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宁陵干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宁陵干部

  “我还以为你真能忍多久呢,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里了!”赵国栋将手中的签字笔插进笔筒里,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局促不安的年轻男子,笑吟吟的道:“说清楚,今天是来看潘巧顺便看我,还是专门来我这里?”

  “赵部长,瞧您说的,弄得向军都不敢抬头了,他是专程来看您的。”潘巧也浅笑着替向军泡上茶,一边帮着对方圆场。

  “哟呵,至于这么腼腆么?当了这么久的县长,难道还没操练出一张厚脸皮?”赵国栋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可是听说你在河口镇当党委书记时是能说会道,要不那茶叶市场怎么会落户河口?”

  “赵部长,县里边事情多,平时来昆州没有时间来您这儿,我来了两回,每回你都不在,所以一直也没有碰上您。

  ”年轻男子比起赵国栋来还要小一两岁的模样,剪一头寸头,显得精神抖擞,皮肤黝黑,显得格外精悍,只是在面对赵国栋时显得有些放不开口“嗯,没关系,我开个玩笑,向军,在弥阳干得怎么样?弥阳是红山经济强县,你到弥阳挂职任副县长,那就得拿出点冉们宁陵干部像样的东西出来啊。”赵国栋挥手示意潘巧也坐下,能和宁陵过来的干部一起坐一坐,赵国栋心情也很好。

  向军是当时过来的两个科级干部,现在潘巧已经是正经八百的副处级干部,而且还主持着部里边办公室的工作,说得再直白一点.跨进处级干部的序列也就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向军在弥阳县担任副县长,分管工商业和招商引资,这是惯例,对于经济发达地区来的干部,一般说来都要把招商引资这一块扣在他们头上,至于工商业这一块,那也是赵国栋调到滇南担任组织部长之后弥阳县委县府才调整的,自然也有些讨好赵国栋的味道在其中。

  不过向军并没有因为这些外在因素受到影响,在分管招商引资时就已经拿出了几项漂亮的成绩来,弥阳素以煤炭资源丰富和制糖业为主打,经济结构相当单一,但是地理位置却正好处于红山州北大门,成为昆州和红山之间的枢纽,商贸流通业有着先天优势。

  向军出任副县长之后边积极推动物流产业的发展,甚至跑回了宁陵引来长富集团到弥阳看点,一力要椎动弥阳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建设和产业结构转型。

  长富集团在于传化集团和合作打造宁陵物流中心之后尝到了甜头,也开始将精力向物流业倾斜,现在有机会踏足滇南,哪还能没有兴趣?很快就和弥阳县达成了投资六千万元建设长富弥阳物流基地的意见,并且还取得了长富弥阳物流基地建成之后可以和传富宁陵物流中心共享资源信息实施战略合作的可能,这既可以让传富物流的势力范围向滇南扩张,进一步壮大实力,又可以使得长富弥阳也获得快速发展机遇。

  向军现在分管工商业之后更是卖力,很是让弥阳县委县府有些懊悔怎么不早点把工商业这一块交给向军。

  宁陵到慎南交流锻炼的干部在十月底就已经到期了,照理说也就该各自归位了。红山州的干部已经回了红山,不过早已经物是人非,吴元济已经到昆州担任市委书记,而李庆升任州委书记,他对于吴元济派出去这批干部并不十分感冒,但是对于宁陵到红山来交流锻炼的这批干部却十分感兴趣。

  当然让李庆感兴趣的原因有二,一来这批干部都是赵国栋任宁陵市委书记时过来的,免不了都是赵国栋比较喜欢的干部,二来这批干部和以往其他地方或者上边下来挂职锻炼的干部不一样,基本上都能独当一面,交给他们的工作都能够拿出一番成绩来,短短一年时间,能真正赢得地方上的认同,这殊为不易。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红山州委也像滇南省委组织部提出挽留这批干部,认为这批干部在红山州干得很出色,希望这批干部能够留下来,当然这要征得本人的同意。

  赵国栋同意了红山州委的意见,如慕宁陵交流过来的干部本人愿意留在红山工作,滇南省委组织部可以和安原省委组织部协商调动事宜。

  最后结构就是霍云达和向军留下,而潘巧则在之前就已经正式调到了滇南省委组织部,不在这一批之列。

  向军也是正式调到滇南之后第一次来见赵国栋,身份不一样了,他现在是正经八百的滇南干部,弥阳县副县长,面见赵国栋这个执掌一省干部命运的省委组织部长虽然说不上是诚惶诚恐,但是也有些心境不一样了。

  赵国栋对于向军是相当看好的,在弥阳的表现足以证明他的眼光没错,而李庆在向赵国栋汇报工作时也有意无意提及州委会在近期考虑要给向军加一加担子,赵国栋猜测红山州委是准备让向军进入县委常委,以此来向自己示好,拉近他和自己的关系。

  在吴元济出任昆州市委书记之后,李庆也明显加快了向赵国栋靠拢的步伐,或许他也意识到了赵国栋在蔡正阳心目中的分量,组织部长如果得到省委书记无条件信任,那么也就意味着在干部人事调整上,组织部长几乎就是无敌的,任何人忽略了这一点他就要付出惨重代价。

  不过赵国栋对于李庆的话语没有理睬,在赵国栋看来向军的任用问题是红山州委的权力,既然你们红山州委希望宁陵交流干部留下来,自然也是对这批干部的使用有自己的构想,怎么使用无需向自己报告,进不进常委不重要,关键在于要人尽其才。

  当然赵国栋也并非对向军不关心,在他看来,向军用自己的能力和政绩证明了自己,无需自己再去指手画脚一番了,李庆不是傻子,他应该考虑得到这其中的关节。

  “赵部长,这一次来看您,顺便也是想打听一下昆文高速公路的事儿,听说国家发改委已经过关了,不知道这条路估计什么时候能够开工?”向军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在赵国栋面前最好还是老老实实有啥说啥,这是潘巧给他的建议。

  潘巧和向军一起在红山挂职期间关系一直保持得不错,两人也经常电话联系,有时候潘巧还要到弥勒来做做客,现在潘巧调到了部里边,成为了近臣,这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也希望赵部长身边能够有一个和自己关系熟络的人,这样日后各方面工作也好开展,要想进步那也要方便许多。

  “我说呢,向军你来就是打听这事儿吧?嗯,还算老实。”赵粤栋也乐了,这家伙进来就是开门见山,他倒是挺喜欢对方这种直爽性格。

  “嘿嘿,赵部长,我们都是跟着您出来的,再咋也不能给你丢脸不是?我在弥勒工作,人前人后走有人提及您,给我们压力也很大啊,工作干不好,那就是给您塌台啊,所以我们没有其他路可走,只有好好的干,玩命的干,干出成绩来,让人家没话说,只能竖大拇指,说也只能说不愧是赵部长您麾下出来的人。”

  向军的口才本来就是一流的,只不过他从花林过来,唐耀文也免不了交待赵国栋的喜好,而潘巧也专门提醒过他,要他没有必要刻意在赵国栋面前去表现啥,做好手上的事情就比什么都强,赵国栋随时都在关注着这批从宁陵过来的干部,所以他不想在赵国栋面前表现得太过于浮躁。

  这番话说得恰到好处,让赵国栋心里也是相当舒坦,人难免有些虚荣心,宁陵过来的干部都能扛起重担,受人夸赞,他这个昔日的市委书记自然也是脸上有光,哪怕是破格提拔那也是有底气。

  “行了,向军,你就别在我这儿王婆卖瓜了,我知道你在弥勒干得不错,不过我记得这建设这一块不是你分管的工作啊,怎么也关心起来了?难道你们县委又调整了你的工作分工?”赵国栋随口道。

  向军心中一热一喜,赵国栋对自己的工作分工都是了如指掌.足见他对自己的关心,这也让他有些感动,“赵部长,我虽然没有分管建设交通这一块,但您也知道长富集团现在落户弥勒建设物流中心,这是我牵线引进来的项目,他们对于昆文高速公路项目相当关注,因为这对于他们的物流基地可以说是一条命脉啊,这也决定了他们的投资规模,如果说昆文高速公路已经敲定,他们就打算追加二期投资规模,整个物流基地可能会投资达到一点三个亿,要成为慎东南这个交通节点上最重要的物流基地,而且我现在还在琢磨邀请江淅商人来我们弥勒考察农业投资这一块,发展绿色农业,我们弥勒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您也知道江淅那边的上任对软硬环境要求都比较高,而道路交通也是一个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