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五节 稍安勿躁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五节 稍安勿躁

  对于赵国栋的率直戈静很理解,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也是很费思量。

  “不完全是。”戈静想了一下,才很保守谨慎的回答道。

  “哦,怎么说?”赵国栋惊讶的扬起眉毛,这句话语意很含糊,不太符合戈静的风格。

  “你在滇南的表现的确引起了很多人的争论,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央领导和老同志,也的确有人提出要动一动你,但是前者和后者原来并没有太大联系,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影响。”戈静解释起来有些费力,“但是到现在呢,似乎又有些瓜葛了。”

  被戈静有些绕口令一般的话语弄得有些糊涂了,赵国栋瞪大眼睛等着戈静的进一步解释。

  “简单地说,前期各种纷纷扬扬的评价对你影响不大,想要调整你的工作也是出于其他原因,工作需要占主要因素,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明朗的说法,春节里边似乎对于你的争议又有升温,可能才真的对你这一次面临的问题有了一些影响,但是最终结局会是什么样,我现在也没有底。”戈静回答得亦是相当的干脆。

  前期,后期,升温,没有底,这些话联系在一起,赵国栋才意识到关于自己的争议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到现在连戈静都没有底,那戈静召唤自己来干嘛?不如叫自己继续做好现有工作,安心工作得了。

  似乎是看出了赵国栋表情中的疑惑,戈静进一步道:“在关于你的表现上,我和诸部长、凌部长的观点不尽一致,虽然我们观点不同,但是真正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调整的还是来自中组部以外的因素。应东流很希望你能回安都,大概是想要让你主舵安都担任市委***,孙连平可能会在两会结束之后离开安原,这是一个看上去很不错的机会,而应东流也属意你去扛起这副重担。”

  赵国栋沉吟着没有吭声。

  回安都担任市委***当然是好事,这也是赵国栋所期望的,但是这个看起来很诱人的想法面临很多具体困难,相信应东流也应该看得到,一是自己回去的时间问题,二是对于安原原来的常委们的心态巨大冲击问题,这个问题非同小可,解决不了,带来的班子团结问题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省委的运作,相信中央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会有所保留。

  想想也是,两年前,赵国栋还是一个普通的市委***,一年前才勉强进入省委常委,就这样已经引起了不少议论,如果再过一年就变成了省委副***,从党内***来说,仅次于应、秦、苗三人,***还在任为峰和韩度这些常委之上,这如何能够让大家在感情上接受?

  所以应东流的想法只是一个理想化的建议,抛开了实际中的许多客观因素。

  戈静也有些遗憾,如果赵国栋能够在滇南再呆上一两年那情况就要好得多,安原班子今年可能也要面临一些调整,虽然尚未明确,但是按照戈静的预测,应、秦二人可能会有一个要离开,而任为峰离开的可能性也很大,常委经过一轮换血,那么情况就要好得多,而赵国栋的资历也得到了提升,有了两三年组织部长的经历,登位副***也就不算什么太过逾越。

  “戈姐,说内心话,我很想去安都担任这个市委***,东流***对我的推重让我真有点受宠若惊了,我真希望安都这个大都市能够在我的努力下焕发出它应有的荣光,但是可能您也考虑到了,我现在回去担任这个职位恐怕不太合适,有很多因素影响着,而且我感觉关京山的表现也很出色,在这一点上我想中央应该有更多的考量。”

  戈静心中暗赞,当了组织部长的人就是不一样了,哪怕只有一年时间,都更能从更高一级的组织角度来考虑问题,而目前部里边对安都市委***人选态度也倾向于此,就这个问题部里边也刚刚和应东流进行了单独交流,应东流也基本认同了部里边的这个意见。

  “嗯,国栋,你能这么想最好,现在的确不是回安原的好时候,你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戈静浅笑着道。

  “戈姐,咋这话听起来有些不是味道呢?好像一般都是安慰失败者才用这种口吻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放心,我对现在的位置很满足,而且我也相信我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干得更出色,就请戈部长拭目以待吧。”

  如果单单只是为了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就把自己招到京里来,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这是赵国栋的疑惑,戈静肯定还有下文,他期待着。

  “国栋,我也不瞒你,中央对你可能还有另外一些考虑,但是现在我还不能称其为安排,只能说是一些考虑,因为这毕竟还没有形成正式意见,甚至连我们部里的意见都还没有统一,另外在中央高层在使用你的态度上也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看法,还在进行沟通中,所以我只能说这段时间你需要沉下心来,安心工作,呃,一个词儿,稍安勿躁。”戈静语气平静,像是一字一句的提炼着话语的精髓。

  我很浮躁么?赵国栋有些委屈,但在戈静面前他不好就这个问题反驳,否则就更坐实了这个帽子了,现在他只能洗耳恭听。

  虽然早已经对这个问题有所感觉,但是听到戈静这样敞开透露出来,还是让赵国栋身上下意识的有一种一阵冷一阵热的感觉,这是兴奋到了极致的一种表现。

  国家发改委?!这个衙门可不一般,别说一个副主任,就算是一个副司长走出来那都是横着走路的主儿,当然是指在下边,你一个地市党政主官在他们面前甚至连位置都可能没有,因为这个部门集中了太多的权力资源,它几乎就是整个中国经济运行的神经血脉枢纽,一切感觉和血液都会汇聚到这里,然后重新沿着各条脉络传递出去,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共和国全身肌体的发展。

  想一想如果自己能够亲身参与整个国民经济计划的进程,这份滋味将是何等的鲜活,就像之前自己所经历的种种,宁陵机场也好,云岭电解铝项目也好,昆文高速公路也好,哪一个不是首先要打通国家发改委的关节,获得他们的认可,你才算是拿到了入门通行证?

  而现在你就可以成为主宰者,当然赵国栋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贪恋权利的人,但是如果能够更好的把这份权力用到极致,让其产生更大更好的效用,这份成就感完全不是你一个地市委***所能相提并论的。

  戈静也注意到了赵国栋表情神色的变化,赵国栋算是沉得住气的人,相信这个消息也隐隐约约传递到了他耳中,但是大概是听到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些冲击力吧,内心涌动的情绪在脸上和眼睛里总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显现,赵国栋这样的表现已经不错了。

  “国栋,对于这个可能,你有什么感想?”戈静含笑问道。

  “呃,戈姐,我不想掩饰,也不想口是心非,很激动,很期待,您应该知道在这个部门里我可以获益更多,对于我自己的成长可以起到一个其他部门都无法给予的帮助。”赵国栋虎眼中闪动着充满魔力般的动人色泽,脸上也多了一份红润,“如果我能到这里工作锻炼,将是我毕生的荣幸。”

  戈静点点头,无论是谁,想必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有一种***和渴望,对于赵国栋这种在经济工作上颇有建树的人来说,国家发改委这份工作经历也许就是他通向下一个台阶最重要的扶梯。

  赵国栋的言语中也表明了这一点,发改委是他最佳的成长锻炼地,他并非贪恋其中的权利,而是想要实现自我的成长。

  (此处是那句话,发不出来)一遇风云便化龙,如果说赵国栋真是一条蛟龙的话,那么国家发改委也许就是他孕育腾挪和成长的最佳所在了。

  “国栋,我也是这样认为,如果你能到国家发改委工作,我想对于你来说裨益良多,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现在这还只是一个可能,也许你还会继续在滇南当你的组织部长,我现在我无法给你任何确定的东西,但是我会尽力帮助你。”

  戈静的言语坚定而平稳,赵国栋最为敬服的就是戈静这种不屈不挠的韧性,这是这个女人成功的最大原因。

  “戈姐,说其他话就太虚伪了,我只说我会按照您的要求做好我现在手上每一件事情。”赵国栋异常诚恳的道。

  “很好,我就是希望你呢个保持这样一个态度,尤其是心态。”戈静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