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二节 潜力股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二节 潜力股

  “嗯.你倒是把这事儿看得挺穿再.评价是老百姓和上级领导的事情”这句话说得很有水品嘛1还能把老百姓的位置搁在领导前面。,”

  雷向东若有所思的盯着赵国栋,端起咖啡杯,嗅着香气,““政治素养见涨啊。.,““老百姓的评价既是最直观感性的,同时又是最全面的.千万不要小看老百姓的智慧,你以为你做的一切可以瞒着谁遮着谁,错了,大错特错,在老百姓眼里.一切都无所遁形,纵能瞒得过一时。那也瞒不过一世。”,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似乎在卸去全身背负的束缚,“领导的评价可能更多的会综合考虑其他因素,但是我相信他们在评价一个人一件事时”最终还是要以事情本身或者说归根到底还是要以社情民意来作为基础的。””

  雷向东笑了起来,抿了一口咖啡,向赵国栋竖起大拇指,“高见!

  嗯,其实也不算是高见,原本是一个很浅显易懂的道理,但是很多人却往往看不穿,总觉得自己高明无比,谁也玩不过自己的手腕心思,哼,小胜靠智.大胜靠德.心里边偏了,你最终结果就是栽筋斗。,.

  “咦,怎么觉得东哥你似乎也很有感触啊?”赵国栋也水印听出了雷向东话语中的感慨味道。

  “嗯,干哪一样工作不都要碰到这些事情?我手里边工作不也一样”总是叫嚷着要让民营企业大胆走出去,要放水养鱼,要大力扶持支持”但是真正到了落在实处的时候,就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了,就把其他商业银行的那一套子陈规陋俗搬出来了”恨不得拿出放大镜来看看人家的细胞是不是浸润着原罪?嘿嘿,我这话有点过了,不过你从内心深处就抱着这种心态.怎么能够做到让客户满意”让业绩起来?”,雷向东悠悠的道:“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肉烂了在锅里边,你别管它是民企国企”都是中国企业,只要它能走出去发展壮大,只要它走出去于国于民有益,符合原则规则。那就要大胆的支持它!”

  赵国栋也笑着向雷向东竖起了大拇指,“东哥,你这个观点真该给很多人包括很多领导敲一敲钟,上一上课,走出去战略是这样,在国内不也一样?你管它是国企民企,只要它遵纪守法。照章纳税.管它大小,管它性质,它能给你创造税收,解决就业。活跃经济,繁荣市场,你政府就要全心全意为它服务”为它排忧解难,就是要为它创造更好更公正的经营环境.你政府就是干这事儿的!当然,它违规违法,你职能部门依照法律惩罚它规范它”别提什么支持发展几十条几百条,能落实到实处的有机条?你能做到一视同仁,就足够了!”.

  雷向东斜睨了赵国栋一眼,这家伙,自己还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生猛了,这家伙还来得更彪悍,居然直接攻击起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三十六条的效果起来了。

  “国栋,我感觉你好像又有点偏题啊”火药味儿挺浓啊。”

  “.嘿嘿,偏题是真,火药味儿说不上,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国家出台的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政策是好的”但是地方政府在落实效果上的确乏善可陈,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尤其是在不发达地区更为明显,你都落后了,还抱着老一套不放。你怎么追赶发达地区?我看着心里都着急,可我们有些领导却是一步三摇,安步当车啊。”,赵国栋耸耸肩膀一脸无奈的道。

  “别扯远了,这段时间正是微妙得紧的时候,你这一次来京里,怕有要给很多人无限遐想吧?””雷向东将身体靠在柔软的沙发里,双手抚在沙发靠背上。

  “爱怎么想怎么想去,我来趟京里回趟家,和老婆亲热亲热难道也要照顾什么人情绪不成?我管他个鸟!”.赵国栋轻蔑的撇了撇嘴,难得的睁一句粗话:“活得那样累.这官还不如不当了。”

  四“你小子!”雷向东一边笑着一边摇头”“当官也得有点官样”你都副部级了”自己琢磨着一点儿。”

  “东哥,整天带着这假面具憋屈得慌”真想找个自由自在的地方随意的发泄一下.也难怪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阴暗。玩女人也好,吸毒也好,暴力也好”讲粗话骂人也好”赌博也好,变态也好,其实都是一种压力下的宣泄手段和方式,你说咱们这样活着会不会哪一天也会变成某一类人?”赵国栋翘起二郎腿吐出一口气来,“寻常的方式是很难缓释消减这么大的压力的。”

  雷向东瞪了赵国栋一眼,“你小子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1人活在世界上哪能没有压力?动物都还一样有生存压力呢。关键在于如何调剂自己心态,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也要学会合理宣泄,运动”和朋友聊天,旅游,看书,这些不都是健康的排解方式么?”

  “但是你要承认,这些方式远不及我所说的那些方式更能舒缓压力。”赵国栋笑了起来。

  “哼,诡辩!”雷向东内心承认对方所说的观点,但是这也和人心理素质和道德素养有很大关系,缺乏素养底蕴的人就很容易在这上边失去抵抗能力,容易被这些不良发泄方式所侵蚀,最终堕落下去。

  目光漫不经心的掠过坐在对面言谈甚欢的两人.周鑫目米略略一顿,脸上浮起不敢置信的惊喜之色,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揉揉眼睛。但是理智克制了他这种不当行为,只是眯缝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没错,两个人影都很熟悉,只是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

  转念一想,雷向东也是安原人,从安原走出来的干部,这似乎可以解释得过去,只是看两人熟捻的情形,很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

  “对不起,我有点事情耽搁一下,你们先过去,我呆会儿过来。”周鑫示意自己一行人里其他人先过去,只把周达留了下来。

  “看看那边。”周鑫嘴角浮起一抹笑容,“踏破铁靴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啊。

  顺着自己兄长的目光过去,周达也是一怔,随即大喜,“雷向东,赵国栋?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岂止是走到一起?你没见他们俩的亲密劲儿,我敢打赌,这两人关系绝对不一般.对了,你记得没有,前年云岭电解铝项目遭遇卡壳的时候”赵国栋怎么说的?要广泛发动各方面影响,我记得当时有一篇文章就是署名雷向东的,要求金融机构在对民营企业的发展问题上发挥历史性的作用,要和对待国企一样一视同仁,而且还连带着说要打破玻璃门等等,你有没有印象?”周鑫显得相当兴奋。

  “嗯,是有点印象,这么说他们俩是老交情了?”周达也是一震,“真是看不出”难怪赵国栋底气十足。”

  “哼,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老二,三十多岁上常委,你以为光凭苦干实干就能干出个省委常委来?”周鑫摇摇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赵国栋也好,雷向东也好,这些都是潜力股,买好买准了”那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可惜赵国栋走得太快了一点,咱们都没有能和他真正建立起实质性的关系。”

  “当然,今天就是一个机会”雷向东也在,能结识这位新晋的国际开发银行行长,日后对于咱们鑫达走出去也大有稗益啊。”周鑫看着对面的两人目光流动,就像是猎人看见了猎物出现,“择时不如撞时,天赐良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