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八节 风光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八节 风光

  接亲的白色林肯房车终于来了,不知道迳是不是昆仑饭电为他们的婚礼提供的花车?

  簇拥在门厅处的人群都开始沸腾起来了,赵国栋很自觉的带着刘若彤和令狐潮他们往后退去,这时候是年轻人们热闹的天堂,看着门童把林肯房车的后车门打开,满脸幸福和娇艳的陆蕊走下来,旁边是陪着伴娘,一时间赵国栋似乎又有点回到了自己结婚的那一刻。

  “怎么,是不是看到有作么感触?”刘若彤紧紧依偎着赵国栋轻声

  问道。

  “嗯,也许我们应该重来一回,不是么?”赵国栋微笑着反击。

  刘若彤脸又是一烫,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很丰富,似乎是在指自己和他刚刚迈过了正式夫妻那最后一道门槛,结婚了这么多年,同床共枕的时候也不算少,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两人都能坚韧的挺过了这几年。

  一句话就让刘若彤哑口无言,赵国栋心情大好,刘若彤在和他谈话中鲜有张口结舌的时候,但是在涉及这方面的话题上,刘若彤可是远不及自己语言那么“丰富”。

  随着新娘子的到来,婚宴也就进入了倒计时,新郎和新娘站在门厅处的台前,喜笑颜开的迎候着耒自各方的客人。

  按照规矩也都是觉得自己身份不一般的就开始先行送上贺礼,然后就在男女双方的朋友傧相招呼下进场,当然少不了双方父母也需要在这里迎接一下,毕竟很多客人都是冲着双方父母而来,请柬也是父母帮着发送的,这都形成了一种惯例。

  不过对于俸蕊来说似乎在这方面就显得有些单薄了,看着杨家的父母帮忙招呼着来的客人们,几乎个个都是有头有脸,而且奉上的贺礼大概也是不菲,而来旬女方的客人也不葬多,顶多也就是陆蕊的一些单位上的同事朋友,这悬殊之下虽然表面上无人在意,但是对于一些小心眼儿的有心人来说,就自然找到了话题。

  赵国栋一行人被先前哄闹起来的人群给挤到了边缘上,他倒也不在意,甚至还有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来看这一切。

  对于他来说自己的婚礼似乎就是在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下结束的,到现在他也没有多少深刻的印象,也许是当时的心境影响到了对待婚礼的态度,所以他是相当的淡漠,甚至现在回忆起来已经很多细节没有了印象。

  现在看到陆蕊的婚礼,他仿佛才有一种慢慢挖掘自己记忆深处的零碎回忆,回想当初自己的婚礼上的点点滴滴。

  ●●岬胂.I●唧■●●●■唧唧唧唧■●●●■●唧●●●●●0●●唧∽唧●●●11●■●●●.I●●砷●●●十唧●●'.●●岬●唧唧唧唧◆

  虽然陆蕊脸上依然灿烂若花,但是站在旁边的一些杨家亲戚的一些言语还是传到了她的耳中。

  她小心的补了补妆,但是梗在心里的难受劲儿却是久久未消。

  虽然对方谈论都是实话,但是这种现实的差距被挑明出来,还是有些伤人心,陆蕊知道杨克并不太在意这个,但是他的这些亲戚们似乎对于这个很看重,陆蕊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不是文化部副部长的秘书而只是一个普通公司职员,那么这些人会不会坚决反对自己和杨克的婚事,而杨克又会不会顶得住这些人的压力?

  走出洗手间,陆蕊调整了一下情绪,让自己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客人们正在陆续到来,杨家的客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相当大一部分都是来白杨克的父母,陆蕊努力让自己心情变得好一些,都说结婚运段时间里心情很容易受到各种小事情的困扰影响,也许自己也是这样吧。

  甘萍的到来让陆蕊心情变得好了许多,作为文化部副部长,虽然是民主党派干部,但是对于杨克父母来说礼遇是必须的,看见杨克父母在甘萍面前谦恭的表恰,陆蕊发现自己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许多。

  杨克看见了陆蕊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表情,似乎还有一抹从未有过的火花,他讶然的转过头去,看见了两男两女走了过来,当先的那一人脸上浮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而旁边的那个女人紧挽着男人的手,优雅翩翩,仪态万千,犹如有一肷要和周围人分隔开来的独特气质。

  “陆蕊,恭喜了,这位就是你的另一半小杨吧?’↑

  杨克正在琢磨这一位究竟是什么人时,陆蕊已经惊喜的拉着自己迎上去,“赵部长,您来了?这位是若

  彤姐吧?令狐,楚莉,你们也来了?我还以为你们真要等到婚始才来呢。”

  这个时候的陆蕊就像是遇到了自己娘家人一般兴奋莫名,忙不迭的替杨克介绍着:“杨克,这就是我以前的老上级,赵部长,他现在在滇南省委组织部工作,这一位是令狐潮,我以前的同事,现在已经是安原归宁县的副县长了。”

  杨克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位,赵国栋的名字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他也曾听到陆蕊提及过,只说赵国栋很年轻比0己大不了几岁,现在已经贵为一省组织部长了,但是直到看到本人,他才发现和自己心目中那个老气横秋古板保守的组织部长形象截然不同,这样一个看上仝更像是某个单位的普通文员的男子除了眼神很有点穿透力外,其他真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杨克从来没有想到过赵国栋会从遥远的漠南赶来京里参加自己和陆蕊的婚礼,这让他也是震惊之余也是相当感动,难怪这人能这么年轻爬到这样的高位,自然也有其过人之处。

  震惊归震惊,杨克立即就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握住对方的手,“赵部长您好,我早就从陆蕊那里听说过您,您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也是我和陆蕊的荣幸!”

  杨克还是反应很快,一边和赵国栋握了手,又和令狐潮见礼,赵国栋和令狐潮也把各自的贺礼红包道上,这是人之常情。

  几人正在寒暄,那边杨克的父母已经斗导-起来,“杨克,陆蕊,快过来,林总到了!”

  杨卖谟上浮起一抹为难之色,赵国栋确实相当大度的一挥手,“小杨,陆蕊,今天是你们的大喜事,赶紧去吧,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

  杨克连忙表示感谢,一边用眼神示意陆蕊赶紧和自己一块儿过去,陆蕊有些不大情愿,像赵国栋这样的客人在哪里都是奉为上宾,最起码也应该由自己两人或者其他傧相送进大厅,可是这会儿连带几拨客人,都在忙,把赵国栋扔下又觉得有些不合适。

  “行了,陆蕊,快去吧,杨克都过去了,要不你未来的公公篓篓就要生气了!”赵国栋瞅了一眼那边,一辆黑色的奥迪A8停在了门厅前,看样子也是一个有来头的角色,难怪杨克的父母那样紧张。

  陆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歉,让赵国栋他们几个直接进宴会厅到主座入座,方才过去,刘若彤有些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边,挽着赵国栋的手,“国栋,是不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啥时候咱们的赵部长都沦为可有可无的陪衬角色了?真是人心不古啊。”

  赵国栋瞪了刘若彤一眼,“你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你觉得我的心胸会那么狭窄么?”

  刘若彤格格娇笑起来,旁边的令狐潮两口子也是觉得大为有趣,像赵国栋这样的人物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可现在居然周围一个数人没有不说,连进去吃顿饭还得自个儿去找座位,这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昆仑饭店的宴会大厅正门用鲜花环绕成一个花门,相当的精美漂亮,两个应该是新郎朋友的男女见到赵国栋一行走过来,也礼貌的招呼一行人,带着他们入内。

  进入大厅里已经是人头涌涌,放眼望去都是满满实实,看样子客人已经进来了大半,赵国栋有些发晕,这种场合他是最不喜欢的了,尤其是现在过得自己找位置,绝大部分座位都已经坐满,当然也有些一些桌还空缺那么一两个位置,都属于查缺补漏了。

  令狐潮和楚莉显然要比起国栋两口子适应这种场合快得多,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一桌应该是来自安都那边的客人,令狐潮恰巧认识其中一个省政府那边的,应该属于和陆蕊相当铁的间銮,不远千里来京里参加陆蕊的婚宴,自然也就坐了下去。

  “赵部长,陆蕊不是让你和刘姐坐主座么?那边就是主座,还有那么多位置,正好合适。”令狐潮已经看到了靠近了主持台的大桌,十六座的主桌上人并不多。

  月票依然不尽人意,俺不单章,俺只凭一颗赤诚心求票!∧-∧(未完待续,如欲申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