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节 潜因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七节 潜因

  “正阳,争议不小啊.看上去效果不错.赵国栋这把锋利无比的刀还真把一些人伤得不轻啊。”坐在沙发里可以透过落地玻璃幕帘俯瞰整个西部城区.很有一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味道,宁法嘴角浮起一抹傲然的微笑:“藏锋于匣,隐不见光,然后再是一剑封喉?”

  蔡正阳是乘坐夜班飞机飞抵羊城的,作为省毒书记他能自由安排的时间并不多.不过这一趟他似乎必须要来。

  “宁书记,瞧你说的.哪有那么夸张?你这一说我倒是真成了幕后黑手.赵国栋成了孤独求败的刺客杀手了。“蔡正阳连连摇头,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武侠小说也不兴这样写啊.再正常不过的人事调整.怎么传来传去就成了我挥动屠刀清洗本土干部了?”

  “正阳,你别在我面前说这些,你敢说你没有存着借此机会理顺体系的想法?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没有搞突然袭击,也没有玩阴谋诡计.堂堂正正通过常妄会走民主亲中程序,这有什么不可以?”

  宁法目光锐利如电,对蔡正阳的小心谨慎不以为然:“谨言慎行是好事.但是在积弊甚深的情况下.该下猛药就得下猛药,长痛不如短痛,大乱之后才能大治,何况这根本就称不上什么大乱.你担心什么?”

  “宁书记.???”蔡正阳摇摇头,目光里也有一抹忧虑.“我倒不是为自己担心.当这个省妄书记连这点担待都没有.那算啥省委书记?我只是担心有些人跟风造势把目标对谁了国栋.众口栋金.积毁销骨啊。”

  宁法目光微微一凝,显然是意识到了蔡正阳话语里的意思,“唔,这倒是,不过正阳.你觉得这会对赵国栋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么?”

  “宁书记,????”蔡正阳一时间没能理会宁法话语中的舍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一些人眼里赵国栋或许是飞扬跋屉独断专行,甚至是胆大妄为.但是真正明眼人都知道他不过是一个组织部长.没有你的支持.他能如此?”宁法淡淡一笑,“当然.可能赵国栋在工作风格上大开大闺.而且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掀起这么大波澜,让很多人鲜血淋漓.感情上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在中央里边未必这样看,也许觉得赵国栋锐意进取大刀阔斧的改革新气象呢?老气横秋暮气沉沉对于有些领寻看来不一定入眼。”

  蔡正芳有所悟。

  “正阳.不要把问题想得那么绝对.很多事情要一分为二的来看待.赵国栋三十多岁的年龄,你要让他和咱们一样亦步亦趋,走一步看两步,没有点敢冲敢闯的劲迸气势.他这个组积部长也就白当了。”

  宁法倒是觉得蔡正阳有些多虑了.“当然,滇南这一年里动作可能是比较大,但是从我个人来看,这样动作是必要的.但是中央也可能会有另外一些考虑。”

  蔡正阳心中一凛,听出一些味道来,沉声问道:“另外一些考虑?怎么说?

  宁法摇摇头,负手站起来.灌了两步.这才缓缓道:“现在还不确定.我估计要等到翻年两会开过才会明朗,但是我从一些领导那里也听到了一些看法,正驱.你不必太紧张,不是什么不好的看法.而是一些观感,正面负面的都有,在我看来,正面的居多。”

  “是针对国栋的?”蔡正阳抿着嘴问道。

  “嘿.正阳.你好像很担心赵国栋似的?你在担心什么?难道说赵国栋都一副省级干部了.谁还能随随便便把他扒拉下来不成?”宁法皱起眉头道:“我不是说了么?正面负面的说法都有.没有一点争议的干部那就不是庸才就是圣人、我一直这样认为.你觉得赵国栋是圣人还是庸人?”

  蔡正阳库笑着摇摇头:“宁书记.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在想,如果滇南这一次大动作影响到什么的话,这个责任也应怯由我来而不是赵国栋。

  “谁在追究什么责任了?”宁法反问:“有什么责任需要追究。

  蔡正阳默然不语.宁法吐出一口气来,这才平复了一下心绪道:“你不用考虑那么多.也不要想那么复杂.中央就算是有一些打算.也会通盘考虑问题.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没谁儿也能给你带来一个惊喜。

  惊喜?这显然是一句安慰之词.蔡正阳内心在咀嚼着.宁法肯定是从什么渠道得到了一些风声.只是对方现在似乎也还不确定,所以没有和自己挑明.他不相信在这种情形下,赵国栋还能获得什么意外之喜。

  “不要以为我是在信口宽慰你,只不过现在我也还不清楚.一切要等到两会开了之后才会明朗.你就不要在那里瞎猜了。”宁法舒展了一下身体,站在落地窗前,“正阳,既然你觉得滇南局面已经步入正轨.你就要抓住时机.你这一届还有两年时间.完全可以在这两年里做出一番成绩来,不要被那些磕磕绊绊所羁縻.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让滇南局面在这两年里能有一个显著的变化。”

  蔡正阳能够感更到宁法话语中的含义.07年就将是**召开之年,也就是说.自己在滇南也许就只有末到两年时间了,就这一年多时间里,自己要有所突破.而伤年的人事调整也算是为自己的下一步工作理顺了体制.就要看自己该怎么来运作了。

  怎样来把握住滇南的发展大局,怎样来让滇南局面更上一层楼.摆在蔡正阳面前的压力不小曙光在前.尤其是昆州和克河两市的经济发展规划已经出炉获得了省里边的认可.曲州、楚州、红山以及文城四个地市的经济发展规划也将出炉、其中有不少亮点.蔡正阳自信只要能好报把这一年多时间用好.完全可以让拿出一番像样的东西出来。

  他唯一有些担心的就是赵国栋的问题。

  宁法话语中那个流露出来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思.似乎赵国栋的位置可能会有所变化.怎么变化却不知道。

  张保国或者宋国梁动一动.击鼓传花.让赵国栋按任宋国梁的常务副省长位置?

  这个结果是蔡正阳最乐意见到的,但是这似乎有些想当然了,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赵国栋离开滇南.这看起来好像也有些不大像.毕竟赵国栋才来滇南一年就走.显得太过儿戏,不合常理。

  但是一切只要是中央觉得需要.不合理就会变得合理,对于这一点.蔡正阳深知,只是他却无能为力了。

  宁法说的没错.滇南局面轻历了这两波的人事调整,大框架已经确定车来了.谁来也不可能再折腾出什么去蛾子来,只要自己坐镇滇南,滇南局面就能呈现一片向好势头.但是能够有赵国栋这个贴心人在身边.无疑要让蔡正阳轻松许多。

  谁不想有一个能帮自己分忧解难值得信赖的人在身边?

  但这一切能如愿以偿么?

  春节期间纷乱繁忙的.赵国栋这一次给自己确定的假期安排略有不同.以往都是先在失都呆到初四初五才回京里来安排日程.但是这一次他反其道而行之.提都了两天在腊月二十九就回了京里.改该到岳父岳母家里去也去了.和刘家一些主要亲戚走动见面的也见了.剩下就是属于自己工作上的一些朋友和领导。

  不过赵国栋考虑到春节期间恐怕朋友和领寻都会有各自的安排.加上陆蕊会在春节后结婚.自己可能还要回一趟京里.所以也就只是在电话里和京里需要联铬的领导朋友拜了年,打算正月初二就直飞安都。

  本来这个春节赵国栋都可以在奏都住下来,但是那一夜的漏*点碰撞让赵国栋突然改变了主意、也许他该和刘若彤有一段更加浪谩的假期.而二月初.北方天寒地冻,凑都也一样阴冷缺少阳光,昆州倒是气候不错.但是赵国栋确不想回昆州,邮里的氛围让他觉得自己更像是在工作时间一般。

  那么海南就成了独一无二的选择。

  原本出国到普吉或者兰卡威这些地方应该更美妙,但是无论是赵国栋还是刘若彤.要想因私出国其手续都不是一般化的麻烦.所以育议再三.两人都决定还是选择三亚,至少那里还有可供自己随意事更的属于自己两人的二人世界无许是赵国栋还是刘若彤从未塔体味到过这样美妙的时光.阳光.海岸,沙滩,懦懒,随意.轻松.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你可以选择尽事日光浴.也可以所心所欲的蒙头大睡.还可以潜水之后躺在吊床上小憩.总之一切如你所愿.而两人的威特似乎滩这浪谩温特的阳光海水中迅速融为了一体。

  距离前十依然遥远.我需要努力!

  顺便也请兄弟们把推荐票留着,十二点投给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