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四节 汪洋中的一条船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四节 汪洋中的一条船

  程若琳和罗冰自一月份到昆州来之后赵国栋就再也没有和她们见过面,即便是春节也只是在电话里问候了,现在自己和刘若彤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变得扑朔迷离,会对自己今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冲击,赵国栋现在心中都没底。

  春节期间的恩爱缠绵在经历了这几天的冷却之后,赵国栋觉得自己貌似又冷静了不少,与刘若彤之间走到这一步似乎是发乎情合乎理,只是有些偏离了两人最初的约定而已,但是日久生情这句话的确在两人身上发挥作用了。

  何去何从?赵国栋站在清冷的街头,有些难以抉择,二月的京城街头冷风劲吹,不是个滋味儿,但是赵国栋却觉得自己需要这一阵冷风来帮自己清醒一下头脑。

  先前借着酒劲儿想要给程若琳打电话的心思慢慢淡了下来,赵国栋没有考虑过要和谁斩断关系这一层,但是至少现在不是去程若琳那里歇息的合适时机,刘若彤知道自己要来京书,,书网会员整理里,后天还要一道去参加陆蕊的婚礼,今儿个和若琳相拥入眠,明儿个又搂着刘若彤恩爱缠绵,似乎有些下作了一些,赵国栋觉得自己的心态还没有练到那种百毒不侵的水准。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站在街头看着来往如梭的车流,赵国栋发现自己此时的心境还真有点明月照大江的滋味.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过了,朦胧中赵国栋还有些印象,刘若彤走之前还是唤醒了自己,只不过当时自己实在有些困,所以只是含糊的答应了两声,大概是对方也不想惊扰自己,所以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起来洗漱完毕,摆在饭厅桌上的牛奶还是略温的,法式面包和蛋挞,另外还有两支泰国香蕉搁在桌上,大概这就是刘若彤为自己准备的早餐吧。

  坐在饭桌前赵国栋一边抿着牛奶,一边把面包塞进嘴里。

  他不是很喜欢这种纯西式的早点,准确的说他早上更喜欢来一碗羊肉米粉或者牛肉面,鲜辣可口,让人胃口大开,这种西式早餐偶尔为之可以,多吃两顿赵国栋就受不了,他宁肯吃方便面。

  今天要去面见戈静,这是他之所以提前来京里主要原因。

  见面并没有安排在中组部里边,这个时候去部里边,难免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猜疑,戈静和赵国栋都不希望太招人耳目。

  戈静要和自己谈什么,赵国栋大略知晓,关于自己可能要动的风声甚嚣尘上,在春节后这几天里赵国栋就觉察到了这一点,他请假时蔡正阳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也证明了这一点。

  会不会动,往哪里动,赵国栋估计现在绝大多数人都并不清楚,包括那些个自认为能够主宰别人命运者。

  从雷向东那里都能知道自己这一年的表现引起了很多人的争论,毁誉参半,算是个争议性人物,这种人最难打发,也就是说自己何去何从还得要看诸多方面的对话和较量。

  这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过问的范围,就像汪洋中的一条船,决定自己往何处去,既有洋面上的海风,也有船舷下的洋流,自己这个船夫在这一次的表演中却只能沦为配角角色了。

  戈静在电话里没有深说,这说明就连戈静也没有获得一个较为确切的动向,这很罕见。

  戈静的作风赵国栋很清楚,言不轻发,发必中的,也就是说她能开口表态的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如果她不愿或不能开口的,那就说明她是真的没有把握。

  连戈静都没有底儿的事情,还真不多见,那戈静让自己来京里干啥?

  征求意见,还是了解情况?而听她的口吻,这显然不是一次公对公的见面,甚至连办公半私都算不上,纯粹的一因私见面吧。

  一边小口的喝着牛奶,吃着面包,赵国栋一边细细的琢磨着,刘拓在年前就暗示过自己,上边对自己的使用上有争议,自己在滇南的表现一样是引发了观点尖锐对立,但是刘拓在春节时候就告诉自己,中央一直在考察自己,对自己的使用上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没有明确的说法也就意味着自己很有可能还会在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继续呆下去,对于这一点赵国栋也有思想准备,实际上也是他希望的。

  两到三年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工作周期,一项工作才能真正的见出成效,这是赵国栋的观点。自己在组织部长位置上获益匪浅,继续干下去赵国栋相信自己会收获更大,尤其是在协助蔡正阳完成了滇南人事大框架的搭建之后,剩下来的查缺补漏,有针对性的调整补充,在这一点上赵国栋觉得自己可以发挥更有力的作用。

  他不确定戈静会给他带来一些什么,是意外惊喜,还是黯然神伤?

  想到这儿赵国栋不由得哑然失笑,自己还是没有能够摆脱患得患失的心理啊,平时看别人都能摆出一副宠辱不惊的架势,真正轮到自己了,就一样怂了。

  ***************************************************************************

  一身宝姿职业装穿在戈静身上,让一个精明干练的女官员摇身一变多了几分优雅雍容的气度,一枚水晶蝴蝶胸针一看就知道是来自施华洛世奇的物事,短发微微蓬松,梳理得很精神,看上去甚至年轻了两三岁,她这个年龄年轻了两三岁就能让人感觉大不一样。

  在安原的时候虽然也很注重打扮,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戈静日常服饰似乎并不太注重品牌和搭配这些细节问题,而现在,担任了这么久的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长期在中外媒体镜头下抛头露面,如果再没有一点像样的审美观和服饰搭配理念,只怕她自己都不好出现在媒体镜头下边了。

  当然,走到她这个位置,有的是人主动愿意帮她在这些方面补充时尚知识提升审美水准,毕竟能够和中宣部副部长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这样的中央要员拉上关系,别的不说,哪怕就是一个化妆师或者服装设计师,那也能平添无限光彩。

  手里巧克力色的提包一看就知道gucci的ssima系列,浑圆的包型,中间一杠红黑相间的彩色,充满质感的浮雕logo,价格不菲。赵国栋在一月专门为程若琳和罗冰各买了一个,当然昆州还没有gucci的专卖店,这还是专门让赵德山在沪江替自己买的快递送到昆州。

  昆州的商贸零售业还远未建立起理应属于它自己的地位,像金龙、百盛、仟村这几家貌似强壮但其实定位并不准确的百货零售商在昆州血拼市场,反而使得人们觉得昆州的层次逊于昆州本该有的地位,像gucci、爱马仕、普拉达、香奈儿这些国际奢侈品牌都还没有把目光投向这里,足见这个在西南地区地位日重的城市在这方面依然弱势,这大概也是吴元济雄心勃勃要打造西南服务业第一城的主要原因。

  戈静似乎也注意到了赵国栋看自己的目光似乎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亲切的笑问道:“怎么,国栋,才多久不见啊,就认不出你戈大姐了?”

  “不,不,戈姐,您今天的打扮可是让人耳目一新啊,不说年轻了十岁,看上去一下子比以往小了三五岁绝对不是阿谀奉承你。”赵国栋也顺口改口把以往的戈部长改成了戈姐,称谓的变化可以不动声色的拉近双方的距离,久而久之,这种细微的变化就能让双方之间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为密切亲近。

  “国栋,你这张嘴啊,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在你这张巧嘴下被迷得神魂颠倒?”戈静笑得很灿烂,赵国栋心里也略略放宽了一些,戈静虽然不是一个系怒形于色的人,但是能笑得这样开心,也表示心情不会太糟糕,而她招自己来如果是不好的事情,还能这样表现,那就真的很出人意料了。

  “戈姐,我可是老实人。”赵国栋腆着脸陪笑着。

  “老实人是你这样?”戈静依然笑着,不过笑容已经收敛了许多,话锋一转,“国栋,你知道我叫你来京里是啥事情吧?”

  “大略知晓一点,是不是我在滇南的表现引起了不少争论,有人想要让我动一动?”赵国栋也不遮掩,径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