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七节 两难全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七节 两难全


  杨彪拉着韦文明去旁边那一桌敬酒去了,都是这一次去跑昆文高速公路项目的工作人员,跑了这么久相互间也结下了一些香尖情,杨彪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所以一定要一一走到,这边就只剩下了赵国栋和叶庆川。

  叶庆川似乎没有听到赵国栋的话语,低垂下头有些感慨的道:“赵部长,我听到一些说法,也不知是真是假,没这事儿就当我没说,说您要到中央部委里边去了,说实话我是真希望你能在滇南多呆两年,尤其是多挂咱们文城两年,文城地区面临这样一个机遇,我和韦书记感觉到压力都很大,怎样让我们文城地区经济能够实现一个飞跃,让几百万老百姓能够脱贫致富奔小康,韦书记和我现在都还没有多少底,嘿嘿,赵部长,这话也只能在您面前这么说一说。”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庆川,这么低看自己?现在文城发展势头相当好,难道还有什么不满意?别想着一口吃成大胖子,文城基础条件不如其他地市,只能一步一步的追赶,尤其是根据自身具体情况,扬长避短,滇桂铁路和昆文高速公路这两个项目对文城发展带来良好机遇,怎样来利用这两点优势来实现招商引资工作大跨越和发展本地民营经济迈大步,两者相结合来推动文城经济的快速发展,这其中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相信你应该有自己的腹案了。”

  韦文明作风踏实严谨,人品性格都没的说,而且在文城地区工作多年,威信经验都不欠缺,唯一的不足就是在发展经济上缺乏创新思想,办法不多,另外在眼界思路上也稍稍狭窄了一点,但是这个人很善于开门纳谏,从善如流,这一点弥补了他的不足。

  叶庆川和韦文明搭班子在赵国栋看来是目前最成功的一对,很有点自己当初在花林担任县长罗大海担任书记时的味道,赵国栋很看好这一对搭档在文城能够创造出一副新气象来。

  从昆文高速公路项目上就可以看出来,两人在配合上相当默契,像在京里等待守候这些日常工作就是韦文明扛起来,而需要谈判、沟通、协调等实际性的事务时叶庆川就出面,而且韦文明也很自觉的帮助叶庆川在文城地区村立威信,两人关系也相处得十分融洽。

  “赵部长,您说的也正是我现在觉得最棘手的,文城落后多年,基础设施现在面临巨大改变的契机,怎样来让这一改变带来的机会充分释放出来,吸引外来投资,促进本地民营经济发展,我现在脑海里也只有一个粗略框架,尤其是在怎样来确定适合我们文城实际情况的产业结构体系,怎样来引导产业向我们所期望的方向发展,赵部长,我心里真没有多少底。”

  叶庆川话语很坦率也很真挚,这让赵国栋很感动,一个地区行署专晏能够在自己面前敞开心扉坦诚对自己能力的担心和不足,这足以说明对方对自己的信任。

  “庆川,不要妄自菲薄,你是行署专员,不是政研室主任,对于一地经济发展政研室应该拿出来科学合理的规划,至于你说确立主导产业框架结构,我觉得这也需要慎重,尤其在探索阶段更要集思广益,多听取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们的看法,当然,也要结合本地实际,我相信你能够把这些意见综合起来,拿出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来。”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问题很难一句话说清楚,他不是文城地委书记,无法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什么评判,即便有一些建议意见,那也只能作为参考,真正拿主意的还是要韦文明和叶戾川代表的文城地委行署。

  叶庆川也觉察到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好在赵国栋的言语很平和诚恳,让他心里稍稍安慰了一些,“赵部长,我记下您说的了,哎,有时候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妙,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偶然中夹杂着必然,也不知道刀刀刀”

  正好这个时候杨彪和韦文明已经在那一桌把酒敬完过来,才算是把叶庆川略带酒意的感慨话语给岔开了,要不赵国栋真担心喝得有些过量的叶庆川会不会有什么其他言语冒出来。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久久难以入眠,叶庆川当然不会无的放矢,也许真是毕秘书长那边的消息传了过来,但是仅仅是这一点还说明不了问题。

  看样子传言自己可能要到中央部委并非空穴来风,前两天戈静打电话来也谈到这个问题说似乎钱副总理在诸部长面前提及到了自己.但是钱副总理究竟是什么寒思现在还无从得知,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还有另有深意,戈静也没有深说,只说或许自己可能要打破常规。

  的确,自己刚到滇南担任组织部长一年时间,准确的说刚刚熟悉情况进入状态,又要调整自己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但是很多所谓常理本来就是用来被打破的,甚至一个省委书记担任半年调整也一样出现过,一切需要服从中央大局。

  如果说中央觉得自己回安原更合适,那么自己就可以回安原,如果说中央觉得自己到部委里边去锻炼学习更有盖,那么到部委里一样是顺理成章,只要是中央决定了的,一切不合理最终看起来都会变得合理起来。

  到安原?

  那比较好的结果就是自己出任安都市委书记,但作为中西部地区特大城市,又是副省级城市,安都市委书记一般都是省委副书记来兼任,自己一年前从安原省委常委走出来,一年后就摇身一变以省委副书记名义回去,排名还要在任为峰、韩度这些老资格常委之前,这好像有些太儿戏了。

  那么也有可能接替任为峰或者韩度的职位,他们俩晋位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回去的意义就不大了,赵国栋感觉中央如果真的要动自己,就绝不是让自己回去担任组织部长或者常务副省长这么简单。

  如果说回史原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趾中央部委的可能性就一下子变大了。

  钱越副总理不但是政治局常委,在国务院工作分工中也是分管发改、财政、物价以及统计等宏观大局工作,地位显赫,他所分管的领域基本上就涵盖了整个国民经济,而且国土资源、环保两项至关重要的工作也在其分管范围,叶庆川在话语里隐隐流露出也一些信息,这和赵国栋从戈静那里获得的情况大体一致。

  如果是钱越副总理想要挪动自己位置,那么回安原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更大可能性是到他分管的这些部委里边,而自己是从能源部出来的,要说最为擅长的似乎也就是能源行业,这属于苏觉华副总理分管的部门,也就是说基本上可以排除回能源部的可能性,那目的地似乎就有点呼之欲出的味道了。

  当然,这些都还是自己的凭空脏测,究竟有没有动自己的想法光凭这些表面因素还看不出端倪来,中央也需要平衡诸多因素,不可能因为某一方面的原因就轻易动作。

  但是赵国栋已经感受到了一些来自外界的风声,很多东西看似空穴来风,但是在事情变成现实之后,你就会发现空穴也一样有缝隙,缝隙多了,渐渐就汇聚成了风。

  这年头,真是不让人安生,赵国栋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暗自骂道。

  自己才来慎南一年不到,又传出来这样那样的风声,不管是真是假,那都是折腾人的破事儿,扰得人心烦意乱,连带着工作都要受影响,说是要摆正心态,正确面对,真要遇上这种事情,只怕没有谁敢说他船保持一颗平常心不受一点影响。

  赵国栋不知道省里边其他人是不是也听到了这方面的风声.这不是好事儿,尤其是这种风声你还不能公然去辟谣,否则还真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算一算自己从能源部下来也有四年了,一晃京里的种种似乎也正在淡忘下去了,但是这一提及有好像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现在若彤也在京里了,要说自己回京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能在主要经济部门工作,那也应该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很多人梦寐以求想要进入那里染一水,也足见那里的吸引力。

  但是对于自己,那要真的就是最好的么?

  想到这儿,赵国栋又不禁哑然失笑,这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自己怎么也变得如同娘们儿一般思前顾后来了,真要有那一天中央作出了决定,甭管去哪儿,再是不情愿,那不也得挺胸抬头昂首阔步而上?

  想那么多干啥,明天的事儿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

  渐渐的,裹紧了被子的床榻上传来细密的舞声。

  最后一天了,先预求十二点之后的月票吧,本月更新不力,所以也不敢大声说话,看下月吧!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