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节 各谋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三节 各谋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一身儒雅的唐装锦袄穿在老人身上显得出尘脱俗,红润的脸膛和花白的须发,显示出老者年龄虽然不小,但是身体依然健朗,步履相当稳定,看得旁边的男子也是一阵赞叹,健康就是福啊,八十岁的老人了,依然有这样的身体,不易。

  高尔夫球车从旁边缓缓驶过,远处工人们似乎正在维护果岭,天高弄淡,真是一个好天气。

  “和谦,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我觉得你在这方面应该是比较看得开的,怎么随着年龄增长,反而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了呢?”老者瞥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身后默默不语的男子,f6气平淡无奇。

  陶和谦也是在没有多少人知晓的情况下进京的,从京里吹出来风风雨雨要说一点没有扰动他的心,那是假话,但是他有些不甘心。

  走,当然可以,但是决不是这样的是法,他陶和谦要是也要堂堂正正的是,也要昂首挺胸的是,绝不能这样蔫头耷脑像一条落水狗一般的离开,这是最起码的。

  见陶和谦依然默然不f6,脸上表情却是有几分倔每-,老者也是禁不住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和谦走到现在这一步也不容易,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折腾得灰头土脸,任谁这口怨气也咽不下去,可这又能怪得谁来?你自己的人不争气,被人抓住了把柄,三下五除二就把你弄得壮士断臂,这失血的滋味不好受啊。

  “和谦,当领导干部要看清形势,不要抱残守缺,今日漠南与昔日滇南不一样了,国家战略重心在不断调整,漠南地位在不断上升「尤其是与我们南面邻居的关系日益重要,也使得漠南在这一环节中突出地位进一步凸显,所以中央有一些动作你也应当理解。”

  “黄老,您说的我当然知道,滇南不是哪一个人的溴南,也不是那一拨人的溴南,更不是我陶某人的溴南,我们都是**人,理所应当的要服从大局,但是我觉得干部的轮替更新应该遵循一个循序渐进的新老交替过程,也不应当带有偏见性,更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陶和谦斟酌着言辞,在这个曾经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领导面前,他没有任何值得遮掩的地方,“但是我感觉漠南这一年时间来的政治风格有些变味。”

  “怎么,蔡正阳和你渐行渐远,还是新来那个小伙子给你带来了围扰?”老者笑了起来,陶和谦还很少有这样的烦躁不安的时候,“我觉得蔡正阳不应当是不识大体的人才对。”

  陶私谦吐出一口恶气,在黄老面前这样丢丑的承认自己没有能够驾驭住滇南局面,实在是一种相当难以接受的屈辱,

  “黄老,情况你并不太清楚,正阳书记和我共事三年多时间,虽然我和他有不少观点都相左,但是我还是要承认正阳书记在心胸上比起其他人都要宽广得多,我在和他共事期间,受益匪浅。”陶和谦沉吟了一下,这才道:“事实上前两年我和蔡正阳关系虽然也不算融洽,但是至少我们在大的观点上还是一致的,也基本上能够做到协调一致,但是去年情况有了一些变化,我不知道究竟是蔡正阳的思恝起了变化还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剧烈的人事调整不但造成了省里边局面出现大动荡,弄得人心惶惶,而且也使得我们漠南本地干部有人人自危的感觉,我觉得这对我们漠南工作很不利。”

  “那你和蔡正阳交换过意见没有?”老者微微蹙眉,却依然和颜悦

  “当然交换过意见,但是这一次蔡正阳似乎有些固执己见,他认为是本地干部思想保守狭隘影响到了漠南的社会经济发展事业,也许是他感觉到中央对溴南局面不太满意的缘故在其中吧,总之他不太听得进我的意见。”陶和谦叹了一口气,“我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将一些工作上的客观因素全部归结到本地干部保守和不思进取的心态上,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他可能对我们溴南本土干部有偏见,加之有些人煽风点火推波助澜,所以情况才会恶化。”

  老者点点头,不再多言,只是漫步远眺,陶和谦也知趣的保持了安静,胳着对方缓步前行。

  “和谦,有没有想法动一动?你在滇南也呆了不少时间了,一个领导干部长期呆在一地工作,的确不利于自身发展和工作,你可以考虑一下。

  “黄老,我要是,也绝不会

  在这个时候走,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走,您是知道我的性格的我7777打”陶和谦话没有说完,对方就挥手制止了他进一步说下去,“好了,我知道了,但是我要提醒你,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谁也不能在什么地方干一辈子,树挪死,人挪活,动一动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当然你说的也有道理,现在不是动的时候,我会和有关方面的同志建议的。

  陶和谦心中有些发急,他不知道黄老听出他的意思没有,但是黄老却一口掐断了自己原本想要表述的意图,现在再要提出来,似乎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老者瞅了一眼似乎有些满腹幽怨的陶和谦,微微摇头,这么多年了,和谦还是这种执拗性格,也难怪始终原地踏步,顺风顺水多了未必是好事,这一次受一个毛头小子的折腾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也能让他清醒一下头脑,明白组织程序内的基本道理。

  当然他也不赞同那种大开大阖猛动作,滇南不比其他地方,民族问题,地方遗留问题很多,文火煲汤和适当加力应该并举,这要看当一把手的怎样来作这盘菜,前面年蔡正阳和陶和谦似乎都还能和睦相处,但去年似乎就出了状况,他虽然退了下来,但是从溴南成长起来,对滇南依然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也信得过像陶和谦这样的滇南本土干部在本质上没有大问题,只是在工作风格和观点设想上与蔡正阳有些不一致罢了,这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好了,和诛,你也别陪着我这个老头子枯走了,你的心思我知道了,到了京里,该走动还得去走动一下,该去汇报工作的也要去汇报。”老者立住脚步,想了一格才又道:“不管在哪里工作,也要摆正心态,我们是人民服务,不是为了个人私欲自我表现,我相信你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启迪。”

  赵国栋也不知道淘和谦也到了京里,事实上此时他和对方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米。

  房间内气温适宜,大家都把外衣脱下,刘若彤也把自己的驼绒大衣脱下,一件高领羊驼绒和彩棉混纺衫把身材顿时显得格外夺目,石磨兰的水洗牛仔裤也十分合体,刘若彤在打扮上虽然不是格外讲究,但是随便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能衬托出一番韵味来。

  “汉登国际、英杰投资好像都已经相中了你们滇南玉河的生物产业,不过你们玉河市的确有些大手笔啊,一下子拿出一亿元耒作为发展基金,这不是要抢风投的饭碗么?”刘乔斜倚在沙发上,和刘若彤的丰润苗条相比,本来很适中的身材就显得有些丰腴了,奶黄色的羊绒衫把胸前勾勒得鼓鼓囊囊。

  “四姐,政府基金和风投并不矛盾,政府基金更多的是用于担保和最初期的培育,真正进入发展成长期,政府还是希望有更多的风投!$本来进入这个行业。”赵国栋解释道:“在这一点上,玉河市委书记王烈也和我探讨过,我赞同他的观点,政府就是要敢于承担一些风险,风投资本不是傻子,他们一样有他们的局限性,你要他们在一个尚未孵化出来的项目上砸钌,他们不会轻易下手,这样就可能导致很多企业泯灭在最初期,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基金来扶持一把,让它孵化出来,让风投资本看到孵化出来的东西宄竟是什么,有没有投费价值,这样能够有机的衔接上,使之形成一个链条,风投资本的注入可以使它迅速壮大,进入良性循环阶段,那么它就可以申请商业贷款,进入正常发展阶段,这就是我们的想法。”

  “嗯,看来这个玉河市的领导还是有些风险意识和前瞻眼光嘛,很少有政府官员敢这样,初期的项目培育不但需要精准专业的目光和判断力,而且即便是优秀的项目一样有失败夭折的可能性,这就需要有人敢于承担失利的责任。”刘乔点点头。

  “王烈是个有担当的人物,当然这也和玉河市财政丰裕有一定关

  系,其他地市,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赵国栋感叹道。

  第二夭,继续保持稳定更新,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