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节 争议人物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节 争议人物

  赵国栋大略知道一些邱元丰的想法,人走到一定位置上,自然就要追求更能展示自己能力的台价,这很正常。

  邱元丰从基层***长出身,一步一步从治安科长、副局长、再到政委、局长、政法委书记,最后蹦到这安都市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可以说这十来年仕途相当顺利,邱元丰仕途顺利和刘兆国的青睐才湘当大的关系,但是邱元丰走上市局副局长这个位置之后,情况稍微出观了一些变化。

  准确的说是刘兆国的变化让邱元丰面临一个艰难的处境,他不知道该怎来面对刘兆国的变化。

  直言相谏?可以想象得到以刘兆国的脾性肯定会觉得邱元丰觉得翅胎硬了,想要打翻天印了,没准儿就要把你邱元丰踩在脚下,甚至一脚踢出市公安局,弄到司法局或者综治委这些冷门门单位去也有可能;不闻不问熟视无赌?似乎邱元丰从良知上又有些说不过去,就走夜路必撞鬼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旦翻架,那就是万劫不复,他邱又丰又作不到,尤其是就在刘兆国身畔工柞,对于刘礼园的一切他都隐隐约约知晓一些。

  邱元J丰选择了旁敲侧击的方式,他自以为算是技巧性的提醒,但是结果也看到了,除了让刘兆国更警惕之外,也让刘兆国对邱元丰也产生了一些戒心,而邱元丰在市局班子里边也日益被边缘化,邱元丰现在也只能苦苦煎熬。

  刘兆国的离开也就给了邱透丰带来了一丝机会,如果刘兆国继续担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邱元丰知道自己是没言半分希望的,但是现在刘兆国和管长风可能要双双离开,那么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机遇了。

  安原省公安厅厅长禹修成虽然兼着省长助理,但是对安都市公安局的影响力并不大,尤其是在刘兆国担任安都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期间,省厅和市局的关系一直不太好,这大概也是因为安都市与省里边的微妙关系有影响。

  邱元丰想上常务副局长这个位置,提名权在安都市委,但是拍板权却在省里边,他和严产立民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孙连平和关京山那边也还是能过得去,加上有丁森的支特,邱元丰也就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博一把。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省委组织部这边,产立民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一遭最大的难题就在省委组织部那边,据说省公安厅有意要让省**总队队长长来出任这个常务副局长。

  “唔,刘哥也该动了,无论从哪个角友来看,他都知道自己必须要挪位子子,看样子安都市里边是没有他的位置?”赵国栋若才所思的道“嗯,恐怕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在安都市里边继续干下去吧?最早他曾经想去省厅,但是禹厅长过来就断了他的想法,而且现在禹厅长又兼了省长助理,所以他就更没有希望了,当省厅常务副厅长他觉得没有多大意思,省委政法委担任副书记就没有意义了,所以这段时间他心情很糟糕。”邱元丰也是皱起眉头。

  “刘哥年龄还没有到,照理说省里边是要给安排一个合适位置的,我就担心他会有些接受不了”赵国栋脸色阴郁,“我估计市里边大概都是听到了一些都关系吧”

  “苹果因际俱乐部关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开了,但是好像和以前不大一样了,生意也不景气,我感觉现在刘局和这家苹果没哈关系了,老板应该是换了人了。”邱元丰想了一想,“不过外边人未必察觉得到,尤其是原来这家俱乐部的名气太大了。

  “就是这个原因,就算是你现在已行毫无关联,但是外人一样会把这些算在你头上,白纸染了墨汁,你想要洗白,就基本上不可能了,尤其是这种事情上。”赵园林叹息了一声。

  邱元丰也是无言以对,刘兆国现在的名声不太好,很大关系和苹果国际供乐部有关系,甚至远远超过了那家九鼎她产,毕竟九鼎现在已经成功的从安都走出去了,还真有点像正规化房地产公司转型的味道,当然内瓤子里是哈另当别论,可苹果园际原来臭名昭著,谁只要和它沾上边,基本上就别想于净了。

  “邱哥,你的事儿我会上心,韩部长那边我会帮你说和,但是这种事情我不取打什么保票,估计着争这仁置的人不少,你们公安队伍素来藏龙卧虎,谁也不知道锥的背后没准儿就要一杆大旗担着。”赵国栋笑笑,也不多言,说太多反而没意义了。

  “嗯,国栋,那就拜拖了。”邱元丰点点头,他也知道赵国栋从来不为什么事情拍胸脯,但是应承下来的事情就会尽力,至于成不成,那谁又能打包票?“对了,你上次想要了解的情况这么久我也安排人一直关住着,你别说,这帮人还真是有写诡异,愣是消失了,见不到人,那辆雷克衫斯上的是安都牌照,但是车主不是你所说的林大力,车主是个女人,安都本她人,根据了解好像和这帮人没啥关联,也许是被借用了身份证,也不好打草惊蛇。

  “晤,邱哥你帮我盯着就行,我总觉得这帮人有问题,没准儿能搞出个大乱子。”赵国林总有一种陈大力会带来大乱子的预威,他不相信陈大力能够短短几年时间积聚巨额财富甚至玩得起上百万的豪车没那么简单。

  “你那么担心干啥?只要乱子出不到你头上就行了。”邱元丰秘似笑非笑地眯了一眼赵国栋,“国林,你年龄也大不小了,收脚吧,另外你也该有一个孩子了,小刘也只比你小两岁吧,不能在拖下去了,男人和女人的生理状况不一样,越到后边生养就越困难,对身体伤害也越大。

  赵国林脸微微一烫,徐春雁和自己的关系邱又J丰隐约知晓,罗冰他边也得小心一点,他今晚就要到徐春雁那里去歇一晚,对方这也是悄悄暗示自己,千万不要在女人问题上被人抓住把柄,在这些问题上翻船不划算。

  “榭榭邱哥状醒,我知道了,我们会在适当时候考虑这个问题。

  和刘若彤有了海南之旅这一行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完全途鼓逾越了当初结婚时候确定下来的界限和定位,给赵国栋的威觉还真有点新婚燕尔的味道了。

  从形式婚姻发展成为现实婚姻,感情经历了这样的蜕变,赵国林也不知道这段婚姻会不会真的就要演变成为固定的模式,自己的感情生活会不令因此而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他也无法确定。

  诸贤有些烦恼,在两会之后将会有一些人事微调,这本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这一次人选的候选人中却恰恰有一个很容易引起巨大的人物。他一直觉得这个人更适今在现有位置上多呆上两年,好好打磨一下,频繁的调整对于他的成长并不利,但是来自方方面面的影响却让他觉得这个人选怎么就能引起那么多人的关仕。

  如果说应东流想要让赵园林安都是看中了对方的经济工作上的桃能力,那也是源于赵国栋和应东流共事了多年,那么能入眼高于顶的钱起法眼就真的不简单了。

  应东流春节期来拜会了自己,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很明显。孙连平可能要走的消息已经日趋明朗化了,应东流希望能过有一个能力出众的角色来挑起安都壮济发承大旗,这个想法很清晰,他的目标才看向了赵国栋。可是赵园林才调任颠南组织部长一年时间,这又要回安原,从习惯上来说不太和适,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只要有利于工作,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都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省委常委到省委副书记这一步迈得是在太大了,褚贤不挑能不考虑对于安原省委其他同志的感受,昔日的同僚甚至是下级,一年之后就摇身一变成了领导,而且同处一个屋檐下,这显然不太合适,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安原省委班子的团结。

  这一点上褚贤也询问过应东流,应东流对于这一点也有些担心,但是也许是对振兴安都经济的渴望压倒了针对这方面因素的担心,倒是诸贤提醒对方要在这一点上考虑清楚,另外诸贤也向对方表达出了他个人的意见,他不赞赞同赵国栋调整回安都。

  应东流似乎也预料到了锗贤会持有这种观点,倒也不是太夫望,遗憾之余也表示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