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七节 京官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七节 京官

  从参加婚礼的这些客人表现情况大致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男方来的客人远远多于女方来的客人,而且也看得出颐指气使表现得很有些功成名就的人不少,估计应该是男方父母那边的客人。

  这虽然不能说就代表着男女双方在今后生活中的强弱对比,但是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潜性因素在其中,仅从这一点就可以大略看出双方家庭和自身代表的社会资源多寡程度,当然数量也不一定能代表一切,质量也是一个重要考量的因素。

  赵国栋和令狐潮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虽然两人谈话都是一口安原口音,和周围客人们以京腔为主有着显著区别,但是两人气度上就显现出了不一般,尤其是赵国栋,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周围人们的眼光。

  而站在一旁不多言不多语的刘若彤也是恬淡自若,斜纹软呢的大衣很随意的穿在她身上飘逸出尘,宽大立领软软的落下来,深褐色的高领羊绒衫胸前一具来自御本木珍珠项链顿时让原本有些素雅的少*妇变得璀璨夺目起来,乳白色美腿长裤被宽幅巧克力色腰带轻轻一勒,亭亭玉立的一站,顿时让周围几个青春娇俏的女孩子黯然失色。

  有眼光的客人仅仅是从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气度就知道能配得上她的男人不是俗物,即便是赵国栋的穿着很是简单,夹克,长裤,甚至你看不出他又哪点出色之处,但是你能觉得他站在刘若彤旁边并不感觉岔眼就知道原因了。

  陆蕊的未婚夫杨克毕业于南开大学,现在中联油工作,中联油全称是中国联合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这也是能源部下属的国有大型能源集团,杨克据说家里也有些背景,能够进入中联油这样的国有大型能源集团工作,自然也还是有点门道。

  赵国栋并没有问过陆蕊关于杨克的家庭情况,陆蕊也没有多介绍,大概是觉得在赵国栋面前来谈自己未婚夫家庭情况有些班门弄斧的味道,不过从今天来客的情况来看,杨克父母也应该还是有些身份的人。

  “听说新娘子不是咱们京里人,是外省人?”

  “嗯,也不知道杨克条件这样好,怎么会找个外省的女孩子?”

  “谁知道呢?不过听说那女孩子长得挺好,而且很能干,大概杨克也是喜欢上那女孩子这一点吧?”

  “女孩的家庭情况怎么样?”

  “这我可不清楚,他张姨,你知道么?”

  “嗨,还能怎么样?听说就是那边乡下的教师,以前怕是连京里都从来没有来过吧?”

  “哦?这么夸张,那这女孩子找到杨克可真是攀上高枝了,也不知上辈子修了多少福分,长着眼睛在挑,找到杨克了。”

  “那不是咋的?我替杨克都介绍了两三个,可他愣是相不中,有个是就是我们老周公司里的,那样貌性格都没的说,女孩子他爸还是汉唐国际的一个副部长,可惜杨克只见了一面就不愿意再接触下去了,哎,你说这是不是??????”

  几对夫妇在一旁聒噪着,言语间虽然说不上多么刻薄,但是对陆蕊的家庭出身自然免不了有些轻看,而且这些妇人们的言语目光都有些冲着站在一旁的赵国栋和令狐潮来,显然是觉察着赵国栋他们这一行都是女方的客人。

  这一番话听在赵国栋耳朵里也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他当然不会形诸于色,和这些人斤斤计较不但有**份,也对陆蕊日后没有什么好处。

  ***************************************************************************

  门厅处略略有些骚动起来,一对五十来岁的夫妇走了过来,穿着相当正规,满面笑容,手里拿着的软包中华撕开了锡箔纸,一边和这几对夫妇打着招呼,一边也在很随意的发着烟。

  赵国栋估摸着这就应该是杨克的父母了,只可惜也没有谁替他介绍,他倒是也不好主动去招呼。

  看这模样,杨克的父母也应该是哪个单位不大不小的干部,从他和周围这些簇拥着的宾客来看,这些人脸上都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迎合笑容,这种表情赵国栋见得太多了,一般说来都是见到上级才会有的表情,足见杨克的父母身份。

  杨克的父母也是注意到了赵国栋一行四人,大概是从没有见到过赵国栋和令狐潮等人,估计应该是新娘子这边的客人,但是几人从穿着气度就能看出不一般,小声的询问了一下周围的其他客人,大概是其他客人都表示不认识,这让对方也有些拿不准。

  对方终于还是走了过来,脸上也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很有点领导风范,赵国栋也琢磨着怎么和对方称呼,叫伯父伯母?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称呼了,连赵国栋自己都感觉有些生疏,叫职务?可自己又不认识对方,并不清楚别人担任什么职务,总不能含含糊糊的叫个杨总,万一人家不是总,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杨守俊也在上下打量着这几个人,女的妩媚大方,尤其是那个三十出头的高挑女性,以他的目光大致也能看出对方几个人身份不一般,估计应该是陆蕊在安原那边有些身份的领导,虽说这些人到了京里就算不上啥,但是毕竟也是为自己儿子婚礼而来,也算是远客,倒也不能失了礼数。

  “几位是来参加犬子和陆蕊的婚礼的吧?鄙人杨守俊,杨克的父亲,这是他母亲,不知道??????”杨守俊的彬彬有礼的含笑问道。

  赵国栋还真的被憋着了,对方还算客气,可自己怎么称呼也不知道,看来也只能含含糊糊跟着陆蕊叫一声伯父了,张了张嘴,赵国栋觉得这声儿几乎是从嗓子眼里给逼出来的,显得这样暗涩,“伯父,伯母,我们都是陆蕊昔日的同事,今天很高兴能来参加陆蕊的婚礼,这样热闹的场面,真是让我们由衷的为他们两位新人感到高兴。”

  杨守俊脸上露出有些自傲的笑容,开玩笑,昆仑饭店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把婚宴摆在这里的,这得有人脉和经济实力作保障,好歹也算是一个实打实的国电集团旗下的处级领导,杨守俊还是颇以自己身份自豪,尤其是在新娘子那边的客人,看起来也应该是体制内的人物面前,他就更显得自信。

  还没等杨守俊答话,门厅那边一辆黑色的辉腾已经滑行了过来,汽车稍稍一停,就下来夫妇两人。

  “守俊,快过去,朱总到了!”旁边女人眼睛很尖,一眼就瞅到了车上下来的客人,忙不迭的一拉自己老公,“快点,别失礼!”

  杨守俊也一眼看见了那辆黑色辉腾下来的客人,自己的上司已经上前去接着了,正在四处寻找自己,显然是没有看见自己去迎接,来不及多想什么,在自己老婆的拉扯下,只来得及和赵国栋一行人挥了一下手,便急匆匆的小跑了过去。

  令狐潮有些不满的瞅了一眼对方的背影摇摇头,“赵部长,这人咋这样啊?来了贵客,就把咱们晾在这儿,问都不问一声,这也太失礼了吧?”

  “不是太失礼而是太势利!我看以后陆蕊在这样家庭里生活可有得罪受。”楚莉也是大为不忿。

  “你们两口子就别帮别人闲操心了,陆蕊这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有甘部长替她撑场面呢,怕啥?”赵国栋笑了起来,打趣道:“人家也是来了贵客,没准儿就是他的直接上司,他还能不赶紧去接?这也要理解,这种情况下你们市委谭来了,你还不连滚带爬的跑去迎候着?人家来是给你面子。”

  一群人簇拥着从辉腾下来的夫妇俩往大厅里走,赵国栋远远的看着那对夫妇,感觉那男子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在仔细一想,似乎是国电集团下边的一个子公司的老总,好像的确是姓朱,叫朱什么他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自己和董明堂在一起吃饭时这个朱总似乎也参加过一两次,但是印象不是很深,这个家伙应该是和董明堂关系很密切。

  “国栋,是不是觉得有些失落?”刘若彤站在赵国栋身旁嘴角挂着浅笑,轻声道:“皇城脚下,任谁都觉得比京外的要高一等,你外省来的就得矮人一头,不怕你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

  “呵呵,有这么夸张么?”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刘若彤一眼,“没准儿我哪天也能摇身一变又恢复京官身份呢。”

  “是么?”刘若彤有些疑惑的瞅了一眼赵国栋,不知道他是否说的是实话,她也隐约听到了一些关于赵国栋的说法,但是好像刘拓后来又否认了,她也就没有再深问。

  惨不忍睹,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