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节 密切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九节 密切

  自己一手缔造的商业帝国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但是赵国栋心里却并没有不舍的滋味,有舍才有得,如果一味贪恋手握重金的淄味,也许就合削弱自己在仕途上奋进的斗志。

  当然赵国栋也希望赵长川以及杨天培和房子全他们能够在发展他们自己的事业同时,也要考虑搞企业的最终目的何在,像沧浪基金会就是赵长川这个群体走出的第一步,人不能只为钱活着,即便是连赵德山这样的粗人俗人也知道这个道理,钱到了一定程度上也就是一个数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你总得要做点回竹社会平衡心灵的事情。

  这个帝国交到赵长川、杨夭培以及房子全他们手里,赵国栋也算是放心,经历了这么些年,众人的表现已经证明了没有他赵国栋,他们一样可以领导着这艘巨舰乘风破浪,即便是日后会经历什么波润险阻,那也算是一个历练,企业的起起落落都是正常,便是烟消云天那也正常无比。

  甚至连刘若彤有些敬佩赵国栋对这些东西的拿得起放得下,说不过问就撒手不管,如此庞大的财富对于正常人来说难以言喻,但是赵国栋却可以在云淡风轻间负手离去。

  刘若彤是正月初七上午离开安都回京的,赵国栋则还要在安都呆一天,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打算乘初八的早班飞机飞回昆州。

  隐患必须要解除掉,赵国栋没有习惯让人一直惦记着自己,但是对手很狡猾,昆州一事之后就像是从空气中消失了一般,几个人都彻底没有了音信。

  赵国栋是通过邱元丰来帮自己寻找这几十,人的踪迹的,但是陈大力相当狡诈,他那一伙人的手机全部换了,所有号码都不再使用,而且这些伏起来,赵国栋相信这帮家伙就躲藏在安都市里某一个角落,甚至有可能依然躲在罗冰居住的小区附近静静的窥视着。

  阴沟-里翻船,终日打猎却被鹰啄了眼,这种事情数不胜数,赵国栋可不想自己在这种事情被人设计一局落马,战略上可以藐视,但是战术上你必须要重视。

  赵国栋不清楚陈大力想要通过罗冰抓到自己的把柄用来干什么?

  扳倒自己?有这种可能,从宁陵官场上风光一时变成黯然消失的落水狗,这份反差很少有人能够承受的了,像陈大力这种嚣张一时的角色更是如此,但是就因为这样一个有些虚无的目的来不屈不挠的对付自己,如果真的纯粹是为了这个日的,赵国栋觉得那自己还是小看了陈大力,但是赵国栋觉得不那么简单。

  陈大力能出去混得风生水起,而且据说近期还买了一辆雷克萨斯嬗】,腰包里没点本钱不敢玩这种车,那么这几年里他是怎么发起耒的?根据了解他并不完全是在宁隆那边活动,而是遍及了整个安原,尤其是在安都揽下了不少活儿,除了自己做了一些外,绝大部分都是外包交给了其他一些公司耒作。

  他怎么就能揽到这么多活儿?赵国栋不相信他陈大力当了两年广电局长就能在全省结下这么多香火缘,而且遍及多个行业领域,只怕他的人缘关系还没有达到如此境地。

  那么也就说明他能揽到这么多活儿的原因就值得怀疑了。

  赵国栋一度有些怀疑陈大力会不会和卿烈彪有些瓜葛,但是邱元丰帮自己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卿烈彪现在在宁陵干得挺火热,而且九鼎地产并不仅仅在宁陵生根了,还把触角伸向了怀庆和通城这些二''A城市,看样子摊子铺得不小,胃口也是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心思玩这些。

  赵国栋因此有些怀疑陈大力可能会是通过一些不正当手段来获得了这些工程,然后转包给其它公司,从卒与支取一笔丰厚的“佣金”和差价。

  如果他是玩这一手的,未尝就没有在这方面想要打自己主意的想法,以罗冰和自己的非正常关系耒要挟自己,自己甚至可以源源不断的成为他敲诈要挟的摇钱树,赵国栋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老远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奥迪,邱元丰把车停好,竹林雅韵,梅江边上独树一帜的老字号品茶所在

  邱元丰也来过这里几次,这里更多的是单纯品茶的文人墨客。

  赵国栋也是越来越忙了,到了滇南当了组织部长,一步跨出了安原这塘深水,到了漠南一样玩得风生水起,上一次昆州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带队过来考察,邱元丰作陪,无意间谈起了赵国栋,那言语间的唏嘘感叹,大有对出身公安的赵国栋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架势,调研一次之后,市编委就解决了困扰昆州市局多年的许多非领导职务的职级问题和编制问题,听得邱元丰也是感慨无比。

  人走到这个份儿上,那你就不能比,赵国栋一句话也许就能解决你这个公安局长一年两年备至一届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平时觉得你公安局威武无比,但是谁曾想到过公安内部一样有困窘交迫的时候,职级解决不了,干警们有怨言,积极性受打击,你领导一样倍感压力,编制不够,兄弟伙超负荷工作,你当领导的一样感觉对不起大家,同样有压力,如果再来一个圈劳累过度患病猝死在岗位上的,那你在良心上就更是过意不去了。

  踩在富有弹性竹地板时邱元丰都还在琢磨着这个问题,十三年前你能想得这一切么?

  赵国栋看见邱元子穿着一件挺精神的灰色风衣出现在门口,就忍不住想笑。

  邱元车身材本来就有些偏胖,这穿上一件风衣就显得更有些臃肿敦实了,也不知道是谁帮他选的这件风衣,如果是他老婆,那审美观就真的有点问题了。

  “邱哥,这风衣看上去挺洋气啊。”赵国栋笑着打趣。

  “我就知道你小子要说这话,怎么身材不行还不兴穿风衣号

  成-?”邱元丰没好气的道:“我自己选的,自己看着顺眼就行。

  赵国栋顿时哑口无言,真没想到邱元丰还有这与众不伺的恶趣。

  红茶壶里腾起袅袅的水窖,赵国栋替邱元丰斟上一杯,自己也捧起杯子细细品味。

  很久没有这样在安都自由自在的享受着这份悠闲的乐趣了,只可惜明天自己就要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漠南的波澜洪流中去,从来就没有能够让自己清清静静的休整几夭的时候。

  “一起都还好吧?”赵国栋随口道。

  邱无丰对于这个问题似乎也要仔细考虑一番,良久才道:“不好说,就那样吧,刘局大概也知道自己在安都可能呆不久了,想动一动。

  “哦,到哪儿?”赵国栋眉毛微微一动,刘兆国在安都市公安局长这个位置呆得太长了,就算是在安都市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样也早谋轮岗了。

  “不太清楚,我估计他自己现在心里也没有底,这段时间有些反常,情绪不高。”邱元丰摇插头,“有说到省政法委担任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有说到省厅当常务副厅长,总之要动基本上是确定了,我从市里边那边得到可靠消息,市里边也觉得他在呆下去不合适,已经向省委建议了。”

  赵国栋也知道邱元丰这两年在安都也不简单,和严立民的关系也处得不错,更重要的是省政法委书记丁森也和他关系相当密切,至少在和赵国栋谈话中邱元丰就两次提到了和丁森在一起吃饭。

  能一起吃饭就代表着不一样的境界,尤其是经常在一起吃饭。

  丁森在安原省委也是老资格的常委了,在政法这条线上也是很有影响力,邱元丰现在是正处级干部,要想再上一步,那就得要有不同寻常的助力才行,丁森无疑是一个相当关键的角色。

  邱元丰在这方面倒是没有怎么刻意隐瞒,当然也不会在赵国栋面前故意显摆,他和赵国栋现在的身份都到了一定层次,很多东西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在这个层次要想再上一步台阶,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光凭埋头苦干那远远不够,如果说起甩栋是在安原8省委组织部长那还差不多,只可惜赵国栋是在溴南。

  但是丁森虽然关键,但是却不是决定者,真正能决定邱元丰命运的角色,还在于苗振中和韩度,尤其是韩度。

  管长风据说要到市检察院担任检察长,很多人都在窥伺着这个常务副局长的位置,这是邱元丰得到的消息,而他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位置上搏一搏。

  不废话,不煽情,有月票的兄弟支持几张,没准儿老殇就能进月票前十了,没月票的兄弟支持几张推荐票,没准儿老瑞还是能进推荐榜的前十了,一样的感谢,顿叩,拜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