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五节 师弟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五节 师弟

  向军思路很开阔,而且胆子大,做事雷厉风行,像长富二品落户弥阳的物流基地项目也是长宴集团西进内陆的第一步,就是他跑回宁陵到孙长富那里去百般撺掇而成。

  其间孙长富到慎南来考察期间也专门到昆州来拜访了赵国栋.赵国栋也鼓励对方大胆到慎南来投资发展,认为长富集团不应困守宁陵应该向省内外拓展市场,尤其是向长江沿岸和内陆腹地拓展,现在长富集团在长江沿岸布局已经成型,那么就该利用这条足以带动东西的动脉在向南北辐射,物流业在今后十年间将会获得巨大发展,而内陆地区有着广阔的市场,长富集团已经先行一步.那么就更应该抓住这个时机。

  孙长富对于赵国栋一直是抱着一种既敬且畏的心态,在宁陵赵国栋给他上的那一课让他在心里留下了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甚至可以说是阴影,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刀枪不入油盐不进,只可顺不可逆,只可成为朋友,不能成为敌人,这是孙长富得出的结论。

  正是基于这个理由当向军跑到长富集团来招商时,他并没有不屑一顾或者随便打发掉,从花林出来的干部而且是到滇南交流去了,这中间自然有很多隐藏在背后的东西可供琢磨。

  稍加了解孙长富就得知向军是赵国栋担任市委书记时点名到滇南交流去的,而现在赵国栋更是担任了滇南省委组织部长,向军回宁陵老家来招商引资,也给了孙长富无限遐想。

  赵国栋前程不可限量,这是孙长富认定了的,没准儿哪天也许就杀回马枪到安原了,纵观赵国栋的发迹史,杀回马枪然后再进一步已经成了经典战例了。

  所以孙长富甚至不惜降尊行贵亲自到红山弥阳一行,考察弥阳投资环境,红山州方面对这位名列福布斯榜的大人物给予了相当高的接待规格.州委书记李庆和代州长齐鹏以及弥阳县委县府主要领导亲自接待,这也让孙长富颇为满意,最终促成了长富弥阳物流基地项目的敲定。

  在签约之后孙长富才来正式拜会了赵国栋,赵国栋也对长富集团落足滇南相当环境,孙长富也感受到了赵国栋发自内心的高兴,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

  谁能给他所在的地方带来实质性的东西,他就认同谁,这是一个纯粹的功利性角色,当然他并不是为他自己.但这种人往往比那种自顾往自己腰包里填的角色更难对付更难结交,但是一旦他认定你这个人值得进入他的圈子,那么你就有幸了。

  这是孙长富离开滇南时的得出的结论。

  赵国栋自然不清楚孙长富来弥阳投资的心路历程也是这般复杂,在他看来长富集团到滇南投资就是一个纯商业行为,弥阳值得投资,而向军恰如其分的邀请到了孙长富,于是化合反应产生,项目敲定落地。

  “唔,这例是一个问题,长富弥阳物流基地是孙长富在慎南布下的第一个棋子,不容有失,当时他来我这里.我也向他保证过滇南省委省府会尽全力帮助昆文高速公路项目尽快敲定,他也很感谢滇南对长富集团的重视,现在已经到了最后一个环节,我相信这个项目的争议会在一个月内尘埃落定。”赵国栋想了一想道:“你们弥阳县也不要太过紧张,昆文高速公路经过你们弥阳肯定会给你们弥阳带来很多机遇,在这一点上向军你分管工商业这一块,更要有超前的意识和规划才好。”

  潘巧一直在旁边没有插进他们的话题,在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她素来不会轻易开口,赵国栋性质很高,和现在正在县里干得风生水起的向军聊得很投缘,自己需要做的就是适时插话调剂气氛,帮助他们的谈话顺畅进行,尽兴而谈。

  一直到时间已经逼近十二点,潘巧才很巧妙的暗示两人该用午餐了,她已经在食堂里专门安排了一顿简餐.这让赵国栋和向军都很高兴。

  丁立强有些郁闷的列队站在门厅处,妈的,这一站就是一个小时,昨晚加班到凌晨两点过,这一大早就爬起来,穿得人模狗样的就站在这里喝西北风,说是等什么狗屁省委领导要来视察调研,却把他们刑侦支队一帮人美梦活生生的给打断,来起来在门厅里当摆设。

  “姜支,这帮领导干部什么时候来啊?咱们一帮兄弟们还等着回去补觉呢!”丁立强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泪水.腹中空空,这又一站就是一个小时,一直说要来了要来了,却半天不见人,“他们不来,我们不是也只要在这里蹲下去?”

  “大丁,你就别在那里唧唧歪歪了,能把领导盼到那也不容易,这一次听说也是省厅周厅长好容易请到的大神,大老板也是在厅党委会上争取到这第一站到咱们昆州市局,据说还和**总队的何总队闹得很不愉快呢。”搭话的是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姜鸿,一个浸淫刑侦战线二十年的老刑侦,也算是把丁立强一手简拔起来的半个恩师,“我听大老板说这一次是新来的组织部长亲自带队下来调研,据说把省编办一帮人也带着,大老板还不是一大早就在这里站着,你没看池市长和新来的丁书记都早不早就在大门上候着?”

  姜支所说的大老板是指省公安厅副厅长兼昆州市公安局局长王铁,这会儿正陪着昆州市代市长池仲文和市委副书记丁华、昆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郭宗林站在大门上聊着天。

  “这帮家伙是吃饱了撑的,来咱们这里干啥?他们来是能给咱们局里拨三五百万经费,还是能给咱们拨拉一批装备?弄得兄弟们肚里空空如也,却还在这里傻站,要不姜支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来?”丁立强看了看门口,虽然冷风凛冽,但是一帮领导都还是挺在那里,平时哪见到过他们这般作势,今儿个耳是够味道。

  “嘿嘿,听大老板说这一次调研可是有些搞头,咱们市局编制本来就不足,而且级别待遇也低,大老板为这事儿也找过厅里和市里边好几次了,但是两边都是东推西阻,这一次也是碰上机会了新任的组织部长据说是原来也搞过两年公安工作,要来省厅调研组织建设和机构编制工作,被大老板争取到先看我们昆州市局了,这个机会不容易。”姜鸿还是对情况还是比较了解,“对了,大丁.听说新来的省委组织部长也是你们安原那边调过来的,还搞过公安呢。”

  “哦?也是我们安原人?还搞过公安?叫啥名字?”丁立强也没在意,“那是不是得对咱们公安好一点?”

  “叫赵国栋,好像是安原那边哪个市委书记过来的。”姜鸿随口道。

  “赵国栋?这名字倒是熟啊,我在安原警专书时的武术队里一个师兄也叫这名字,看来这名字大家都觉得好,国家栋梁,都爱取这名字了。”丁立强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国梁国栋,都是好名字啊,咱们省里边领导看来都是国之栋梁啊。”

  “是么?没准今儿个来的领导就是你昔日的师兄呢。”姜鸿也笑了起来。

  “是么?我都离开安原十来年了,当初跟着媳妇儿到滇南来就被同学们说是重色轻友,这么多年过去了,和那边的同学也没多少联系了,还真挺怀念他们的。”丁立强也有些感慨,摇摇头,“算了不说了,姜支,咱们兄弟几个是真快要饿昏了.这领导不来,咱们也不能不吃饭不是?咱们就在门口弄点东西吃行不?”

  “得了,你就别给我没事儿找事儿了,一刽匕领导来了,你们东缺一块,西拿一坨,这队伍还像样?你不是故意让我去吃排头?”姜鸿麻杆一样的身材却是刚硬得紧,头摇得给拨浪鼓一样,“好容易大老板心情不错,这要给弄砸了,那咱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姜支,可兄弟们昨晚熬了一夜,好容易睡几个小时又被你给拉起来当差,这都站了一个小时了,撑不住了,我们就在这前面出大门拐角处那家米粉店吃碗米粉就回来,十分钟搞定,姜支,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丁立强嬉皮笑脸的缠着姜鸿。

  姜鸿犹豫了一下,手底下重案大队的这帮兄弟们的确也相当辛苦,刚从宁安那边回来,西山这边又发了大案,这又没日没夜的投入工作,好容易昨晚才算把人逮齐了,昨晚送进看守所,这局里边又要临时拉夫凑凑场子,也只好把他们这几个还在队里宿舍睡觉的给叫起来,实在有些对不住他们。

  “姜支,你就行行好吧。”其他几午年轻人也都叫嚷起来了。

  姜鸿终于禁不住这帮年轻人死磨硬缠,答应了他们,要他们赶快去吃碗米粉就回来。

  拿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