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一节 暗波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一节 暗波

  罗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被人吊上了。

  事实上现在赵国栋回安都时间很少,一两个月也未必能回来一趟,所以上一次赵国栋很难得回来在自己那里歇了两晚让罗冰喜出望外。

  和程若琳约好一起到昆州去之后罗冰就在算日子,寒假马上就要开始了,她有的是时间,主要是看若璐那边有没有空,得就着若琳那边。

  昆州那边气候很好,冬季尤为宜人,正是度假休憩的好地方,所以当赵国栋提出让她们到昆州小住几夭休息一下时,她也是含羞答应了下来。

  其实到哪儿不重要,关键是能和对方呆在一块儿。

  当然罗冰也知道到昆州有风险,毕竟赵国栋是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的大人物,稍不注意那就被人觉察出端倪耒,罗冰可不想自己一夕偷欢换来弥天大祸。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安都,就已经有人盯住她了,而且盯了她已经很久了。

  订票很顺利,虽然前边有几个人,但也是只等了几分钟就轮到了罗冰,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后边蹩进来的那个皮夹克男子正在悄悄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程茗琳是从京里直飞昆州,她就只能从妥都独自飞昆州,虽然不是第一次出门,但是像这样到各州,罗冰■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好在只是两个小时飞机,机场上会有人来梏,她稍稍安心一些。

  一直-到那个女人上了雅阁车,驾车离开,皮夹克男子才瞧瞧的溜回到雷克萨斯上。

  “弄清楚了,力哥,昆州,她一个人,只定了一张票,后天的飞机,东航的,五折机票,十一点半的飞机,应该是下午两点钟到昆州。”皮夹克男子干事儿很精细,显然也是长期干这一行道的,不仅仅是了解到了目标订票时间和航班,也了解了到昆州是几点钟。

  “哼哼,不错我所料啊,果然是昆州!确定妃只有一个人?”陈大力阴笑了一声,想了一想又问道。

  ·嗯,她只定了一张票,用她自己的身份证定的票。”皮夹克男子很肯定的回答,但是又想了一想,才犹疑的道:“不过她在订票前好像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对方是什么时候到昆州,好像约了人。”

  “哦?约了人?你听清楚对方是什么人没有?”陈大力一怔之后,赶紧问道。

  “力哥,这怎么听得到?我离她还有那么远,也不敢靠太近啊,但是的确她是问了对方什么时候的到昆州,还问了在哪儿碰面。”皮夹克男子努力回忆道。

  陈大力略略一愣,难道是自己判断有误?罗冰这婊子难道还有别的男人?不像啊,自己跟踪观察这两年好像没有见到她和其他男人有什么密切的往来,平素连她的那些个同事也鲜有到她家里来的,怎么会要出游到昆州还会和其他相约?这有些不符合情理啊。

  “没有,对方大概是回答了,但是这个女人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没有其他言语了。”皮夹克男子摇摇头:“力哥,没准儿这女人是约了人,现在怎么办?”

  “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好容易连着这个机会,不查个水落石出,我这一辛子都不得安心。”陈大力恶狠狠的道:“你把大强、小勇他们几个叫上,跟我一块儿去昆州,把那些个望远镜、相机和录音笔都带上,我就不信狐狸还能斗得过猎人。”

  “我哥呢?”

  “你哥就留在安都,他们还有一笔业务没有做完呢。”陈大力环抱双臂,目光阴冷,“三毛,明天我先带两个人去昆州,你去买两张机票,就和那女人一个航班,你和小勇跟着她,下飞机我们就联系,吊着她看她住哪儿就能知道她葫芦里卖啥药,如果我所料没错,咱们这一次就能逮到这条大鱼,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嘿嘿,力哥,这条大鱼真的对咱们如此重要?非去昆州不可?”皮夹克男子听说要去昆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昆州那边可是人生地不熟,这可有些麻烦。

  “哼,我不是说了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不冒险,怎么能有大收荻?”陈大力也知道这一去昆州肯定有风险,但是这一次机会却是难得,好在赵国栋去昆州时间也不算太长,而且他是当组织部长,谅他也不敢把这种事情向外人泄露,现在关键要看罗冰这

  省委常委会终于散了,赵国栋看看表,已经是快五点了,常委们都是收拾东西各自走人。蔡正阳的风格就是能尽量不开会就不开,能尽可能短时间结束就尽可能早结束,绝不拖泥带水,有事说事,无事散会,常委会也不例外。

  几个重大事件逐一讨论结束,新机场项目启动,宁安炼化总厂配套及其itA宁安炼化总厂为核心的精细化工固区建设环评问题,云池生态环境整治工程的推进,当然在此之前,宣布了中央正式批复吴无济任漠南省委常委这一决定。

  吴无济任省委常委这一决定赵国栋两夭前就知道了,正好凑在这个常委会上宣布一下,吴无济也算是第一次正式以常委身份参加省委常委会。

  吴无济也在会上汇报了昆州结合未来五年经济发展构想的城市规划,提出了房地产业作为昆州主导产业的重要性,以此带动服务产业的发展,确定将昆州建成中国休闲宜居第一城市的宏伟目标,并拿出了一系列细化后的具体目标。

  对吴无济的这个提议实际上常委们早就有耳闻,引发的争议声却是不断,王烈因此而离开了昆州市长这个位置,继任的池仲文在这个问题上虽然比起王烈态度有所缓和,但是却依然抱着一种质疑态度,认为市委在这个巨大的构想上还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纵然昆州有着发展第三产业的巨大优势和空间,但是也不应当一味将第二产业的发展排除在这个计划之外。

  池仲文的观点得到了新任市委副书记丁华的赞同,这让吴无济心中凛凛。

  “国栋,晚上有没有空?”吴无济在楼下拉住了正欲离开的赵国

  栋。

  “怎存,要庆贺一下?”赵国栋看看四周元人,故作神秘状的压-低

  声音道。

  吴元济啼笑皆非,前天赵国栋就在电话里表示了祝贺,吴无济也表示了感谢,不过今天似乎不是值得庆贺的最佳时候,这太露骨了。

  “嘿嘿,吃顿饭不是问题,不过这会儿是不是大早了一些?”吴无

  济看看腕表,“要不咱们去转一转?”

  转一转?赵国栋心念急转,吴无济邀请自己转一转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这家伙外粗内细,心思慎密得紧,邀请自己转一转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过一时间他也猜不透对方究竟有啥事情要找自己。

  “好啊,上哪儿去转悠?”赵国栋含笑应承道:“你码头上这可是

  “野鸭湖那边。”吴元济回答道。

  野鸭湖?赵国栋细细品着其中味道,他已经琢磨出其中味道来了,野鸭湖属于卧龙区,位于昆州市区东北,距离市区十五公里,正阳书记最喜欢到野鸭湖周围的野地里转悠散步,认为这里是最能感受到原始生态气息的地带,在这里休憩能让人心神宁静,养神静气。

  但是野鸭湖周边地域的上佳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植物资源已经成为昆州城市发展主打方向所在,吴无济提出的城市向纵深发展其中一个主要方向就是向东北。

  城市发展,打造中国第一生态宜居城市,这个想法赵国栋还是赞同的,但是怎样来打造,昆州有什么想法做法,赵国栋也很想知道吴元济在这些方面有什么考虑,你不能光是喊两声口号,然后就是大兴土木,纯粹以房地产行业开道,靠卖土地炒作房价来烘托起一时的兴盛,那样不会长久,一旦泡沫破灭,那昆州就将陷入困境。

  丁华在向自己汇报工作时已经隐隐的提及到了这个问题,丁华的观点不是很认同吴元济的这个大构想,却有些趋向认同池仲文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丁华乜,是如实的向赵国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赵国栋能够理解丁华的意思,吴元济和自己关系密切,又是市委书记,丁华算是自己的嫡系,处于这种诡异的态势下,丁华的态度就很微妙,而丁华个人看法却又如此,不能不说这有些为难。

  想必吴元济已经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了,赵国栋心中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