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四十节 肱股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一百四十节 肱股


  会场再度沉寂了下来,但是气氛却与先前的僵滞截然不同,只是短短一息时间里,常委们边开始相互和自己身边的同僚探讨起来。

  赵国栋虽然态度和吴元济一样,也是主张昆州发展第三产业,但是立意却完全不是从昆州本身来考虑,而是站在了全省的角度,尤其是把曲州、玉河和楚州纳入了整个滇中经济体系中来,而昆州则居于滇中核心枢纽地位,要以曲州、玉河和楚州三市的第二产业来作为昆州第三产业发展基础,而昆州发展第三产业来为整个滇中经济体服务,这样有机的将昆州与曲州、玉河和楚州三市经济融为了一体,同时又凸显了昆州的特殊性,可谓别具匠心。

  “赵部长,你的意思是要让昆州经济发展跳出昆州这个圈子,而是为整个滇中乃至全省经济来布局?这个想法很好,如果能够实现四城市的经济一体化,的确能够让四座城市经济有机融合,扬长避短,突出各自优势,也能让昆州的经济核心作用更为凸显,但是你考虑过没有,最近的玉河距离昆州也是一百公里左右,而曲州和楚州更远,都在一百五十公里以上,这样的距离和长株潭城市区之间的短距离有所不同,就目前的交通状况来看,要缩短城市之间的时间差距有难度啊。”还是孙进打破了沉寂问道。

  赵国栋简直想要感谢孙进的这个发问了,这正是其他人想要问的问题,也是他想要回答释疑的问题。

  “孙***,可能我们现在会觉得一百公里或者一百五十公里的距离很遥远,但是如果昆州与这几座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网建成,昆州到任何一座城市也就是四十分钟到一个半小时,而如果我的预料不错的话,随着城市化进程步伐加快,轨道交通,尤其是城际高速铁路的建设会迅速推开,这种轨道交通时速最快可以达到三百五十公里,最低也会保持在二百五十公里以上。也就是说,他们之间任何一座城市互通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内,而居于中心位置的昆州这三座城市也只需要半个小时,届时城市经济之间的融合将会大大加快,而昆州更将成为我们滇南的绝对中心。”

  赵国栋语气略略一顿,“我们作为一级领导,我觉得在发展的问题上还是应当保持一定的前瞻性,这不是好高骛远,一定前瞻性的布局可以避免今后的重复建设和节奏落后,可以让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占据主动性,当然,国梁省长提到的房地产业高速发展带来的风险性问题,以及第二产业合理适度发展问题,我也相当赞同,房地产业目前看来被列为了支柱产业,但是带来的社会问题很多,但是房地产业的发展的确能够拉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问题,那么我们怎么能解决这个矛盾?是不是发展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就要彻底舍弃第二产业?我觉得在这两点上要认真加以研究,不能遽下结论常委会终于结束了,在赵国栋的力挽狂澜下,吴元济提出的昆州城市经济发展规划有保留的获得了通过,蔡正阳在最后总结时也明确提出昆州将第三产业作为城市经济主导发展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也要合理考虑现有第二产业的优化结构和布局,在作为经济发展纽带房地产行业发展上,怎样既要引导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又要减轻房价上涨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压力,这两个问题作为保留意见附在了方案上,要求省委政研室和昆州市委要在这两个问题上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来。

  走进蔡正阳办公室里,商无病就忍不住表扬赵国栋:“国栋,不愧是搞经济出身的,今儿个不是你来护驾,方案通不过失效,老吴的威信就就要受损,连带着蔡**脸上也无光啊,我得承认,连我都没有站在你所说的那个高度来看待昆州的发展问题。”“商秘,你就别损我了,我肚里那点墨水你还不知道?我也就是受到了长株潭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启发,虽然我们滇南这四座城市距离略略远一些,但是在轨道交通日新月异的发展下,今后都不是问题,而且距离略远也就意味着发展空间更大。”赵国栋笑着摇摇头,看了看办公室里没人,“咦,蔡**不在?”

  “稍等一下吧,他让我叫你等一等,他去见一位客人去了,很快就回来。”商无病很随意充当起了主人,“坐吧,小唐,给赵部长来杯竹叶青吧。”

  唐岸峰很殷勤的把茶泡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常委会上情形如何,但是从商无病的表情上他也知道今天常委会又是一场龙争虎斗,而且似乎是赵国栋的发言才扭转了局面。

  “谢谢了,岸峰,听商秘说,你翻了年要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了?”赵国栋随口道:“好好把握机会啊。”

  “谢谢赵部长关心,都是商秘书长的关怀,岸峰才能有此机会。”唐岸峰微微欠身道。

  “别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坐吧,蔡**不在,就我们几个,你那么客气干啥?”赵国栋一边笑一边道:“商秘,听到没有,岸峰是感谢我的关心,感谢你的关怀,关心和关怀,这分量不一样啊。”

  “嘿嘿,你吃醋了?”商无病也是半开玩笑道:“要不岸峰学习完就到你们组织部去怎样?”

  “那当然好啊,像岸峰这样的人才,我们组织部是敞开双臂欢迎,多多益善,就怕商秘你舍不得啊。”赵国栋毫不在意的道:“不过我倒是觉得岸峰在机关里呆的时间也够长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他下基层去锻炼锻炼,这对他下一步成长有利。”

  唐岸峰听得赵国栋这么一说眼睛也是一亮,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商无病。

  “瞧瞧国栋你这话一说不是让岸峰心里痒痒了?”商无病很随意的道:“嗯,不过我也觉得你这个建议很好,到时候看吧,如果正阳**也同意这个意见,就要请你们部里好生安排一下了。”

  “你商秘安排,我焉敢不从?”赵国栋掉了一句白:“岸峰一直没有到基层去锻炼过,这是个缺憾,到了基层你才能真正体味到工作的真实性,远胜过在机关里看文件听报告,对你日后的成长裨益良多啊。”

  “谢谢赵部长关怀。”唐岸峰这句话倒是语出至诚。

  唐岸峰现在是正处级秘书,党校学习结束,机会合适的话,也许就要升一格到下边地市去干一干副市长或者常委这一级干部了,如果能够抓住机遇在蔡正阳任上干得好,未尝不能在蔡正阳离开之前解决一个正厅级级别,当然这就要看他本人机缘和蔡正阳在滇南呆的时间长短了。

  赵国栋一直是唐岸峰心目中的榜样,和自己相若的年龄,却已经是正经八百的副省级干部,而且干得有声有色,传言赵国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要进京任职,虽然老板从来没有提及过这个话题,但是根据唐岸峰的观察,老板还是很在意赵国栋的动向的,这不仅仅是赵国栋和老板关系密切这么简单,而且还有点老板的肱股味道。

  这一次到党校学习也是老板安排的,党校学习三个月,有点为提拔之前培养的味道,一般说来都应该是提拔之后学习,这抢在提拔之前学习,也能让自己下一步学习稍稍拖后一些,多给自己一些时间适应蔡正阳回来的时候赵国栋和商无病已经等了小半个小时,蔡正阳留下二人也是为了翻年就要开的省里两会安排问题,虽然不是换届年,也没有选举事务,但是滇南十一五规划的大体意见已经经过省委常委会研究基本成型,也就要在两会期间广泛征求意见并形成决议,这也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三人就会议安排进行了初步的讨论,拿出了初步意见,蔡正阳兼着省常委会主任一职,这边定了,也就要安排省常委会那边和省委省府这边衔接,省政协那边也要进行沟通,尽快把会议各项议程敲定,好在这都是些轻车熟路的程序而已,自然有熟手来具体**作,当领导也就是定定调子,过过目拍板就行。

  蔡正阳挽留二人就在一起吃晚饭,都被赵国栋和商无病两人婉言谢绝了,和蔡正阳在一起吃饭对于下边干部来说固然是恩宠的表示,对于赵商二人来说就没有多大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