调和,便滋润万物,人也一样,连部里人都说自己气色好看许多。

  孙幼来正式升任组织部副部长,排位在田永泰、廖刚和纪紫兰之后,但是仍然兼着组织三处的处长,丁华调任昆州市委副书记之后的处长职位也空缺了出来,暂时由一名副处长在主持工作,部里边人事出现了一系列变化也为部里边的流动带来了一抹清新空气,尤其是看到丁华出任昆州市委副书记这一显赫职位,更是让无数处级干部们都眼睛放光,赵国栋的手腕能耐开始在部里边处级干部们流传,而威信往往始于此。

  实际上赵国栋的威信早在慎南第一波人事调整之时就开始逐渐建立,新晋的组织部长往往都是附从于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这基本上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原则,尤其是赵国栋人不但年轻,而且是从外省调来,按照常理推断,至少一年之内这位组织部长应该都是属于夹着尾巴做人,努力和分管党群副书记密切协调好关系,但是赵国栋的所作所为颠覆了正常的规则和认知。

  如果说对省里边其它地市部门的人事掌控力度还不够深刻的话,那么秦力出任德洪市委书记,田永泰越过廖刚担任常务副部长,孙幼来出任副部长,丁华出任昆州市委副书记,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每一个节拍都是踩在了恰到好处,每一个任命似乎出乎人们预料之外,但是细细一想又无不在情理之中,聪明人已经感觉到如今的镇南省委组织部和以往的省委组织部有些不大一样了。

  昔日高永坤担任部长时,虽然高永坤在省里边也能说得起话,但是部里边出去的干部并不多,而副部长也大多来自其它部门或者地市,真正从部里边提拔起来的除了廖刚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而现在,不但部里干部要走出去担任要职,同样表现优秀者也可直接升任副部长,这不能不让部里边的处级干部们心思活络起来。

  跟着这位部长干,有想头,有奔头,就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处长副处长们眼睛里只剩下期盼和敬畏了。

  ....................................................................

  “部里边对丁华出任昆州市委副书记可是眼热得很啊,这段时间都在热议呢,赵部长,别说他们,我都是心痒痒啊。”

  纪紫兰笑着替赵国栋茶杯里注上水,这本该是潘巧的活计,潘巧这会儿刚巧出去拿记录本,部务会议气氛素来比较轻松,加上廖丹随宋国梁一起到南粤考察去了,剩下几人就更随意了。

  “哟,紫兰,没想到你也动心,早知道就让你去啊,我估摸着吴元济和池仲文对于咱们部里能去一个美女部长到他冉昆州担任市委副书记怕是举起双手赞同的,丁华就是长得再帅那也比不上咱们美女部长出马呢。”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嘻嘻,赵部长,我眼热是一回事儿,不过我倒是觉得部里这一回的人事调整的确起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对于部里边的工作氛围,尤其是积极性调动很大,流水不腐户枢不蠢,在这一点上,赵部长你提出来的合理流动的确很有意义,这一段时间我都在听到部里边的干部们在探讨这个问题。”纪紫兰落落大方的道:“不知道永泰部长你们有没有听到这方面的说法?”

  田永泰微微一笑,“还能听得少了?跃波,你们怕也听得不少吧?”

  樊跃波脸微微一热。

  他知道田永泰的意思,丁华出任昆州市委副书记对他刺激很大,要说孙幼来任副部长的确有些意外,但毕竟还有一个条件一点也不输于自己的丁华在前边,丁华担任处长比他早,担任部务委员的时间也比他长,丁华都没捞上,还得安安稳稳呆着,所以他心里倒也比较平衡,顶多腹诽两句说孙幼来命好正好赶上了赵国栋提出的要在基层锻炼过这一节罢了。

  但是丁华出任昆州市委副书记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就打乱了绝的心境了。

  这一段时旬他都是心神不宁,田永泰也看出了他心情的不对,找他谈过,他也很坦然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田永泰建议他最好找赵国栋直接汇报,上个星期他就想找时间向赵国栋汇报一下工作,没想到赵国栋星期四下午就请假离开了昆州回了安都,让他又是憋闷了好几天,都快要憋出病来了。

  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樊跃波一眼,看得樊跃波身上一阵发热,赵部长看样子是早就看出自己的心思了,可一直没有和自己谈,这里边可是有些深意,这一刻樊跃波也暗自警醒,若是这样沉不住气,没点定力,只怕日后自己还得在这个部务委员上呆不少时间了。

  “部里边不少干部们的确在诗论这个问题,赵部长提出的干部合理流动,多下基层锻炼磨砺,提高实际工作能力,这些意见部里人都很感兴趣,我觉得这也的确可以改善我们部里干部重理论轻实践的现象,我还觉得部里是不是考虑形成一个互动机制,比如选拔一些市县两级的优秀组工干部到我们部里上挂锻炼,开阔思路,增长眼界,同时部里一些处级、副处级干部也可以下到市县两级以及国有大型企业和高校中去锻炼,这对于他们的成长也很有好处,形成一个双向互动的交流机制。”

  樊跃波脑子很灵,揣摩到赵国栋的意图,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很是符合赵国栋胃口。

  “潘巧,夜白,跃波的意见值得考虑,我看你们办公室和政研室要就这个机制拿出一个东西来,我觉得可以在我们组织部搞一个试点,以加强干部培养锻炼,也算是多一条路径。”赵国栋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