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八节 经济构想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八节 经济构想

  省委常委会研究了多个事项,其中之一就是昆州城市经济产业带规划发展。

  昆州是滇南省会城市,也是滇南的颜面所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影响着整个滇南经济的走向。

  关于昆州城市经济产业带的布局问题.常委们意见纷纭,但是归根结底还是集中在了一个问题上,第三产业是否足以支撑起昆州整个城市经济的发展,是否能够为昆州城市经济发展带来可靠持久的动力。

  以陶和谦、宋国梁为代表的观点认为昆州目前经济总量和结构尚未真正达到可以全面向第三产业迈进的程度,认为昆州市委提出的规划应当适当进行调整,综合考虑第二产业发展的需求,均衡产业结构,避免造成昆州产业空心化,孙进、杨彪都倾向于这一观点。

  以黄梦真、吴元济两人的意见则认为昆州地理环境特殊,地处高原地带的丘陵、谷地和湖沼接合处,生态环境优质而脆弱,不宜大规模发展第二产业,即便是现有第二产业也应当适当进行调整,但是宜居的气候和特殊的区位和多民族的历史民俗文化传统优势尤其适宜发展以房地产、金鼎保险业、住宿和餐饮业、观光会展业、物流和文化体育产业等为主的第三产业。

  他们认为昆州第三产业不但有良好底蕴,而且发展前景相当广阔,比如住宿和餐饮业;而很多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稍加引导即可形成巨大的规模产出,比如房地产业和金融保险业;一些后发产业极具发展潜力,一旦有政策支持,就可能引爆发展势头,比如文化产业和观光会展业;还有的产业随弄几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的逐步竣工,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周期,像商贸零售业和物流仓储业就是如此。

  黄梦真还特别提出昆州成为全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第三产业中心将会有力辐射周边地市,对全省其他地市的第一第二产业产生积极的椎动作用.进一步巩固昆州作为滇南乃至西南地区的中心城市。

  “昆州从气候、生态环境以及目前日盖突出的地理优势来看.都有着发展成为西南第三产业中心的优势,扬长避短发展我们的优势产业这也是比较优势的选择,相反,第二产业的发展可能带来许多负面影响,大家应该都注意到了我们的母亲湖——云池的现状,省政府和昆州市政府已经会同国家环保总局一起向国家发改委打了报告,就是为了解决云池现在日益恶化的环境状况,而其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工业污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依然要选择发展第二产业作为优先考虑目标,我觉得不太合适。”

  黄梦真口才相当好,当过市委书记的人.在说话时候无论是气势风度还是掌握节奏的能办,都没的说,尤其是配合着优雅的手势和脸上自信的笑容,很容易让其他人接受他的观点。

  当然这只是指一般人,在常委会议室里坐着的人,可不是光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轻易改变他们的态度,没有真正能打动他们内心想法的东西拿出来不行。

  但是还是得承认黄梦真的话赢得了一些有保留的认同。

  “至于说陶省长和宋省长的担心我觉得大可不必,纵观昆州近三年来的三大产业的构成变化,以及三大产业的发展增速,我们都可以看出,第三产业的增速一直高于第一和第二产业,而且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昆州市民也对于在选择二三产业中更倾向于发展第三产业,第三产业在增加值和促进劳动力就业问题上也都要高于第二产业,这一点上也不容忽视,特别是在目前就业情况依然严峻的形势下。”

  黄梦真面对这陶和谦的沉静和宋国梁的冷意表现得十分自然,甚至脸上那一抹浅笑在宋国梁眼中都有着一点挑衅味道。

  在这个问题上陶和谦和宋国梁都比较一致,也赢得了孙进和杨彪的认同,特别是杨彪观点鲜有的和两人相一致让陶和谦和宋国梁都颇为振奋,这是蔡系人马第一次出现不合拍的情形,而蔡正阳似乎也很诡异的保持着中立态度,没有介入干预黄梦真和杨彪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不一致。

  “黄部长的观点恐怕是有些偏差啊,我来纠正一下,首先,云池生态环境恶化并非工业污染造成,而主要是因为水体的富氧化严重,而水体富氧化原因有多个,其中最重要一个是生活污水未经处理排入,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云池水体循环功能的蜕化,要解决这个问题,一个首要问题就是生活污水的集中处理,在建的生活污水处理中心我想可以很好解决这个问题。”

  作为常务副省长宋国梁在这些方面掌握的信息要比黄梦真丰富准确得多,言语也是一针见血,直指要害。

  宋国梁目不斜视,似乎丝毫没有在意黄梦真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第二,第二产业也就是黄部长话语中所说环境污染的罪魁祸首,是不是真的第二产业就是污染的罪魁祸首呢?我觉得不尽然,我记得昆州曾经有一个关于发展第二产业的规划,提出了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的发展构想,生物产业不但属于高技术、无污染的新兴产业,光电产业一样,在环保问题上都属于低污染的绿色产业,我们可以看一看玉河目前发展情况,是不是造成了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污染?没有嘛,省环保局派有人专门盯着玉河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要观察了解玉河在发展经济同时是否做到了环保先行,事实证明,他们做到了。”

  宋国梁说起话来有条不紊,而且有理有据,比起黄梦真的慷慨激昂来,少了些许测青,却多了几分理性。

  “第三,和谦省长和我都一致认为,昆州的第三产业要不要发展,当然要,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发展,但是不是发展第三产业就要将第二产业彻底搁置冷冻起来呢?我们觉得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一些冲突,也会有一些抢占资源、政策和资本的矛盾存在,但是作为偌大一个昆州市委市府,拥有这么大的行政资源,难道连这一点的平衡协调都做不到?我不相信。”

  “第四,我要提醒一点,昆州提出了房地产业发展为纽带,我觉得这有些冒险成分在其中,现在房地产行业固然势头正盛,但是房价上涨给民众带来了很大生活压力,同样也引来了很多批评,作为相当一级的领导干部,我们不能只盯着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老百姓的生活压力一样需要考虑,尤其是中低收入阶层的生存压力,试问一下,中央今后在房地产业发展的问题上会不会考虑社会矛盾日益突出群众不满因素日益增多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一点也需要综合评估,一旦中央出台政策打压控制房地产无序高热,那么会不会给我们以第三产业立市的昆州带来致命危害?这些问题我们都需要考虑清楚。”

  有备而来啊,赵国栋在心中暗自叹息一声,黄梦真和吴元济以为王烈已经被调到了玉河了,这桩争论就应该戛然而止了,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好容易抓住了这个机遇,自然要好生兴风作浪一番,至少也要起到了振作他们那一方人心,消减这一方带去的巨大压力。

  宋国梁能爬到常务副省长这个位置绝非侥幸,能说会道且还能干,而且思路也相当清晰,相比之下,吴元济的魄力毅力有余,但是考虑问题的周全慎密上还欠缺了一点火候。

  蔡正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看得出宋国粱这番话还是有些打动他的心思,他也对吴元济的观点有些质疑。

  吴元济提出的第三产业兴市看上去很美,但是一样蕴藏着很大风险,相较于第二产业的扎扎实实,第三产业总容易给人有些虚浮感。

  像金融业,固然令人振奋,但是昆州是否就具备了与成都、重庆竞争的实力?赵国栋曾经也给自己提及过,目前从传统金融业发展来看,还是要依赖于本经济区的经济总量作为基础,而慎南经济总量显然还无法和川省相比,而重庆作为直辖市更有得天独厚优势。

  又比如文体产业,这也是新兴产业,昆州在这方面有优势,但是发展基础并不好,这也需要一个逐步开拓发展过程,不太可能一蹴而就。

  再如物流业,昆州区位优势和交通枢纽地位正在凸显,但是这也需要一个时冉过程,滇缅高速公路、滇缅铁路以及慎桂铁路和昆文高速公路要全面竣工都需时日,妄想物流业立竿见影的发展起来,也是不现实的。

  蔡正阳在会前就这个问题单独咨询了赵国栋意见,赵国栋意见比较模糊,大略同意吴元济的观点,但是也觉得昆州总体规划需要适当修改,尤其是在第二产业的规划上,昆州明显偏弱。

  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