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节 感触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节 感触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须要有一个坚强有力的基层组织作为保证,这一项工作是重中之重,从今年开始废止了农业税,也把基层组织从繁琐而又极易恶化干群关系的收取税费工作中解脱出来,这是一个契机,怎样创造性的开展工作,既要保证基层组织工作运行经费,提高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又要进一步密切干群关系,提高基层组织和干部在广大农村群众的威信和影响力,这是摆在我们各级党组织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一个问题。”

  赵国栋站住脚步,温言笑道:“国富书记,认真搞一个试点,我希望今年能够在昭达地区看到一个亮点,你有没有信心啊?”

  “赵部长既然这么看重我们昭达,我们昭达地委当然责无旁贷!“张国富也是从最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尤其是在县乡一级都有十多年的工作经验,曾经在乡镇上担任书记乡长多年,对于农村工作也是相当熟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工作的调研,赵国栋第一站就走的是昭达,而且在年前似乎也只走昭达地区这一个点,这让张国富也相当得嘉,这足以说明赵国栋对自己能力的认可和信任,“我们保证按照赵部长的意见,打造好一块试验田,然后逐步推广好的经验,绝不辜负赵部长的信任。”

  “嗯,我就想听到国富书记这句话!”赵国栋笑了起来,转过头来,“永泰,部里边要把昭达地区这个点确定下来,全力指导打造,我的意见是既不要选条件好的,也不要选条件太差的,就算最一般最普通最平凡的,这才具有代表性。”

  “等昭达地区这边把点确定好了,你裴东升亲自来蹲点!指导而不干预.调研而不介入,总结经验,提出意见,他组织一处要做的工作就是这几项!主要还是昭达地委组织部来负责打造!”赵国栋目光落在组织一处处长裴东升和昭达地委组织部部长霎礼富脸上:“礼富,你有没有信心啊?”

  “赵部长放心,刚才国富书记都说了,我们昭达地委一定按照部里边意见把这项工作做得最好。”霎礼富也是军人作风,一拍胸脯应承道。

  “那好,这项工作我可是就拜托诸位了,翻了年我还要来看你们的工作想法和计划11,国富,礼富,你们两位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赵国栋脸色很开朗,点点头,昭达组织工作还是很有特色的,这也是田永泰推荐在昭达搞试点的原因。

  张国富此人在搞经济上未必是能人,但是在驾驭局面上却是一把好手,来昭达不过几个月时间,基本上就把昭达这边摆得四平八稳了.霎礼富是原来地委秘书长,他找了赵国栋和裙柳,要求调整为组织部长,都是常委,只是负责工作不同,这也不是大问题,原任组织部长到了人大,他又提拔了一名县委书记进地委担任秘书长,三五两下,地委基本上就在他的驾驭控制之下了。

  也正是因为张国富政治驾敢力强,而昭达地区又是全省面积最大农业人口也最多的一个农业地区,赵国栋也希望张国富能够率先在昭达地区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试点和推动。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从去年中中央就开始提出,到了年底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系统性的意见,赵国栋也敏锐的觉察到了中央在每年都把三农工作摆在第一重要工作的基础之上,更进一步拿出了具体性的解决意见,这也是中央对三农工作重视程度从务虚走向务实的一个标志性的信号。

  以前年年也强调三农工作的重要性,但是发展的压力使得中央更多精力摆在了城市和工业经济发展这一块上,现在中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井,提出了城市和工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要反哺农村和农业,取消农业税只是第一步。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综合提法拿出来就意味着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从中央到地方都要把建设新农村改变农村现有面貌作为政府工作的核心,但是不知道各级党委政府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一项繁复而艰辛的工佯的重要性?赵国栋心中暗叹。

  不改变中央对地方,高层对基层各级工作考评方式,重视农村工作这一说法永远都只能是一句空话,已经完全进入了组织部长这个角色的赵国栋也越来越感受到这其中的弊病,他也有意识的想要在每年省里对地市一级的工作考评中想要做出一些改变,但是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这牵扯到方方面面。

  在这个问题上他已经向蔡正阳和商无病提出来,要求省委目标办在制定考核意见时应该要与时俱进,结合不同时段和不同地区的情况,分类制定考核办法,这样可以更为科学合理的对全省十六个地市州的工作情况做出评判。

  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的意见还是相当重视的,但这是一项相当宏大的调整工程,也需要时间来进行咦,陆蕊?!你什么时候来的?”刚回到办公室,赵国栋就一眼看见了浅笑吟吟站在自己面前的陆蕊,惊讶的叫出声来:“噢,文化部一位副部长到我们滇南调研,是甘部长来的?”

  “嗯,是甘部长,今天甘部长放我假,罗省长陪她到理江调研去了。”看到赵国栋发自内心的高兴,陆蕊心中也比蜜还甜,对方虽然贵为一省组织部长了,但是看到真己还是格外亲热,脸上的喜忧溢于言表,陆蕊也是感到格外温馨。

  “呵呵,你这个当秘书的不陪着领导.却单独溜号,甘部长是不是太惯你了?陆蕊,你自己可要把握好,不要恃宠而骄啊。”赵国栋一边招呼对方入座,一边笑着道:“是不是来送请帖来了?”

  陆蕊脸上浮起一抹幸福的甜蜜来,“嗯,谢谢赵部长的更~新]最快关心.今天是甘部长主动让我留下来的,这一点分寸陆蕊还是有的,我怎么敢不懂规矩?喏,赵部长,这是我们的请帖,时间稍稍推后了一点,正月十四,昆仑饭店。”

  “嗯,放心,我一定到。”赵国栋慨然允诺,陆蕊年龄也不小、了,跟了甘萍这么多年,实际上和甘萍都有点母女之间的感情了.但是陆蕊在各方面都相当注意,绝不因为甘萍对她的信任而放肆,赵国栋尤其欣赏对方这一点。

  “我和杨克都很期待您的光临,您也就相当于是我的娘家人一样,给我底气更足了,让我也更能挺起胸脯。”陆蕊嫣然一笑。

  女孩子的心理都是很复杂的,杨克是陆蕊的未婚夫,京里人.单位也很好,在单位里也属于相当受器重的角色,京里人都有着天生一股子骄傲劲儿,皇城根下,老子天下第一的味道很重,虽然杨克也很爱陆蕊,但是杨克家里边对于陆蕊家世还是有些不太看得起,加上陆蕊又是安原人,在他们眼里就无疑是乡里人进城了。

  甘萍肯定会到场,如果赵国栋能够到来,那就意义更不一般。

  毕竟甘萍只是一个民主党派干部,非党人士,而赵国栋则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皇城根下的人们个个都似乎对政治烂熟于兄,连街上随便一个出租车司机也能给你忽悠半天某某部长的发迹史或者某某政治局委员的政治观点,由此足见京城人与生俱来的政治气味。

  “你啊你,陆蕊,我还以为你成熟了,怎么还有这些心思?”赵国栋一边摇头一边笑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赵部长,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孩子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的东西是什么,嗯,那就是虚荣心。”陆蕊矫俏的一笑,“我呢,也不能免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就只有请你帮我满足一下了。

  赵国栋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陆蕊,你说话抖是挺实在啊。”

  赵国栋很喜欢现在这种谈话氛围,陆蕊和他的关系更近乎于一种上下级和兄妹之间混合的感情,陆蕊在他在宁陵工作期间和他相处得很融洽,这个女孩子的灵性超乎寻常,而且心思细腻,考虑问题周全.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赵国栋才不遗余力的把她椎荐给了甘萍。

  而甘萍这两年也屡屡在赵国栋面前提及陆蕊的好处,感谢赵国栋为她介绍了这样一个秘书,.让她这两年的日常琐务能有一个贴心人来帮她处理好。

  甘萍年龄虽然还不算太大,但是上一届就有传言说她要到政协去,但是没想到却到了文化部担任副部长.这一届下来,估计到政协的可能性很大了,那陆蕊的去向也就是一个问题,甘萍也在有意无意间和赵国栋提及过这个问题,让赵国栋也帮陆蕊参考琢磨一下日后的去向。

  悲摧,月票竟如此难求.节节败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