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五节 警醒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五节 警醒

  忽明忽暗的手机闪烁灯让睡意朦胧的赵国栋有些不太适俊应,躺在床头柜上的振动发出的声音提醒着赵国栋赶快接电话。

  赵国栋心中徽做一凛,这深更半夜的,谁来的电话?自己已经不是市委书记了,作为组织部长,似乎怎么也不可能要自己处理什么突发事件或者应对什么紧急情况吧?

  一支粉腻的胳膊还搁在胸前,赵国栋小心的将对方胳膊挪开,拿起电话。

  这是赵国栋的私人电话,除了少数主要领导知道外,也就只有私人朋友才知晓了。

  一般人都只知道自己的公事电话,而公事电话一般都是秘书段自立拿着,像这种下班时间之后,如果他接到公事电话有急事找自己,会马上给自己打私人电话通知自己。

  赵国栋拿起电话看了看,这个电话有些生疏,记忆中似乎没有这个电话,是谁?再看看表,已经是夜里一点过了,虽然昆州气候温暖,但是这可是大冬夜里,呆在外边儿依然让人能够感觉到阵阵寒意。

  “是谁啊?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程若琳已经醒了,半支起身

  来,露出胸前一抹雪白的粉腻,迷迷糊糊的问道。

  “不知道。”赵国栋皱皱眉,刘若彤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刺探自

  己,会是谁,只有接了电话才知道了。

  他按下按听键,但是却没有吭声,只是静候对方说话。“师兄,是我-,立强。”声昝一传过来,赵国栋就听了出来是谁,心中更是一震,丁立强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而且多半和自己今天住在这流花酒店有关联。

  “立强,什么事儿?”赵国栋没有多说什么径直问道。

  “嗯,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我们逮住了一个人,这个家伙带着**设备,我看了看他**的内容,是针对你那两位朋友的,就是在流花宾馆住的那两位,我觉得这里边可能有问题。”

  电话里丁立强声音很低沉,不过听在赵国栋耳中却是如惊雷一般。

  他选择流花宾馆就是觉得这里隐蔽,虽然是四星级宾馆,但是这里隐密性很好,而他自己又和以前一样也是小心的乔装打扮一番,所以自信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

  程若琳和罗冰当然不会有什么人来针对他,就算是程若琳来昆州也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而且程若琳也有好几年没有上荧屏了,应该说只要不是面对面或者特别熟悉的人,没有人合注意到她就是昔日那个著名主持人,何况程若琳来昆州这边也是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当然不可能有人会跟踪而来。

  毫无疑问这是针对自己而来,这会是谁?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和程若琳与罗冰在一起?

  虽说要叫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但是赵国栋自信自己在这方面相当谨慎小心,基本上杜绝了暴露的可能性,那么丁立强电话里所说的又会是怎么回事?

  不过紧张和惊慌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赵国栋立即恢复了冷静,“嗯,我知道了,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搁下电话,赵国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在公众场合的确麻烦,这个家伙居然下午就把自己和程若琳、罗冰两人给盯上了,看来也是早有预谋而来,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家伙是为谁卖命,自己必须要马上过去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

  “没啥,不过有人盯上了我们。”赵国栋开始穿衣,“我得过去

  一趟。

  “你说什么?盯上了我们?”程若琳大吃一惊,“你所说的我们是

  格我和你两人么?

  “还不清楚,也许是我和你还有罗冰,真没想到还有人给我来这一手,嘿嘿,我的好好自省一番了,别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赵国栋沉声道:“没事儿,你睡你的,如果不放心,让罗冰过耒吧。”

  这一夜注定不是一个清静的夜晚,赵国栋悄悄离开流花宾馆时,已经是两点过了,丁立强开车来在流花宾馆接的他,但是他没有多问半句。

  看了看对方的设备,再看看对方**的内容,赵国栋就知道对方是针对自己来的,在咖啡馆里自己和罗冰、程若琳一起喝咖啡的情况都被拍摄了下来,而且还很清晰,对方意欲何为?

  那家伙嘴巴挺硬,我们也搜了他身,没有其他更多能够伐猢他身份的东西,除了一张身份证证明他是安都人外,其他都没有痕迹可查。”丁立强补充道:“近年来这种事情屡有发生,但那是以诈骗和招摇撞骗为主,我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会针对您和您的两位朋友。

  安都人?!赵国栎可真是有点起疑,难道说是罗冰带来的钉子,还是存在其它问题?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赵国栋没有废话。

  “还得和这个家伙较一较劲儿,再审一审,我就不信他还是一个人来跑这里,再搜一搜他身上的东西。”丁立强咧着嘴巴道:“这家伙应谅是混社会的老油子了,知道落在咱们手中,就一言不发,死扛,看样子他也知道我们没啥证据,想要扛过去。

  “查了他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没有,这应该是一个线索。”赵国栎

  想了一想才道:“不说水落石出,至少也能弄出十,大概来。”

  丁立强会意的点点头,赵国栋这样关注那就意味着这个情况很重视,从电话号码这边皋落实情况,他也考虑到了,几个输入了名字且联系频繁的电话号码就可以马上查一查,看看情况如何。

  “他联系频繁的电话号码我看了看,估计都应该都是安原那边的号段,不过多是不用身份证买的神州行,邱上边的他也输入了名字,但是都是一些小名绰号,联系最密切的是一个叫力哥的人。”丁立强谨慎的道。

  “力哥?!”赵国栋琢磨着力哥这个词儿,毫无头-绪的他突然有了

  砰-么一点感觉。

  赵缚栋回答宾馆时,两个女人都是一脸紧张担心的起了床,坐在沙

  发里等着。

  赵国栋一番媚言安慰了两女之后,倒不是十分担心。丁立强精明机警,对方**设备里边的东西倒也没啥见不得人的,自己在人前人后公共场合还是相当注意,这一点赵国栋还是把持得很好,不过这已经给赵国栋敲了警钟,有人盯上他了。

  他可以肯定对方是循着罗冰迳条伐过来的,只是自己到溴南之后返一年里去罗冰那边歇息也不超过十次,而且每一次时间也不定,对方就这么准确的吊准自己?这只能说明应该是自己还在宁陵工作期间就有人瞄准自己了。

  什么人和自己有杀父夺妻之恨才能有如此毅力来跟踪调查自己?一盯就是几年,怕是中纪委都没有这么强悍的韧劲儿吧,赵国栋自我轩嘲的想道。

  从罗冰身上来跟踪自己,多半就是在宁陵那边结下的仇怨。

  卿烈彪?不像,他的九鼎地产在宁陵已经落足,虽然自己没有给予什么实质性的支持,但是也没有给对方找什么麻烦,似乎不太可能走到这一步。力哥?赵国栋琢磨着这个名字,细细把玩,和自己不对路的人里边,名字又带着一个“力”字的,似乎就只有陈大力了。

  可是陈大力是自己辞职走路了,据说到安都发展去了,而且貌似还混得相当不错,有人在安都看见他出入高档酒店,而且也还有轿车和专职司机,买辆车不算啥,能有小弟专门开车,那也至少得有点底气本钱。

  陈大力因罗冰的原因而结怨于自己,而又因自己出任宁陵市委书记而自觉难以在宁陵官场上混下去离职,若是这个因素倒是极有可能,听罗冰提及陈大力先前也就是对她垂涎三尺,她从不假以辞色,这才让对方恼羞成怒一直想要迫使她就范,只不过每每都是弄得灰头土脸,最后还落得个他自己扫地出门。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倒还真有点夺妻之恨的味道在其中,不管是否有两情相悦两厢情愿这个因素在里边,但事实上却是罗冰这个女人现在是躺在自己怀里,而陈大力却是图此而身败名裂。

  没准儿陈大力就是想要在这上边找回场子来,让自己和他一样也尝身败名裂的下场。

  这种可能性太大了,赵国栋越琢磨越觉得如此,这个问题也很简单,丁立强他们抓住这个人有几个联系紧密的,查一查这些电话机主,除了神州行的,总还有是用身份证登记买的,从对方籍贯所在就能映证自己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