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八节 往事如烟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二十八节 往事如烟

  丁立强有些懵懵懂懂的被一大群人推推搡搡的弄到了办公室,包括支队政委裘德方和姜鸿在内,一干重案二大队的兄弟伙们更是目光中慢是惊奇和艳羡,几乎就要掰开丁立强嘴巴,让他说说他和新任的省委组织部长怎么就会混到师兄弟的份上。

  看见包括政委在内的一干支队领导们都是满脸热切的望着他,丁立强真有些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十多年前的事情,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尘封就像一下子被拂去了覆盖在上面的灰尘,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赵国栋和丁立强在警专的学校里关系的确不错,武术队本来就是一个范围很小的群体,统共也就是那么十多二十号人,一般说来三年警专里,新生进武术队的很少,更多的是在第二学年里,不过丁立强自小喜好武术,有点底子,所以也就在第一学期就里就被选进了武术队,那时候赵国栋已经是警专武术队里有些来头的人物了。

  不过赵国栋在武术队里其他事情上并不怎么爱出风头,但是每一次武术队内部切磋,谁要想在赵国栋手上讨得好去那基本上是痴心妄想,丁立强进了武术队之后仗着自己有些武术底子,也还是有点自傲,也曾尝试着和赵国栋较量过几回,结果不言而喻,都是鼻青脸肿的败下阵来,让赵国栋小有名气的是他摘下了警专里被誉为那一届几朵花之一的唐瑾。

  赵国栋要说模样、家世和成绩,无论在哪方面来说都只能列为普通人,除了手底下功夫有几下子外,其他都不值一提,但警专里不是靠会几手拳脚功夫你就能称王称霸的,迳是半军事化队伍,一样受到社会影响,省厅子弟,学校子弟,还有在父母在地方上有那么一官半职的,或多或少都能受到学校里青睐,赵国栋的条件根本就排不上号。

  唐瑾好像是安都市公安局的子弟,加上人生得漂亮,在学校里自然就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公主,高年级和同年级里有几个省厅子弟和安都市里有些关系门道的,都在打唐瑾的主意,但是最终都未能得逞,却被貌不惊人的赵国栋摘下,不能不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赵国栋成为警专里风云一时的人物。

  丁立强跟赵国栋熟悉起来也是因为在武术队里几番较量之后,当时的他也觉得赵国栋虽然貌不惊人,但是很有点铁血男儿的味道;做事绝不拖泥带水,说到的事儿就一定能做到,就像说要把唐瑾追到手,最终就把唐瑾追到手了,这也让武术队里一帮人都是颇为佩服。

  而且赵国栋此人性格也很是豪爽,虽然家境也算不上好,但是只要武术队的兄弟伙们敲竹杠敲到他头上,他也总不推辞,尤其是以他追到了唐瑾为借口,更是百敲百准,两句话一说,那就是胸脯一拍,晚上警专大门外的金盾酒家就能搓上一顿儿,让一干武术队的兄弟们都是乐此不疲,一直到他毕业离校。

  赵国栋毕业离校之后听说分配得并不好,回了老家县里,后来又听说下了派出所,再后来丁立强就被女朋友家里找关系调到了滇南昆州下边一个县公安局里,凭着自己工作才一步一步得到市局刑侦支队领导赏识,调进市局。

  一晃就是十多年,丁立强觉得自己在昆州市局也还算混得不错,三十五岁担任重案二大队大队长,实职副科级干部,虽然听起来有些寒碜,但是在公安队伍里已经算是不硭的了。

  但是今天见到赵国栋,他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位师兄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就连大老板在他面前也得低眉顺眼,来昆州市局那也是听取工作汇报,调研工作,帮助市局解决实际问题,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姜鸿是最觉得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丁立强会和新任的省委组织部长时校友,而且称兄道弟,虽然只是师兄弟,但是这也未免太离奇了。

  狐疑的目光在丁立强身上转了几圉,姜鸿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大丁,这赵部长真和你是校友,安原警专毕业的?”

  丁立强犹疑了一下才点点头:“嗯,他比我高一级,在校武术队里也是个人物,功夫挺好,他毕业之后好像分回老家公安局里,后来的情况因为我到漠南这边来了,就失去了联系。”

  “大丁,真是想不到啊,赵部长居然还是公安出身的,而且还是和你一个学校毕业的,你说说他是怎么当上咱们省委组织部长的?”裘德方也是感慨不已警察出干部不多,而且路子很狭窄,一般也就是在公安这个行道里,千得好顶多也就是在政法这条线上期跌,要跳出政法行道少之又少,但是这位赵部长似乎却颠覆了这个惯例。

  其他同事们也是围着丁立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个问题,这个事实实在太出乎意料了,成为话题是必然,也是支队长在参加市局党委的汇报会议,要不没准儿也要来参加这场讨论。

  段自立是在昆州市公安局警令部副主任陪同下来到刑侦支队办公区的。

  之前他也只知道老板是公安出身,但是也只是干了短短两三年公安工作就脱离了这个行道进入政府部门,而且还是在安厚的事情了,没想到在漠南也能钻出来一个老板的警专同学,而且看样子老板和他关系似乎还不薄。

  看见一大帮人簇拥着丁立强询问个不停,段自立也有些好笑,但是他也能理解,毕竟都是同事,突然冒出一个组织部长的同学,这还不成天大的新闻?

  警令部的副主任把对方叫了过来,段自立也不多说,把老板的话转达给了对方,拿到了对方的电话,然后要了对方的电话之后又把老板的私人电话告诉了对方,叮嘱对方这个电话属于老板私人电话,要他不要随意泄露。

  一直到段自立离开,丁立强都还有些迷迷瞪瞪,似乎还没有从其中回过味来,领导同事们又围上来一阵询问,丁立强也不好多说啥,只说是赵国栋秘书,要了备己电话,也没有说其他啥,一f人免不了就是恭喜祝贺,说丁立强能攀上这株高枝儿,那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弄得丁立强哭笑不得。

  一晃十多年了,赵国栋走到现在这一步,性格脾气有什么变化,他无从得知,但是也可以想象得到,现在的赵国栋肯定不是昔日武术队的那个师兄了,能当到组织部长,只怕这十几年里赵国栋都是在官场上颠簸浸淫,才能站到今日足以决定无数人命运的位置上。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只怕这一次局里边的调研接待一结束,自己的命运可能就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从政委和善支眼里那复杂微妙的神色丁立强也就能感受得到这种奇异的变化,虽然他们没有明言,但是对自己的亲近劲儿已经遁露出来了。

  “还是就叫我师兄吧,这里就我们俩,很久没有听到这称呼了,真是很亲切,很有味道。”赵国栋脸上还流淌着一丝说不出的神色,似乎很是留恋先前那一阵畅谈掀开尘封记忆的快感,能够在滇南遇到这样一个昔日的学弟,真是不容易,而且是武术队的师弟,昔日的种种像潮水一般涌入赵国栋脑海中,让他心境从未有过的动荡飘忽。

  “嘿嘿,那好,我也觉得叫师兄来得亲切,叫赵部长听到怪别扭的,也没有那股子味道了。”丁立强虽然大大咧咧,但是脑子却反应很快,能够和赵国栋单独坐在一起促膝长谈,虽然对方只是想要回忆一些往事,但是这样的机会怕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至少连王局长和金支队都专门来问了问自己,足见自己和赵国栋这一场师兄弟情谊带来的巨大影响。

  “唔,日后只有咱们俩体就叫师兄吧,在外人面前,那就该叫啥就叫啥,谁让咱们都得带着一层壳子生存呢?”赵国栋很欣赏丁立强的机灵,“你老蕃就是那时候在师大好上那个吧?现在在哪儿工作?”

  “嗯,我还能换马?就是那个,她在昆州一中教书。”丁立强笑赵国栋脸色有些古怪,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还好吧?好像在安都市公安局工作,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丁立强看见赵国栋表情就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想一想也知道那学校里的情侣能有几个成的?自己这会儿提及不是找没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