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三节 人脉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三节 人脉

  和朋友在一起聊天总是那样令人愉快,以至于时间飞逝也会让人不知不觉,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这样敞开心扉毫无遮掩的谈话了,雷向东既是一个好的听客,又能恰到好处插话引起共鸣,这样的谈话对象实在太难得了,赵国栋相信自己对于雷向东来说一样如此。

  从目前国有专业商业银行正在大张旗鼓引进战略投资者筹备上市,到地方商业银行的改制历程,从央行和银监局的职责定位到社保基金是否该进入改制银行,从外汇储备急剧增加带来的风险性到人民币汇率是否该适当放开,这些话题总是充满了争议,即便是在赵国栋和雷向东之间的观点也不尽一致。

  “打住,打住,你就别卖弄你的专业知识了,我知道你是五棵松出来的牛人,行了吧?”赵国栋以手指戳在手掌心示意暂停,“我没有你那么多引经据典的专业东西来充当论据,我也知道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是必经之路,但是在引进所谓的战略投资者上可能带来资产流失我觉得应当要持谨慎态度,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战略投资者真的能给我们的金融机构管理带来所谓先进理念和现代管理艺术?我深表怀疑。”

  “外资银行不是慈善家,纵然他们能带来一些东西,但是我们的付出也需要有个称量,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很多决策者似乎太大方了一点,那是属于全民所有的资产,不是哪一个人的,手指一松,出个政策,银子就像水一样流出去了,外资就可以坐享其成,锁定期一到,出手就是数以亿计的收益,这真的就合理么?他们的付出就值得了这么多?”

  雷向东也知道赵国栋是个意志坚定的人,虽然他不赞同赵国栋的有些观点,但是对方提出的一些问题的确也具有一定普遍性,尤其是在精英阶层里一样具有很深的***基础。

  “国栋,我觉得你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偏见,我建议你可以看一看这方面的书籍或者多了解一下来自各方面的观点,??????”

  “得,得,我知道你要给我***哪些人写的书哪些人的观点,我有脑子,我会分析,他们的观点看法代表了一方面,我不是一***敲死,但是我觉得这分寸上他们过了。”赵国栋摇摇头,“看来我们在这个观点上不尽一致,这也正常,没有必要争个输赢不是?中国这么大,难道就你我两个看得到这一点?各自表述自己的观点,看看决策层的态度罢了。”

  雷向东也是无可奈何。

  两个人影映入眼帘时,赵国栋也是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雷向东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转过头来,两个面目有些挂像的中年男子正含笑走了过来,雷向东并不认识对方,但是看对方气度也应该是这里的常客才对,美洲俱乐部基本上每一周都有一些活动,几百会员里总有一些喜欢这样或那样活动的,赵国栋在这里碰见熟人也很正常。

  “哟呵,两位周总这么有闲?”赵国栋很慵懒随意的站起身来伸出手。

  “哪能和赵部长您比,您日理万机,我们这些自找自食的,当然就要随便许多了。”周鑫相当有礼貌的笑着:“雷行长,鄙人周鑫,这是我弟弟周达,我们是久仰雷行长了,今天才是有幸一见。”

  赵国栋竭力克制着自己避免脸上肌肉出现怪异表情,这周鑫周达兄弟还真是有趣,文绉绉的一番话听起来咋就这么别扭了,不是文人你就别装斯文,还不如大大方方豪爽一点。

  雷向东一愣怔之后脸上也路出一丝恍然大悟的表情,鑫达集团的周氏兄弟?难怪,云岭电解铝项目这个数十亿的项目就是这两兄弟搞起来的,据说与华铝和五矿两大国企也是血拼较量了好久,最终才算是敲定,福布斯和胡润双榜上年年有位的角色,也算是安原名人了。

  “两位周总,幸会幸会,我也是早就耳闻两位大名了,咱们安原在福布斯和胡润双榜上人物并不算多,两位一起上榜,龙兄虎弟,也算是咱们安原的骄傲不是?”雷向东也站起来身来礼貌的和对方握了握手。

  鑫达集团是以磷矿、煤矿和磷化工工业起家的,但是通过云岭电解铝项目成功转型,集团资产实现了质的飞跃,二人去年的资产和在胡润与福布斯榜上的排位都是飞涨,主要得益于云岭电解铝项目的成功运作,现在鑫达集团也正在积极谋求在上交所上市,两兄弟现在的风光比起前年云岭电解铝项目被搁置时的窘况不可同日而语了。

  “惭愧惭愧,能得雷行长这般夸赞,我们两兄弟哪里当得起?”周鑫在雷向东面前可是半点都不敢表露出得意矜持的神色,一脸诚挚,“这也是全靠各位领导和朋友的支持抽和,鑫达才能有今日这点小小局面,日后鑫达还要依仗雷行长和赵部长你们的大力支持啊。”

  赵国栋笑了起来,“周总,能不能别这样酸?都是几个安原人,你这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再配上文绉绉的文言文,我牙齿都快酸掉了,雷行长也是土生土长安原人,可人家是和国际在接轨,平时就是要求说普通话,你们鑫达也有这个要求么?咱们在一起能不能说安原话好不好?”

  被赵国栋这一打趣,周鑫周达都笑了起来,雷向东也瞪了赵国栋一眼之后忍俊不禁,这周鑫的普通话听起来的确有些渗人,都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安原人说普通话,这话不假。

  “坐吧,两位周总,这么难得在这里碰见,也算是有缘啊。”赵国栋挥手示意周鑫周达入座。

  雷向东微微蹙了蹙眉头,他不太习惯和生人尤其是不了解的人在一起吃饭,这国际开发银行行长这个位置也很敏感,和生意人在一起吃饭,又是在这美洲俱乐部里,很容易就会被人误解,他不想给别人太多联想。

  先前赵国栋约他在美洲俱乐部时他就有些犹豫,这美洲俱乐部他来过,不过那都是比较正式的场合下参加一些商务活动,吃饭也好,宴请也好,活动也好,都是受行里安排参加,倒是不惧啥,他自己因私倒是没有来过这里,没想到赵国栋居然会约在这里见面。

  和赵国栋在这里喝喝咖啡吃顿便饭当然没啥问题,但是周鑫周达两兄弟他就有些犹迟疑了。

  “怎么,刚才咱们说啥呢?现在就要口是心非了?”赵国栋哂笑了起来,“鑫达集团也算是安原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现在在咱们滇南文城也有相当大的投资,我现在也算是包片文城,我倒是很希望两位周总加大在咱们滇南的投资发展力度呢。”

  见雷向东首肯,周鑫周达两兄弟也是大喜过望。

  鑫达集团过了云岭电解铝项目这一坎之后已经另有一番气势了,这一年多时间里鑫达集团拓展的几个项目都比较顺利,前景相当看好,而上市步伐迈得也更快,鑫达集团现在也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有意向海外谋求原料基地。

  而要想海外扩张,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必须要有过得硬的人脉,来自各方面的人脉,不仅仅是地方上的,经济界的,金融界的,甚至高层的,鑫达在这方面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

  从美洲俱乐部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酒喝了不少,又敞了点风,赵国栋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意了。

  若是以往赵国栋自然可以给程若琳打个电话,书书网文字让若琳来接自己,在若琳那里住一晚,但是现在似乎赵国栋觉得想要打这个电话竟然异常的艰难。

  是不是和刘若彤突破了那一条界限之后自己的心境都有些变化了?赵国栋拨弄着手中的手机,迟迟无法作出决定。

  [w w w .bx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