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节 沦陷突如其来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五节 沦陷突如其来

  赵国栋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眼睛也微微眯缝起,若有所思道:“四姐,你是从哪儿听来这番评价的?急先锋,冲锋陷阵,怕是说漠南干部调整的事情吧?嘿嘿,可真是新鲜了,我这当组织部长不干调整干部的工作,那岂不是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至于说听蔡正阳的,这好像也有些偏差吧?干部调整都是要上常委会的,常委会上蔡正阳他就是省委书记也一样只有一票,当然,蔡正阳他有那本事把其他常委意见统一到他的麾下,这就是符合了组织程序,谁又能说啥?咱们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就是通过这种程序来体现的不是?”

  刘若彤听得赵国栋话语里有些不太客气,心里也有些发急。

  赵国栋的性格她知晓,你可以指责他,但是最好不要牵扯到其他人,尤其是蔡正阳,赵国栋尤其反感把他的事情扣在别人头上。

  但刘乔也是为赵国栋好,她在外边人脉宽泛,消息灵通,肯定是听到一些不利于赵国栋的言f6所以才会耒提醒赵国栋,可赵国栋这家伙也是牛脾气,丝毫不理会刘乔的好心。

  刘乔倒是不以为忤,赵国栋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他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如此强硬,显然是觉得自己的话语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所以刘乔倒是觉得很正常。

  “国栋,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没头脑的人,你的工作作风和方法我当然无权置评,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当到某个层次的领导干部他们自然也有其过人之处,同样,他们也有一帮能帮他们摇旗呐喊和支招说话的人,你年轻,既是优点,同样在一些人眼里就会觉得你锋芒太露,做事缺乏周全考虑,甚至会有点有悖无恐的感觉,我说的意思你明白么?”刘乔淡淡的道。

  赵国栋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过于刚硬了,刘乔自然不是针对自己,她是在提醒自己,现在肯定有一些风声出来了,看来滇南人事调整的余波到这个时候才真正开始发酵,他也知道陶和谦和张保国乃至宋国渠肯定不会这样轻易偃旗息鼓,但是他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是针对自己发起攻击,在他看来,对方似乎应该把蔡正阳当作主要目标才对。

  “谢谢四姐的关心了,看来我这是触动了一些人的逆缟了,嘿嘿,可我这人就喜欢揭逆缥,老虎屁股摸不得,我就偏要摸一摸,弄不好我还得揪揪尾巴,现在摸也摸了,揪也揪了,我倒是很想看看我的结局会怎么样。”赵国栋摊剁《手,“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组织也一样看得到。

  “国栎,~u要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刘乔也知道赵国栋有他自己的门路和打算,她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乡说什么,赵国栋能三十五岁走到副省级干部位置上,岂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把他给绊倒的?

  “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冲?四姐一片好心为你,你怎么不领情不说,还用那样的语气说话?”躺进被窝的刘若彤也注意到赵国栋好像情绪有些受影响,轻声道:“不过四姐是的时候也说了,也许你自己也有感觉,不要太在意这些。”

  “唔,改天我请四姐吃顿饭陪个罪吧。”赵国栋吁了一口气,“这越是往上,就越是波谲云诡啊,有时候我都觉得我究竟有多少精力在真正考虑工作,如果没有这一切,我是不是会感觉轻松许多。”

  “四姐那边倒是没啥,我只是担心你这边,是不是有人觉得你太过火了?

  “什么过火?省委常委会通过的方案,谈不上什么过火不过火,只不过有人把我视为了出头椽子吧,觉得我成了蔡哥的黑打手吧?”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笑,“没啥大不了,秉着一颗公心干事儿,姓赵的自认为行得正坐得端,不怕挨黑枪。”

  应。

  “真的么?”刘若彤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这一句话似乎寓意深刻,让赵国栋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响。赵国栋'&f里有些发虚,钭睃了一眼刘若彤,刘若彤却似乎没有啥反干咳了一声,赵国栋这才讪讪道:“当然。”刘若彤翻了一个身,把粉背香肩丢给了赵国栋。赵国栋一股柔情没来由的涌起在心间。若彤也一样不容易,虽然调了回京,但是却离开了她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在上合组织秘书处的工作虽然也很重要,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些遗憾,这一点赵国栋也感觉得到,算不上是为了自己牺牲,也应该是考虑到了自己前途,而自己呢?

  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为她考虑过,更多的时候依然是在用一种几年前的惯性思维来考虑问题,总是把自己和她下意识的分割成两个保持着相敬如宾但是却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独立对等的客体,下意识的想要去回避甚至躲避这期间曾经一度发芽的情茴。

  是什么原因?是觉得自己有负于她,还是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适合正常家庭生活?抑或是觉得就这样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最佳?赵国栋不知道自己今后硌生活持会变成什么样,一时间赵国他心乱如麻。

  刘若彤一动不动,但是赵国栋知道对方没有睡着,也许她在等待着什么,也许她也在默默的思索。

  赵国栋翻转身体,这样的夜晚总是那样难熬,两人总会是在这种近乎于煎熬般的疲倦中沉沉睡去,今晚也会是这样么?

  刘若彤的呼吸匀净,她尽量想让自己抛开纷乱的思绪,自己和赵国栋的关系总是在冷热不均中起起落落,感情这个词语对于两人来说很难描述,她也不知道自己和对方之间这样的冰火交融的关系会维持多久,也许某一天就会解体,也许某一天就会逾界,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

  床头灯很微弱,一般都是在睡之前才会关闭,赵国栋想了一想,撑起身体,关掉灯。

  在关灯的一瞬间,他注意到刘若彤略有些瘦削的香扇微微一动,他似乎还听到了对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突如其来的情潮像洪水漫过堤坝一般席卷而过,一段莫名的温情激荡在赵国栋心间,让他有些无法自抑。

  关灯的手滑落下来,按到在了刘若彤的香肩上,刘鉴彤的身体如颤栗了一-?,变得有些僵硬。

  赵国栋就这样轻轻的摩挲着对方的肩头,沿着光洁的颈项上行,赵国栋的手抚弄着刘若彤细滑的脸颊,就像是盲人想要通过自己的触觉来感受自己亲人的面貌。

  刘若彤呼吸急促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是他感觉得到,这一次可能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赵国栋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贴着,像是在感受着什么,但是很快就转变了目标,重新滑落在了她的肩头。

  双手有力的扳过她的身体,让她正面仰视,刘若彤目若朗星,就这样在黑暗中注视着赵国栋。

  赵国栋同样这样俯视着对方,黑暗中两双眼睛就这样无声的对视,不知今夕何夕。

  滥润湿滑的樱唇被撬开的那一瞬间,刘若彤就完全迷失了自我,她知道自己今天就要沦陷了,而这一次沦陷就意味着彻底的沉沦。

  睡衣纽扣一颗一颗的被解开,刘若彤喘息着迎合着赵国栋翻弄自己身体的动作,对方的大手就像是充满了无尽的魔力,从胸前两点凸起到柔软平坦的小腹,再到自己从未向人开放过的茵茵禁地,一点一点把自己隐蕺了三十多年的情火欲焰点燃。

  连刘若彤都如此惊讶于自己内心深处怎么会如此的渴望这一刻的到来,怎么会如此期待这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原本僵硬的身体就像是被体内涌动的熔岩融化了,变得如此柔绵细软,粗重的喘息声就僵是黑夜里的海妖在温柔的呼唤着情郎的到来。

  赵国栋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无论是和瞿韵白还是古小鸥抑或是罗冰,她们三个在自己之前都未曾有过男人,但是他们未曾和自己拥有过那一纸法律文书,而这一纸法律文书似乎就意味着一种戟然不同的东西。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有她0

  当赵国栋捧起她圆润精致的翘臀时,刘若彤再也忍不住了,呢喃声里~o有一句:“请君怜惜。”

  就像是一根火柴丢入了油桶,这一句话点燃了整个世界。

  如同跳跃的小鹿,刘若彤的身体是那样轻盈而柔软,玉瓷一般的肌体拥入怀中第一次给赵国栋有小鸟依人般的怜惜感,让他竟然有一种不忍释手的留恋。

  火热的冲撞夹杂着痛并快乐着的婉转**,呢喃燕语化作了清越高亢的凤鸣,两具胴休在黑暗中紧密的结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