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九节 风采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三十九节 风采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也要提醒在座诸位,似乎还没有那一座城市的第三产业发展不是建立在雄厚的第二产业基础之上的,缺乏了这个根基,我觉得第三产业的发展就是空中楼阁,可能我的话有些不太中听,但是刚才正阳***也说了,昆州经济发展关系我们滇南全局,要大家畅所欲言,所以我不得不说些大家不爱听的话。”宋国梁好整以暇的道。

  宋国梁抽丝剥茧,娓娓道来,竟然把吴元济好好的一个昆州城市经济产业带规划方案戳得过七零八落,漏洞百出,而且点点致命,都是难以回避的问题,将昆州所面临的困境更是暴露无遗。

  不能不说宋国梁的话很具有杀伤力,连商无病、卫基成也都暗自点头,认为宋国梁这番话切中要害,说到了昆州经济发展的命门上。

  黄梦真脸色微微有些发烫,而吴元济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内心的焦躁却是所有人都能想象得到,这是他作为省委常委第二次参加常委会,提出的构想就要遭到全盘否定,可以想象这个情况一旦传播开来,本来就有些保留意见的池仲文和丁华态度会怎样?

  会场气氛变得有些僵滞,吴元济默默的吸着烟,杨彪也是欲言又止,宋国梁把这个矛盾挑开,就相当于往干草地里撒了一把火种子,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能够取得一致意见,只怕昆州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就会受到极大影响和制约。

  蔡正阳倒是显得相当泰然,似乎意识到了会场气氛的凝滞,笑了笑道:“国梁的话很尖刻犀利啊,但也很发人深省啊,昆州是我们滇南的核心和中枢城市,它的定位关系到我们滇南全省大局,也就是说不能简单只从它本市来看,要看到它的发展怎样有机的与全省各地市经济发展结合起来,充分发挥起作用,这才是关键,大家可以各抒己见嘛,我觉得越是讨论探索得透彻,对于确定昆州发展方向就更有益,也更科学。”

  赵国栋感受到了蔡正阳不动声色掠过来的那一抹目光,心中暗自苦笑,看来还是得自己来帮吴元济来把这个场子给挽回来。

  自己早就提醒过他要在城市经济发展规划时吸纳池仲文和丁华的意见,适当考虑第二产业的优化调整发展,但是看来他还是没有接纳,这家伙太过于固执,也太过于自信,他以为他在昆州市委可以掌控全局,觉得获得了蔡正阳的支持就可以在省委常委会上也一样顺风顺水,不栽一个大筋斗,他小子就不知道省里边这塘水有多浑有多深。

  赵国栋将手中签字笔搁在面前,这一个看似相当平常的动作却立即吸引了所有常委们的目光。

  今天常委会上赵国栋一直没有发言,只是玩弄着手中的签字笔,时而写写画画,时而支着下颌倾听沉思,但是却一直没有要发言的迹象,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搁下签字笔。

  没有人能够忽略这个组织部长,即便这是一个经济问题,但是谁也无法漠视他在担任组织部长之前曾经是连续两年两夺全国经济增速冠军的城市市委***,而且在他离开的去年,宁陵再度荣登全国经济增速冠军,这份荣耀也足以让他在任何位置上都可以有发言权。

  “蔡***,我想说说我的一些看法。”赵国栋的开场白永远是这么言简意赅。

  “说吧,你不主动发言我也要点你将了,我想大家都很想听一听你的看法呢。”蔡正阳嘴角挂笑道。

  “那我就说说自己的拙见吧,就像刚才正阳***所说的,昆州发展问题不单单是关系昆州市本身这么简单,我觉得我们需要再把自己拔高一些来看这个问题。”赵国栋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在潜心思索这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国家连续出台了一些关于城市圈和城市群的发展规划构想,像长株潭城市群,像成渝经济区,这连续出台的构想引发了极大的热议,也就是说,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城市之间的地域区别界限正在不断模糊和消失,由于高速公路和城市轨道交通的发展,很多昔日几个小时车程距离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就达到了,这使得城市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实现资源共享。”

  赵国栋话题抬头很大,关于长株潭城市群和成渝经济区的话题在去年年末就开始热议,而且在十六届五中全会期间也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这关乎中国城市地域经济发展的一个动向。“时代在发展,尤其是看到我们周邻各省城市经济都有了一个明确规划,甚至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层面,我们滇南怎么办?”赵国栋侃侃而谈,“我感觉我们对于全省城市经济规划还没有一个明晰的定位和方案,连全省都还没有一个明确方案,你昆州怎么来实现自我定位?如果你确定了自己的定位,是不是让全省的城市经济发展规划来围绕你昆州定位?这又没有喧宾夺主的嫌疑?”

  这话一出,全场默然,陶和谦和宋国梁脸上就像被人猛抽了一记耳光一般,都是一阵火辣辣的难受,赵国栋这个家伙来势汹汹,这一手围魏救赵,一下子就把吴元济的昆州方案从悬崖边上拯救下来,这不单单是一个方案问题,而是拯救了吴元济的威望!

  “或许有人会觉得我在危言耸听,省里边怎么就没有规划了?我要说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大家感受到我们周邻地区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势头带来的压力没有?长株潭城市群将通过城市轻轨来实现城市联网,实现湘中经济一极,成渝经济区提出了两核驱动覆盖全区优势互动,通过***城乡一体化的变革式发展方式来实现新突破,作为一样有着莫大优势的我们滇南拿出什么东西来了?至少我没有看到。”

  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发出这样振聋发聩的言语了,今天的会议气氛和机会似乎就像一把火点燃了他内心的演讲**,让他可以畅所欲言。

  “不用看地图,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滇南经济重心在滇中,以昆州为核心,向东是第二经济大市曲州,向南是第三经济大市玉河,向西是楚州,而三座城市距离昆州的距离都在一百五十公里以内,随着城际高铁和高速公路建设的不断提速,也就是说如果这三座城市通过城际高铁和高速铁路联系起来,基本上这三座城市距离昆州时间距离就是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根据去年经济数据我算了算,这四座城市gdp总量占到了全省百分之六十以上。”

  赵国栋一气呵成,“湘省有长株潭城市群,四川盆地有成渝经济区,那么我们滇南为什么就不可以有滇中城市群或者滇中城市经济圈?如果城际高铁和高速公路覆盖成为现实,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在这四座城市日益一体化的时候,昆州该怎么来定位?”

  “东边曲州作为我们滇南第二经济大市,工业门类齐全,烟草、煤炭、电力、机械、化工、冶金等工业都有自己独特优势,它需要是进一步优化和壮大优势产业,实现做大做强;南边玉河,烟草为根本,生物产业和光电产业作为腾飞两翼,现在已经规模初显,今后几年生物和光电产业必将迎来一耳光快速发展期,成为滇南新兴工业城市;西面楚州,烟草、冶金化工、制药、食品、能源产业均有一定规模基础,典型的工业城市。也就是说在周边三座城市都是以第二产业为经济发展发动机的态势下,昆州该怎么来定位?”

  高啊,高家庄的高,吴元济心中浮起一种难言滋味。赵国栋为他解围让他心中终于可以松下一口气来,巧妙的迂回曲折攻其要害反戈一击,让陶和谦和宋国梁难以自圆其说,对自己的攻势顿时为之一滞,再在赵国栋层层剥落下,问题核心更是交到了省里边,而这恰恰是省政府的问题。

  但是赵国栋的表现却让吴元济感到自身的差距,人家根本不是站在昆州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而是站在了滇南甚至全国的角度来看待滇南的发展,昆州只是其中一个基点,这一点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能想到?

  从会场上的气氛就知道常委们都被赵国栋这一番堪称高瞻远瞩的论述所吸引了,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跟随着赵国栋的思维在调整着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方位,完全忽略了今天讨论主体是昆州问题。

  “如果把让昆州与曲州、玉河这些城市一样去拼第二产业,一来,昆州地理环境和生态优势被浪费了,二来也会***其他城市的产业发展空间,三来也可以说昆州失去了自己的特色特点,就泯然众人矣,可以说是得不偿失,我不赞同。”赵国栋一锤定音,“昆州发展的亮点和方向应该是第三产业,也只能是第三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