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节 毒蛇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节 毒蛇


  丁立强的提拔对于赵国栋来说说举手之劳都是夸大了,事实上不需要他举手,自然有人心领神会,像王铁这种深谙官场规则的人,这种机会他能不抓住?当然对方的调整也是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丁立强已经是担任两年的副科了,调整到同属副科的西岭分局当副局长,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谁还能来找这碴儿弄得不愉快?

  只不过两个星期之后就调整到位,不能不说昆州市公安局的“雷厉风行”高效率,不过赵国栋倒是并不感到惊奇。

  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拉近和赵国栋的关系,王铁这种副厅级干部更是如此,关键那一步也许就是赵国栋这个儿组织部长所能决定的.甚至他能不能留在昆州继续兼着市公安局局长位置,也许就是赵国栋一言而决的事情。

  元旦节赵国栋抽时间飞了一趟南粤,在羊城霍韵白那里小住了两天,也看了看青涛。

  翟青涛长得很健康,模样儿更体着她母亲,当然也免不了有着赵国栋的影子。翟韵白视若拱璧,高薪聘请的菲佣素质不低,一口英语说得相当流利,连带着崔青涛嘈嘈呀呀中也是国语夹杂英语,听起来格外好笑。

  孩子对于赵国栋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当赵国栋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是一下子就意识到这个男子就是她的爸爸,当她发现其他人都有爸爸而自己没有时,内心中总有一种期盼,问及母亲和阿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在自己身边时,翟韵白总是无言以对,而赵国栋的出现无疑弥补了她内心的空白。

  赵国栋好好的陪了陪孩子,当然免不了要告诉孩子自己的工作特殊在外地,无法和她母亲在一起云云,他能做的也仅止于此,他答应给翟韵白一个完整的孩子,但是缺乏父爱的孩子无疑是不完整的,所以他必须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霍青涛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和巨大的风险,即便是崔韵白和翟青涛已经属于香港居民,但是这种潜在的风险依然随时可能把赵国栋拉下马来。

  如果说单单只是和什么女人关系牵扯不清,到了赵国栋这个层次,已经很难用这个似是而非的因素来**一个副省级干部了,但是如果你和妻子以外的女人有了一个孩子,那又另当别论,因为这就是真凭实据,组织不会容忍一个高级干部腐化堕落至此。

  铁的组织纪律不会考虑你个中什么原因,也不会因为你是什么人而放你一马,至少在政治前途上可以将你彻底枪杀。

  虽然赵国栋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翟韵白和翟青涛已经定居香港,崔青涛日后生活学习也更多的是在香港那边,甚至可能到国外,但是这毕竟是个事儿。

  当然赵国栋并不后悔,他没有能给翟韵白一段完整的感情,也没有能给翟韵白一个完整的婚姻和家庭,那么一个孩子也许就是最能弥补这个女人心灵的慰藉,即便是风险再大,他也要扛起这个责任。

  不过让赵国栋困扰的还有其他人,像罗冰、古小鸥,也许罗冰还能想得开一些,但是古小鸥这个丫头的思想却很难把握,她曾经说过当她觉得独身生活已经不适合她时,她会想要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只是能是自己给她,这句话赵国栋一直记着,没准儿哪天古小鸥就能这事儿给翻出来。

  女人能给男人带来无尽的快乐和幸福,但是一样会带来无尽的烦恼和危险,赵国栋觉得在自己身上这一句话显得格外突出。

  年轻时候风流种种带来的后果,那么现在就要考虑如何来弥补,虽然并不后悔,但是你总得要面对,你也不可能将过去一切彻底割断,割断历史就是背弃现在,这是谁说的?赵国栋想不起来了,但是他认同这句话。

  陈大力吐出一口烟圈,静静的注视着那个从雅阁车里钻出来的丰腴丽人,对方进了航空公司的订票处,看样子可能是要去订机票。

  守了这女人两年了,连手底下几个老弟兄都有些腻了,觉得自己像是中了魔似的,就一门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下功夫,甚至还有兄弟说,如果自己真是想上这女人,那还不如瞅个机会在外边把这女人给霸王硬上弓给上了得了。

  把他陈大力想成什么人了,没错,他陈大力是想上这个女人,想着这个女人浑圆饱满的丰臀,和那外衣内包裹着的无人能及的大**,陈大力心里边就发痒,再想到这个女人就心甘情愿的躺在赵国栋胯下婉转承欢,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想要爆发的冲动。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陈大力不是那种管不住胯下那话儿的鲁莽角色,这女人不简单,如果真的被自己奸了,只怕自己这一辈子就要在逃亡中过日子了。

  要干就得干像样,他要让赵国栋为此付出代价,他要因此而财源滚滚,他要让这个女人一样乖乖的躺在床上让自己**她,他要干的就是这事儿,当然这一切得建立在自己所谋划的一切得手的情况下。

  这事儿的确不易,赵国栋这个家伙比狐狸还精,自己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守着这个女人,自己也一样有其他活计要干,手底下这么大一帮兄弟都要讨生活,没点工程业务不行。

  要说现在自己混得也不算差了,桑塔纳已经换成了崭新的雷克萨斯G430,手下兄弟们也都鸟枪换炮,帕萨特、君威都玩上了,但是想想连这个女人都能开上雅阁,陈大力内心深处的那种恶毒心思就忍不住在发酵。

  凭什么?自己开雷克萨斯兄弟们玩帕萨特君威那是没日没夜的揽工程拉活儿找来的,甭管自己是用什么手段,见不见得光,但是至少自己是担了风险,踩了钢丝,用了脑子,刀口舔血拼来的,这个女人凭什么开雅阁?就因为她是赵国栋的女人?

  这不公平!

  虽然这个世界充斥着不公平,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陈大力就想要玩一个“公平“。

  “三毛,你进去看看,看样子这个女人是要去订飞机票,你去看看这个女人订到哪儿的飞机票。“陈大力推了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穿着皮夹克的年轻人。

  “力哥,又让我去?这女人会不会认出我啊?咱们这都跟踪了这女人多少次了,都是些狗屁倒灶的鸡毛事儿,你也不嫌腻味?你要真想上这个女人,还真不如找个机会刀刀刀”被叫做三毛的男子挠了挠脑袋,有些不乐意的道。

  “滚!你懂个屁!你力哥的事儿还用你来教?”陈大力没好气的道:“你没想过你力哥这么些年来一直没有放过这个女人是啥原因?你以为你力哥就真是想上这个女人那么简单?你也未免把你力哥相得太窝囊了。”

  “那力哥你还这么执着??刀刀”三毛也是怔了一怔。

  力哥这么些年来带着一帮子兄弟在安原省里讨生活,很是拿下了一些工程,不能不承认力哥的本事,瞅准一个工程,认准一个人,就盯准对方,花下血本来跟踪吊着,一个月不行,三个月,三个月不行半年,最后总能从目标身上挖出一点东西出来,最后总能利用这些东西来达到目的,可以说无往而不利。

  “我执着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啥时候见到大鱼一下两子就咬钩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告诉你三毛,别学着你哥那毛躁劲儿,要想干大事儿,就得有点耐心毅力,就得有点儿韧劲儿狠劲儿,跟着你力哥**,日后有你好日子过。”陈大力冷冷一笑,拍了拍车座,“这雷克萨斯不算啥,小**的东西,等一等你力哥就要换宝马7,要不就是奔抛田,这车就交给你哥俩来用!”

  三毛脸上泛起一阵红光,这雷克萨斯太棒了,他早就想尝尝,可是这是力哥的座驾,才买回来没几天,一百多万,可没两天就听得力哥说买糟了,这是**货血统不够高贵,不如买大奔,可三毛不在乎,这车气派,跑起来又快又稳,省里边还没有看见几辆,就是安都市里街上也没见着几台,若是力哥腻了交给自己,那简直就太美妙了。

  “嘿嘿,力哥,那我可等着那一天啊。”

  “少给我废话,赶紧去给我看着,注意不要打草惊蛇,这女人不蠢,你别靠太近,瞅准她定哪儿的机票,哪一个航班,明白么?“陈大力拍了一下对方脑袋,恶狠狠的道:“我有预感,这一次狐狸尾巴就得要露出来。”

  “好嘞!力哥,你放心!”得意洋洋的皮夹克男子一裹衣服.就推开车门窜了出去,警觉的看看四周没有啥异样,这才迈着脚步向航空公司订票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