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二节 不凡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二节 不凡


  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这组织部的工作虽然谈不上什么攘外,但是任何一个单位你要想把工作开展起来,安内却是必须的。

  赵国栋知道自己以三十五风这个年龄执掌一省之组织部,纵然是蔡正阳对自己青睐有加,但是外有本土势力的抵制,内部自己却是一片陌生,只怕要关会引来很多人无形中的抗拒,要想迅速打开局面,那就得拿出一番手段来。

  先前几个月的埋头调研,然后雷霆钧般的推动省委对各地市州的人事调整,然后把田永泰和纪紫兰牢牢的团结在自己身畔,算是勉强站住了脚跟,之后把孙幼来和丁华推下来,让大家看到前程曙光,这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抓住了部里边这些个科处级干部们的心。

  看来这一步效果很好,不仅仅是樊跃波现在是跃跃欲试,其它科处级干部们都是被自己的这一动作把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而自己把丁华推出去这一步让很多人都意识到现在的组织部和以往组织部不一样了,走出去就是海阔天空,这一点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

  一个单位必须要有一个流动的机制,只有充分让大家感受到机会和压力并存,才能真正把他们的潜力发挥出来,也才能最大限度的实现工作效率。

  既然到了组织部,那也得把组织部调理得顺顺当当才行,哪怕是自己干不了两年,那也得留下一个像样的摊子。

  进入十二月之后也就是各单位忙碌起来的时候了,各方面的工作都开始进入收官阶段,检查、考核、总结、以及各种会议都开始最强柒宇锣密鼓次第展开,作为省很领导,赵国栋自然民脱不开要参加各种会议,出席各种场合。

  全省组织部长会议召开在即,各项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赵国栋也把精力放在了这个对于一年一度组织部门最为重要的会议上。

  全省的组织部长会议一般都是放在年头岁尾,要么在十二月,要么在一月,根据情况而定,部里边在向省委汇报情况时就确定在十二月下旬召开,会期一天。

  “一切都基本上准备就绪了,与会人员将近一百八十人。”

  副部长孙幼来认真的介绍着情况。

  了幼来接任副部长之后,田永泰就把后期的准备工作交给了孙幼来,也算是一个锻炼。

  “嗯,这一次会议相当重要,也是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十一五规划意见稿之后的第一次组织工作会议,怎样让我们的组织工作围绕今后五年工作来推动促进,这一点要在工作报告中体现出来,永泰,办公室和政研室拿出来的报告你要在仔细斟酌一下,把好关。”赵国栋听完孙幼来的介绍之后点头表示满意,转过头来又叮嘱田永泰。

  我知道,工作报告基本上都准备好了,也就是还有一些具体细节还要斟酌一下,赵部长放心,问题不大。”田永泰说问题不大,那也就是肯定心中有底,前几年虽然是秦力负责把关,但是具体操作准备还是他在负责,只是最后交给秦力过一过目。

  “那就好,这一次会议很重要,说实话全省各县区的组织部长我也认不完,我倒是希望借助这次会议能熟悉大半吧?”赵国栋这话一出口,会议室里气氛也就松了下来,意味着这次专题会议基本上进入尾声了。

  “赵部长,你一下子怎么可能认识完?一百我号人呢,而且现在县里边人事调整也比较频繁,没准儿今天是组织部长,明天就是县委副书记了,你根本不可能全都认识,能把一些重要县区和特殊县区的部长认识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就算是原来永坤部长当了这么多年组织部长,他也没办法都认识。”纪紫兰摇头表示这不现实。

  “我记忆力不错,基本上见一面,谈过几句话就能有点印象,当然就像的全部认识可能有些难度,但是我还是争取尽可能的多认识多熟悉一些。”赵国栋也知道这有难度,但是作为组织部长,下属你都不认识,也有些说不过去,只是滇南是大省,一百三十个县市区,委实也有些难为人。

  “会期只有一天,赵部长,你那有那么多时间来熟悉?”

  廖刚也插话道:“那还是得通过时间积累才行,要么就得要经常下去,要么就得经常听取他们汇报工作,只有这两个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嗯,老廖说得没错,这都需要时间。”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只是觉得自己当这个组织部长不太合格啊,连下边部长们都认不全。

  说实话赵国栋也感觉到自己担任这个组织部长还是有些偏离,组织部组织部,除了管干部,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组织建设,而组织建设一般说来是由常务副部长亲自抓,足见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但是外边人看到的都是干部工作的重要性,眼红的都是干部考察和监督的实质和权力,对于党务和政权建设中一项最基本的工作----组织建设工作很多人却选择性的忽略了。

  田永泰担任常务副部长之后由于赵国栋也是初来乍到,加上还有一个副部长缺位迟迟没有补上,又正好赶上全省连续两波认识大调整,使得他的主要精力还只能放在干部人事工作上,而现在随着孙幼来升任副部长,赵国栋本人对工作也部里工作也日趋熟悉,按照惯例田永泰的工作重心也该要归位了。

  赵国栋和田永泰也研究过,在此次全省组织部长会议之后也就要重新调整部里工作分工,田永泰负责主持部里日常工作并分管组织建议工作和办公室、政研室工作,纪紫兰分管干部队伍建议,孙幼来分管干部教育和监督以及机关党委和老干、后勤工作,廖刚依然分管人事厅那一摊子。

  可以说部里边的一切安排也就要随着全省组织部长会议召开之后就要尘埃落定,届时新一届组织部班子经过这将近一年的整合才算是真正成型。

  “昆文高速公路项目终于过了!"叶庆川兴冲冲的闯进赵国栋办公室时,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刚才韦书记从京里给我打了电话,国家发改委主任会议刚过,已经正式报道了国务院,就等国务院常务会议过了。”

  “唔,这么说就等程序过了?”杨彪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赵国栋心中也是暗自嘀咕。

  虽然前期自己也做了不少工作,但是国家发改很那边始终没有松口,自己发动各种关系在媒体上引发的一系列争论甚至为自己都招惹了不少注意,但是国家发改委还是借口这样那样的原因拖着不上主任会议研究,杨彪带着省发改委主任和韦文明已经在京里呆了一个多星期了摆出了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总算是收到了成效。

  “嗯,理论上是如些但是也不好说,毕竟昆文高速公路这个项目是计划外的东西,钱副总理据说开了口子,首肯了这个意见,要不发改委大概也不敢过这个项目。

  叶庆川眼里闪动着一些不为人觉察的光芒,不过赵国栋却知道对方心中的怀疑,很显然他是得到了毕秘书长传递过来的消息,对自己的背景能力更是充满了怀疑。

  钱越不是随便替什么人什么项目说话的人,尤其是像昆文高速公路这样的项目,投资大,回报低,风险高,在难以吸引到投资者的情况下,只能带着尝试性质的搞boot示范,这就有点吃螃蟹的味道,突破某种界限固然可以打着搞创新试点的旗号,赢得一些好评,但是在政治上风险依然不可小觑。

  “我觉得咱们国家迟早要走这一步,实际上BOOT对于那些无关大局的项目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尤其是只要在附件中备注一些附加条件,我想可以很大程度化解所谓政策上的红线风险。”赵国栋谈谈一笑,“螃蟹也总要有人来吃不是?文城能当一回吃螃蟹者,我看也是好事,至少给外界释放出的信息证明我们文城在改革开放政策创新走到了前面,这个噱头有时候还真能吸引到一些投资者前来。”

  见赵国栋说得很轻松,言语中也是滴水不漏,听不出半点其他东西来,叶庆川也就收敛起其他心思,把注意力重新回到昆文高速公路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