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六节 婚宴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六节 婚宴

  挑开了这个话题,也算是解开了心结,戈静和赵国栋之「间的谈话就要变得轻松丰富许多了,或许是担任了中组郜副部长之后戈静变得更自信大度,或许是赵国栋真的丢开了羁绊,两人谈话间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交流,这一场谈话的氛围相当的舒服,让戈静甚至有一种享受的感觉。

  赵国栋在经历了安原省委常委和漠南省委组织部长这虽然时间不长但却是两个不同位置的洗礼之后,似乎也褪去了不少浮华喧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德藏在温和背后的坚硬犀利,软时更软,硬时更硬,难怪漠南一年会引起这样大的争议,但是真正能够说得出一二来的理由却又没有两条。

  赵国栋邀请戈静共进午餐,两个人,更合适西餐,戈静很yu快的接受了邀请。

  戈静是赵国栋见过最具有风范的女性领导,要说接触过的女性领导也不算少,像甘萍和黄梦真,甘萍平和大方,MZ派干部出身让她具有一种党内干部所不具有的洒脱气息,而黄梦真则有点巾帼英堆的雄烈,常委会里每每都能听见他针锋相对的言论。

  而戈静则不一样,表面谦和的后边是柔中带刚的坚韧,对一件事情的不屈不挠锲而不舍,这股韧劲儿足以让人忘却她的性别。

  成功从来非偶然,这句话早就被无数人说涕了,但是赵国栋还是觉得这句话用来刻画戈静相当准确。

  听说赵国栋是来参加昔日络下属婚礼,戈静也有些感慨。

  沁节决矣成败,赵国栋工作作风上也是很难一言蔽之,粗时大开大阗如长枪大戟,细时明察秋毫若穿针引线,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具有相当魃力的男子,尖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赵国栋的人格魃力越发突出,像这样不远千里来参加昔日下属婚礼,这样的举动足以让这个下属一辈子难以忘怀。

  赵果栋本想是快要到十二点再去,可是一来担心堵车,二来刘若彤也提醒作为女方客人去得早一些,也算是为女方撑一撑场面。

  令狐潮也来了,他是提前一天到的,和他老婆楚莉一道,由于是坐晚班飞机到的京里,到京里时已经十点过了,令狐潮只是给赵国栋打了个电话报了一声平安,约好第二天直接到昆仑饭店婚宴上见面。

  赵国栋到时,梏新娘的花车都还没有回来,而令狐潮两口子都应该先到了。

  刘若彤开着她那辆不起眼的绅宝威达,运车虽然已经有些年成了,但是一来前期用的时间很少,跑的公里数不多,二来保养很到位,所以丝毫看不出已经有七八年的车龄了,只是款式车漆都显得有些老气了,比起停放在在停车场的那些个宝马奔驰林肯就显得有些寒碜了。

  刘若彤下车时还笑着问坐运车会不会影响到赵国栋的颜面,让赵国栋感觉掉价,赵国栋也是哑然失笑,这年头他早已经过了对物质上的追求期了,汽车不过就是一代步交通工具,只要安全系数够,他对于车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昆仑饭店是京里老资格五星级饭店了,经过几轮翻修,条件相当不错,加上位置就处于CBD中心区,交通也很方便,赵国栋一段时间里进京就很喜欢住昆仑饭店,能够选择昆仑饭店作为婚宴场所,足以证明陆蕊的另一半家庭也不简单。

  陆蕊的家庭赵国栋十分了解,她的父母都是丰亭县里的一般教师,陆蕊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对于她的家庭来说都是从来没有想象过的,除了赵国栋的帮忙外,更多的还是全靠陆蕊自己的努力嬴得了领导的认可,否则甘萍也不会把陆蕊从安原省里带到文化郜。

  令狐潮的眼力极佳,一眼就看到了从车里下来的赵国栋两口子,迎了上来。

  陆蕊在宁陵那边的社会关系并不算多,几年省里和京里生活基本上都转移到了省里和京里,尤其是京里,令狐潮两口子一听就是安原口音,所以负责帮着迎宾的男女双方朋友基本上都不认识令狐潮,而令狐潮要等赳国栋到来,所以两口子站在大厅门厅处也是有些不太自然。

  想想自己好歹在怀庆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归宁更是贵为副县长,又深得县委书记桂全友的信任,令狐潮很有点志得意满的味道。

  虽然陆蕊现在一样已经是正「科秘书了,甚至很快就要晋位副处,而且还是在京城部委里,但是令狐潮一点也不羡慕对方,天高皇帝远,皇城根儿,天子脚下,一个副处级连个屁都不算,但是放在县里边,那就是不一样了,尤其是像他这种实打实副县长,那就更不一般。

  今儿个站在这里却是无人搭理,甚至连熟人都没有一个,这让令狐潮很是有些不自在。

  “赵部长,您来了?”

  赵国栋上下打量了一下令狐潮两口子,点点头,笑了起来,“气色不错嘛,看来归宁水土很养人嘛,楚莉,在怀庆工作还习惯么?”

  “赵部长,我现在都算是老怀庆了,还有啥习惯不习惯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扁担抱着走,这两年咱们宁陵发展垠快,把怀庆甩在了后头,我每次回去都觉得宁陵都有很大的变化,这都是赵部长你在宁陵时候打下的好基础啊。”

  楚莉杷当会说话,嘴巴也甜,紧挨着刘若彤,一副亲密模样,看得赵国栋心中也是暗赞,这女人不简单,比起令狐潮在某些方面更有-“悟性”,一边不动声色的把高帽子往自己头上霸,一边却是把纣若彤揽得紧,显然深知夫人路线的重要性。

  赵国栋笑声很大,显得有些旁若无人,立时引起了周围在大厅门口等候的其他一些人的侧目,加上赵国栋和楚莉之间的对话都是安原口音,更是引起一些人的不悦,有几个人甚至脸现不屑,嘀咕起来。

  “赵部长,楚莉说得也是事实,这几年宁陵发展明显快于怀庆,而且经济结构也要优于怀庆,去年怀庆虽然成功的超越了永渠成为全省第三,但是比起第二的宁陵来,距离却是越来越大,这一点包括市委谭书记和付市长都要承认这一点,全友书记也经常说怀庆要迎头赶上就不得寻求超越和突破,怀庆市里边也一直在研究探讨怎样来实现怀庆的二次腾飞,宁陵给全省给我们带来的压力都不是一般化的大啊「不过估计安都感觉到压力会更大吧。”

  微微笑着的令狐潮也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谨小慎微的秘书了,几年历练下来,已经从一个稚嫩无比的官场新手成长成为胸怀城府的副县长了,虽然在赵国栋面前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谦恭,但是话里行间却已经有属于自己的看法意见了。

  宁陵去年经济增速最终迟到了百分之六十三点八,GDP突破了一千六百五十亿,虽然比起头一年来下降了不少,但是在一千亿的基础之上实现这个增速已经相当令人恐惧了,可以说到现在宁陵才算真正具备了追赶安都这个昔日巨无霸的实力,虽然两市之间的差距依然还有七百多亿,但是恝一想散年宁陵的G舯增量就达到了六百多亿,那么幻年呢?

  “宁陵这两年是发展快了一些,不过安原省里其他地市也不慢啊,唐江去年增速不比宁陵慢多少吧?荣山和通城也有了一些起色,我感觉安原省里边在去年很有点全面开花的情形,这比起昔日宁陵的一花独放要好看得多,东流书记和浩然省长在推动全省均衔发展,尤其是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上还是很花了一番心血,这不,效果也开始逐渐显现出来,我相信安原今年的经济情况还会更好。”赵国栋一边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来人,一全文字边道。

  门厅处已经簇拥了很多客人了,一个个谈笑风生,不少人都相互认识,但是看得出来绝大多数都是来自男方的亲戚和宾客朋友,看样子男方这边家庭还是有些背景渊源,从这些来客的穿着打扮和谈吐也能看出一个大概来,多半都是一些机关单位的干部职工。

  像有几个女孩子看样子应该是陆蕊在京里边的闰蜜,还有一些大概是陆蕊在文化部里边的同事,赵国栋是一个人都不认识,也不知道甘萍来没来,按理说这个时候也应该露面了。

  终于进了前十了,但是距离后面一位只有两票之差,而距离前面一位却是百票之距,兄弟们,俺不单章煽情了,可否让我们和前面拉近一些,甚至超越,把后面拉远一些,避免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