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九节 显赫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十九节 显赫

  赵国栋和刘若彤一靠近主座就被人发现了。

  主座显得格外突出,就在舞台的下沿不远处,巨大的香槟塔和蜡烛台就摆放在舞台两边,能够上主座的除了双方父母长辈之外,也就只有新郎新娘单位上的主要领导了,当然也还包括一些来参加婚宴的重要领导,比如像双方父母单位的主要领导。

  新郎新娘是什么单位客人们大都知晓,中联油是国有大型能源企业,而杨克的父母都是国电集团的职工,杨克的父亲杨守俊甚至还能勉强算是国电集团的中干,像来自这两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肯定要坐主座,而新娘是文化部的,那文化部的领导自然也要坐主座,但即便是这些领导都坐齐了,对于一张十六座的主桌来也是绰绰有余。

  “国栋,你也来了?来,来,这边坐……”

  招呼赵国栋的甘萍,看见赵国栋两口子也是相当高兴,站起身来向着赵国栋挥了挥手”她是一个人来的,她丈夫也早已经调到了首都一所高校任教,只是不知道今天为井么没有参加婚宴。

  赵国栋含笑点着头,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甘部长,好久没见了,上次到滇南可是不够意思啊,过我门而不入,是不是嫌我这个老下级生分了啊?连陆蕊都知道到我那里来坐一坐,你这个当领导的却是悄然远遁,这说不过去吧……”

  甘萍示意赵国栋挨着自己入座,一边笑着道:“行了,我哪敢随意打扰你啊?陆蕊这丫头找你那是要送请束,我还不知道她的心思?你也忙”我呆的时间不长,忙着还去了一趟黔南,所以也就没有来叨扰你了,反正也知道你要来参加陆蕊的婚礼,这不就见面了……”

  见赵国栋旁边这个翩翩丽人,甘萍也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国栋,这就是弟媳小刘吧?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呢,你可是金屋藏娇藏得好啊,这样漂亮一个媳妇儿也不带出来长长脸……”

  刘若彤见甘萍说得有趣,也是浅笑着和甘萍打招呼。

  “对了,国栋,这一位?刀刀……”甘萍还没有来得及介绍”对面那一位已经面带震惊之色站起身来,“赵司长,噢,不,现在该叫您赵部长了吧?我是朱理平啊,国电集团朱理平啊……”

  “老朱,我有印象啊,田年咱们在一起吃过饭啊,有老董也在,现在应该到国电总部了吧?我记得你原来应该是在国电能源投资公司当老总吧……”赵国栋大方的伸过手去,对方忙不迭的赶紧伸手,握了握手,“一晃就是三四年了啊,老董还行吧?”

  “董总挺好,前两天还提起您呢,没想到您也来参加这个婚宴,新郎的父亲杨守俊是我们国电集团工程建设部火电处的资深副处长”我正好分管工程建设部,加上分管人力资源部和工会的王总出差了,所以也就代表集团来参加这个婚礼。”,朱理平目泛奇光,表情也有些怪异,让赵国栋都觉得有些奇怪。

  虽说自己在能源部任过职,但是那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而且是担任一个司长,对于这些个部属国有大型企业的老总们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影响力,就像自己走之后继任的司长谢科现在可能要到华能国际担任副总,那都算是一个不错的上进,虽然在级别上似乎没啥变化,但是其真正的实权实惠确实无法相比,而现在自己更走到了滇南,和这些个国有能源企业更无多少瓜葛”这朱理平怎么会用这种眼光看自己?

  就连甘萍都觉得这位国电集团的朱总表现有点奇怪,对赵国栋的态度也是有些过分巴结讨好的味道在其中了,她可是知道这些个能源巨头们的能量,即便是井源部里除了几个部领导外,这些个能源巨头老总们对其他人都不会买账,更别说赵国栋不过是在几年前在能源部里担任过一段时间司长而已。

  “老董提起我?他还能想起我来?”赵国栋笑了起来,“这家伙现在风光发达了,早把老朋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去年我到滇南一年,也没见他来滇南看看我,就年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那也是几句话就把我打发喽……”

  “嘿嘿,赵部长,瞧您说哪儿去了,董总去年您也知道出国时间比较多,咱们国电去年在国外项目不少,而且都是大项目,都得董总亲自去看看亲自谈判,一年有半年都在国外,往非洲那边去一趟就是一个月,苦啊,今年可能要好一点,他就在说过了年一定要和你聚一聚。……”朱理平的口才是相当的好,而且翻起话来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得,得,朱总,你也别替你们董总打掩护了,我知道他忙,啥时候我去拜会他就行了”赵国栋摆摆手笑着道“真的,赵部长,嗨,您咋就不相信呢?我现在就给董总打电话,他要知道您在这儿,保管就要过来……”朱理平有些发急了,说完话真的就把电话拿了出来现场拨打电话起来。

  甘萍不动声色的瞅了一眼朱理平,她慢慢回过味来,虽说她是民主党派人士,但是在京里边,谁都免不了有几个三朋四友,朱理平这样高看赵国栋,自然不会是因为赵国栋现在这个滇南省委组织部长,更不可能因为赵国栋曾经担任过能源部规划和发展司司长,也绝不是因为赵国栋和董明堂关系不错这个原因,这其中肯定有其他因素在其中。

  赵国栋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这一年里把整个滇南搅荡得风生水起,在京里边也是引发了不少争议,这一点甘萍也知道,但是好像争议虽然不少,却没有几个能够说得出赵国栋真正有啥问题,而且据说好像还有中央高层领导很欣赏赵国栋的工作作风和能力,这更是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董总马上就过来,赵部长,这我总没有骗你了吧……”朱理平搁下电话,舒子一口气。

  当时董总也说得很含糊,只说人的际遇很难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顺便举了眼前这一位作为例子,说赵国栋前途不可限量,自己当时听见了没有放在心上,一个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对于滇南省的干部来说也许是执掌生死大权的舵把子,但是对于像国电集团的这些个国有大型企业来说就,没有多大意义了,除非你能当到中组部的部长副部长,那又另当别论。

  ………………”……”………”……”……”……”…………………………”,”……

  当华能国际的张副总在一干人簇拥着走进宴会厅,直接步入主座时,杨守俊和杨克两父子惊讶的发现华能国际的张副总相当殷勤的主动上前和那个家伙握手,当朱理平告诉杨守俊董总也会马上抵达时,杨守俊和杨克两父子都完全震惊了。

  当杨守俊知晓了赵国栋身份之后,虽然震动,但是也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问题,但是当他看到朱总对于赵国栋表现出来的那种尊重井,他真的有些无法理解,照理说像朱总是完全没有必要用这个态度来对待一个偏远省份的组织部长,这已经超出了礼节性的尊重了。

  当董明堂到场时,整个宴会大厅里都轰动了,因为这里边有相当一部分客人都是杨守俊的同事,对于在集团老总突然到场自然是惊讶无比,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以杨守俊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把董总请动。

  …………………………”……”…………”……”,……………………,“小蕊,你说这位赵部长是啥来头?就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这么简单……”杨克不得不相信眼前现实,但他不相信像几位老总都会亲自来围绕这个偏远省份的组织部长来旋转,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那还能有什么?”陆蕊也觉得这里边恐怕有些什么不为自己知道的缘由,但是她对于现在的赵再栋也不太清楚,毕竟相隔几千里,赵国栋从安原到滇南才一年,她也是一样一无所知。

  “没那么简单,小蕊,我爸他们单位的董总、朱总是何许人,怎么会刀?刀……”杨克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这中间肯定有啥问题”我听我爸说,他们董总平常你是根本请不到的,就算是一般的副省长副部长他也未必看得上眼,但是今天董总的表现????”

  “怎么,完全颠覆了你的认知?”陆蕊心里得意劲儿难以言喻。

  “不好说”真的不好说,这个世界我是看不懂,我相信我爸我妈一样看不懂……”杨克苦笑着道。

  啥也不说,唯求票!(更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