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一节 毁誉参半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一节 毁誉参半


  如果说应东流来拜会还不足以让诸贤感到困扰的话,那么钱越的态度就让诸贤真正意识到麻烦和压力了。

  前期钱越就曾经和自己了解过赵国栋的表现,但是并没有真正表露出意向性的态度,其实当时诸贤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是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也许钱越只是对这个年轻人某些方面的表现感兴趣,也许只是突发奇想的随口询问,但很显然自己的一厢情愿,并不符合现实。

  这个春节诸贤已经不是一次听到有人提及这个赵国栋了,正面负面的评价都不少,甚至还有一些来自党内老领导老同志的观点,赵国栋在滇南搅起的波澜触及到了不少人的神经,当然未必是和他们有什么切身利益,但是他的表现刺激到了一些人。

  诸贤对赵国栋在滇南人事调整上的表现打分也不太高,在他看来赵国栋或许可以通过更和缓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问题,完全可以消减掉不少没有必要的批评。刚柔并济才是王道,作为组织部长,更应当把握这所谓王道的火候,赵国栋还是太稚嫩了一些。

  他也知道戈静和赵国栋关系很密切,对赵国栋在滇南的表现评价上也不尽一致,戈静对于赵国栋的表现持基本认可态度,诸贤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个人感情夹杂其中,但是在他看来戈静似乎不像是那种容易被感情所左右的人,这也就意味着在滇南人事调整上两人看法是真正存在分歧。

  外边对赵国栋的评价本来就是毁誉参半,当然这个毁更多的是一种批评性的期望,认为赵国栋太过于年轻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使得他在***素养上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准,认为应当需要更多的磨砺,而部里在对赵国栋的看法上也出现差异,现在又夹杂进来了钱越的看法态度,这个问题就更显复杂化了。

  钱越不是随便可以打发的人,他的身份决定了自己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答复。

  国家发改委的陈副主任在三月年龄就到了,肯定要退下去,钱越的意图很清楚,作为分管发改工作的副总理,他希望赵国栋到发改委工作,认为赵国栋的思路观点和能力都很适合这个岗位。

  虽然只是私下的一种意见交换,但是钱越的态度已经拿了出来,诸贤不能不认真考虑这一点。

  从内心来说,诸贤并不认为赵国栋就合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位置。

  或许赵国栋在基层干得很成功,但那是具体的微观的经济工作,而国家发改委不一样,宏观经济管理规划和微观经济的具体***作有很大差别,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现象不少见,很多在省市一级干得相当出色的干部到部位里边来就难以适应,而在部位里边被誉为精英的人物下到地方一两年都没有能适应过来的也一样比比皆是但是诸贤现在需要考虑的却不是这一点,他得给钱越一个说法,一个交代。

  轻轻叹了一口气,钱越是何许人,意志坚定,性格刚烈,要想说服他,不易,诸贤可以肯定钱越的想法在部里边恐怕也难以获得通过,虽然戈静会支持,但是凌正跃呢?除非自己也赞同,但是诸贤不想违背自己的本意去附和什么人,如果赵国栋真的是个合适人选,他当然会力荐,但是他认为赵国栋不是这是一个难题来接机的不是刘若彤,却是滇南驻京办的一辆丰田子弹头。

  赵国栋没有通知刘若彤,他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天返京,原本他是想在陆蕊结婚前一天回京的,但是戈静来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到京里来一趟,他就知道多半是有什么事情,所以就提前了一天返京。

  临行前赵国栋去向蔡正阳请假,蔡正阳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赵国栋感觉到蔡正阳似乎有些心事。

  滇南驻京办和其他省市的驻京办差不离,在赵国栋看来并没有发挥出真正效用,而更像是承担了一个接待站的作用,安排来来往往的领导在京城里的吃喝拉撒睡,为省里边来京城办事提供方便,这大概就是最大的作用了。

  你还不能说这驻京办没有一点真正作用否则每年每月来京里办事儿的人不知凡几,到了京里再来考虑食宿问题,人生地不熟的,这工作效率怎么能提高?组织部长一人单独到京里,这可是给了驻京办一帮子人莫大的惊喜,他们也是在赵国栋已经快要登机时才接到组织部电话,这可是天大的机会,能让赵部长到驻京办坐一坐看一看,那也算是领导关心重视了。只可惜赵国栋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虽然赵国栋态度很好,但是却只是告诉对方把自己送到了美洲俱乐部还有二十天就是两会召开时间了,十一五规划,最终形成决议性的文件。

  今年的两会与以往略有不同,十一五规划将会在两会上正式出炉,***代表和政协代表们将会通过这个平台讨论十一五规划,最终形成决议性的文件。“恭喜了,东哥。”赵国栋笑意盈盈的握了握对方的手。春节长假结束后的第五天,雷向东正式接任国际开发银行党委***、行长一职,这在金融界也是引起了一阵热议,在两会之前的中央出台这一任命,也足见对雷向东工作的认可短短几年间就从一个国际开发银行省分行的行长走上了总行行长的位置,在国内金融界也堪称一个奇迹,但是雷向东在担任国际开发银行副行长期间取得成绩有目共睹,尤其是在大力扶持国内民营企业走出去的战略上战功卓著,全国政协和全国工商联都曾经给予了雷向东相当高的评价。

  “同喜,同喜,我还以为你小子真的连看我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呢。”人逢喜事精神爽,雷向东西装革履的雷向东比起以往更多了几分自信,少了些许沉郁。

  “春节事情多,我想你也忙,所以就把时间省出来了,这不就来了么?”美洲俱乐部给赵国栋的感觉要比长安俱乐部氛围要轻松许多,现代气息也要浓得多,而长安俱乐部总给人一点庄严肃穆背后的压抑。

  “现在也一样忙,我现在就是感觉时间不够用。”雷向东也是深有感触,今天也是赵国栋,换了其他人,雷向东不会走这一遭,“手上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只恨自己***乏术啊。”

  “不,中央有一个想法,国际开发银行可能也要走成立股份公司的路子,这事儿就算是压在肩膀上了。”雷向东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没啥时候能轻松的,从政策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现在更要考虑日后成立公众上市公司的问题,怎样把对股民负责和兼顾国家政策导向结合起来,这可是新问题。”

  “国际国内形势风云变化,中央也在考虑一些新的规划设想,这不两会就要开了,十一五规划中有不少新的东西出来,得随时应对变化带来的影响。”赵国栋点点头,雷向东的思维还是相当清晰的,国际开发银行要逐渐脱去政策性银行的身份,向商业银行和股份制企业的身份转变,这有一个过程,但是雷向东却很敏锐的注意到了两者的矛盾性,如何在过渡期内解决好这个问题,就是考手艺的时候了。

  “别光说我了,我的事儿都已经尘埃落定了,没啥新鲜味道了,你呢?”雷向东显然也是嗅到了一些什么味道,钱越对雷向东很器重,能够如此干脆利落的出任国际开发银行行长,其中也有钱越的支持。

  “你听到些什么?”国际开发银行现在还不是纯粹的商业银行,很多时候也还要承担政策性银行的责任,和经济领域的干部打交道时间不少,雷向东自然也就能听到一些传言。

  果然是钱越!赵国栋心里一阵豁然。

  看来自己在昆文高速公路项目上的一些观点还是迎合了这些人内心想法,希望自己能够在另外一块天地创造出另外一份佳绩,而自己在宁陵工作那两年的经历才是关键,无论是谁看到自己如何一手把宁陵缔造成为仅次于安都的安东经济枢纽,这大概才是最根本的倚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