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六节 动向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六节 动向


  消息传递回来很快,从安都那边反馈过来的情况证实了赵国栋的怀疑,和这个家伙联系十分频繁的几个人中,除了几个是用神州行的电话,有两个都是用身份证登记买卡,他们都是来自花林徐肖镇。

  花林县徐肖镇,这可是陈大力的老家所在,也是他的老巢所在,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力哥就是陈大力了。

  听得这个消息,罗冰也是花容失色,连程若琳都有些惊惧。

  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陈大力居然有如此狠劲儿想要从卑冰这里来突破,而且还敢从安都一直盯到昆州来,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罗冰要到昆州还和赵国栋相聚。

  想到自己这几年也许就一直在陈大力的监视之下生活,罗冰就不寒而栗。

  “小冰你也别太紧张,陈大力很精明谨慎,既然这么能忍,几年都过来了,想必他要对付你也能找到时机,可是却一直没碰你,说明这个家伙是想要对付我,嘿嘿,我例是真有些兴趣了,也不知道陈大力这个家伙这么多年在干什么,听说他生意做得挺红火,好像手底下也有一家工程公司,这说明这家伙并不是不学无术嘛。”

  知道了对方来头底细赵国栋反而放下了心,他就怕对方是头脑一热乱来的人,那伤了罗冰或者若琳就糟糕了,如果对方的心思是在自己身上,那么罗冰也就是一个跳板,想要在罗冰身上抓到自己的把柄.然后来迫使自己就范,对方打的这个心思自己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看看怎么来把这个家伙给揪出来。

  “目栋,你说陈大力会不会一直盯着我,???”罗冰想到这件事情仍然是心有余悸。

  “小冰,你没有必要想那么多,经此一事,我想陈大力至少得偃旗息鼓许久,不过我估计他最终还是要想通过你来找我的碴儿。”赵国栋很坦然,“不过只要我知道他这个人就行了,我估计他不会对付你,而是要从你身上来把我拉下马来,这是一条躲在暗处吐着芯子的毒蛇,只有躲在暗处他才是危险的,当他曝光了,那么他的危险性就成几何倍数的下降了,你就放心吧,这事儿我有分寸。”

  丁立强他们那边没有折腾出其他有娇值的东西来,赵国栋也专门告诉了丁立强不要打草惊蛇,审不出来就把对方放了就行,谅对方在昆州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现在只要知道了这帮人的来由就简单了。

  罗冰和程若琳也换了住地,要在昆州找一个安全可靠的酒店小事一件,交给丁立强来办最放心不过,赵目栋也相信丁立强可以把这件事情办好。

  丁立强表现出来的头脑和悟性让赵国栋很满意,既不过分好奇,也能有节有度领会到自己的想法和意图来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而且还有昔日的情谊在里边,可以说是自己现在在昆州最好的一个助手,当然只是指解决一些不太方便事情的帮手,只可惜自己和他碰面时间太晚了一些,否则在自己的帮助下.他完全可以再上一步,不过即便是现在也不为迟。

  程若琳和罗冰在昆州住了三天才离开,赵国栋抽空陪了她们两个半天,当然晚上的时间是属于共有的,去石林看了看,去云池转悠了一圈,赵国栋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很多地方只能如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很难说尽兴而游。

  陈大力的出现给赵国栋打了一针,这个世界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是顺风顺水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支持你喜欢你尊重你的,一样有人对你心怀不满甚至恨你入骨,也许绝大多数人没有能力报复你伤害你.但是其中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具有伤害你影响你的能力,那么你就需要小心了。

  现在浮出水面的陈大力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罢了,没准儿还有另外一个张大力、李大力在暗处隐藏,就像卿烈彪,一旦自己和刘兆国之间关系彻底破裂,他会不会也走上和陈大力一样的道路呢?

  都说红颜祸水,这话貌似不错,但是真正的祸根却往往不是红颜造成的,利欲才是根本,赵国栋坚信陈大力死死盯住自己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和罗冰这层关系这么简单,他必定有所图谋,尤其是能隐忍这么久,岂是一个男女之情那么简单。

  拿住自己的把柄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想必陈大力也早就在筹划盘算了,这年头想要刀口舔血的人不少,陈大力此人一肚子坏水,脑袋瓜子又好用,而且浸淫官场这么多年,能够爬到正处级干部位置上.对于官场上这些门道也是烂熟于胸,这种人如果走了歪门邪道,杀伤力极大,尤其是他如果把心思动在收集领导干部阴私这一条路子上来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他是想要用这些阴私把柄来为他个人谋利益了。

  “文明,庆川,来,你们要多敬赵部长几杯,昆文高速公路这个项目敲定,既是文城也是我们慎南的一大喜事,这还要全靠赵部长我们吹号抬轿,如果没有他前期的运作烘托,这个项目铁定没戏,就凭这一点,文明、庆川,你们书记专员就要好好陪着赵部长喝几杯!”

  杨彪脸泛红光,很有些志得意满的的味道。

  昆文高速公路终于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过关了,总投资达到一百二十多亿,也是目前滇南省内仅次于滇缅铁路、滇缅高速公路以及滇桂铁路的一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这个项目耗费了他不少精力,这一两个月里,杨彪已经记不清楚自己飞往京里飞了多少趟,和省发改委以及文城地区这边的领导一道进京汇报和补充资料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人都瘦了好几斤,现在这事儿总算是敲定了。

  蔡正阳也对这个项目的跑下来相当高兴满意,在省委常委会上也专门对杨彪的工作给予了肯定,这让杨彪心里边是比吃了蜜还甜。

  一番话说得杨彪大笑连连摇头不已,“赵部长,你这丑才发挥到这上边来真是可惜了,这样,文明、庆川,你们敬赵部长三杯,我作陪,赵部长,这样你总没有托冉意见了吧?”

  “嘿嘿,杨省长,你今天是非要掀翻几个心里才舒坦啊,要不这样,文明、庆川他们俩一人敬你三杯,我作陪,然后我再敬你三杯,感谢你这一段时间来对文城工作的支持,我还是文城的包片领导,文城发展了,我脸上也有光彩啊。”

  赵国栋将了杨彪一军,杨彪酒量虽然也不错,但是面对这样的进攻,只怕他也吃不消。

  一番话说得杨彪大笑连连摇头不已,“赵部长,你这口才发挥到这上边来真是可惜了,这样,文明、庆川,你们敬赵部长三杯,我作陪,赵部长,这样你总没有意见了吧?”

  “嘿嘿,杨省长,你今天是非要掀翻几个心里才舒坦啊,要不这样,文明、庆川他们俩一人敬你三杯,我作陪,然后我再敬你三杯,感谢你这一段时间来对文城工作的支持,我还是文城的包片领导,文城发展了,我脸上也有光彩啊。”

  赵国栋将了杨彪一军,杨彪酒量虽然也不错,但是面对这样的进攻,只怕他也吃不消。

  没想到杨彪也许是心情真的太好,居然一口答应下来,这一轮喝下来,顿时就让桌上几个人都有些东倒西歪了。

  “赵部长,跟了你这么久,我在你这里也学到很多东西,真希望赵部长你能一直挂着我们文城地区,这样我也能随时请教受益,来,赵部长,我敬你一杯。”叶庆川脸色有些发青,不过言出至诚.赵国栋也有些感动,不多言,端起酒杯,“庆川,说这些见外了,来.干了!”

  一饮而尽,叶庆川已经有了几分酒意,但是还是保持着理智,只是话变得略略多一些,“日后赵部长若是到了京里,还要请多关照我们文城啊。”

  “京里?庆川,你是不是喝多了?”赵国栋瞅了一眼周围,不动声色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