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一节 天地宽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一节 天地宽

  诸贤吸了一口气,一般说来从对方的口吻中他很难听出对方的倾向性,这位深沉睿智的老人的作风历来都是严谨慎密的,可以说严格遵循了组织部门的风格,但是他还是从对方这一段话里听出了一点不一样。

  同质化,这个词儿贬义还是中性,很值得考究,诸贤不相信这位老人会轻易用这样一个词语来随意评判,这似乎代表了一个倾向性。

  作为组织部长,当然要有自己的观点态度,虽然诸贤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是他并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意见,在副主席面前可以开诚布公的阐明自己的观点,提出自己的建议,即便是有些分歧,诸贤觉得只要是本着公心为了工作,这都不是问题。

  “副主席,对于赵国栋同志,部里边也还是进行了一番认真考察的,这位同志的风格很突出,个性也很鲜明,工作能力强,尤其是在经济工作领域更是有惊人的表现,宁陵奇迹和宁陵虎的名声实际上就是在他担任宁陵市委***期间打造出来的。”诸贤显得很平静,眉宇间也流露出认真思索的神色。

  “我也仔细了解过这位同志的成长经历,这位同志虽然最初是在政法战线上工作,但是时间并不长,在安原省江口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期间表现突出,后调到安原省交通厅工作,促成了安原省最初的两条高速公路——安渝高速和安桂高速的港资bot项目成功,后来这位同志下挂到安原省宁陵市下辖的花林县,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用了三年时间,让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彻底脱贫,成为当时宁陵市仅次于市区的经济强县,后来这位同志又先后担任怀庆市常务副市长和市长,在任期间,引进了目前依然是国内最大的集成电路企业——华芯国际,当然后来根据安原省里统一安排这家企业落户安都,后又陆续引入多家大型集成电路企业,奠定了怀庆电子产业发展的基础。”

  诸贤介绍还是相当客观,他既没有隐瞒打压谁的必要,也不可能在领导面前遮掩对方的成绩,客观公正的评价一个人成绩,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老人也听得很认真,看得出来他对诸贤如此细致的介绍也很感兴趣。

  “但是赵国栋同志真正成长起来还是从能源部规划和发展司司长回到安原担任宁陵市委***这几年,也就是2002到2005年这三年,这三年里宁陵经济几乎是一年上一个台阶,到他离开宁陵时,宁陵gdp已经突破千亿,而他到宁陵工作那一年宁陵gdp还不到三百亿,gdp不能代表一切,但是我觉得这也能够说明这位同志在经济工作领域上的突出能力。”

  “老诸,我看你对这位同志的评价很高嘛,这个同志我看了看年龄才三十六岁不到,可以算得上是咱们党内最年轻的一批高级干部吧?”老人笑了起来,“宁陵奇迹我听说过,中西部非资源型城市能有这样的成就,称之为奇迹不为过,更难得的是推动宁陵经济发展起来的主导产业是以新能源、新材料和环保行业为主新兴战略产业,这一点尤为不简单啊。”

  诸贤心中一凛,他没有想到对方对于这个问题了解得如此细腻,这往往就是一个暗示。

  “赵国栋同志是2004年任的安原省委常委,2005年3月调任滇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期间,滇南人事调整幅度比较大,多个地市州的党政主要领导进行了调整,这在滇南也引起了比较大的反映,主要是反映这位同志在工作作风上简单粗暴,独断专行,而且有任人唯亲的情况。”

  老人不为人觉察的皱了皱眉,平和的道:“那你们部里边对于这些反映有没有进行过调查核实?”

  诸贤顿了一顿,“部里边也进行过一些了解,反映赵国栋工作作风粗暴,独断专行这个问题,不好一概而论,需要就事论事,我们部里边觉得可能赵国栋同志在一些同志的调整上思想工作做得不够细不够实,导致了有这样那样的反映,至于说任人唯亲问题上,主要是指当时安原省委和滇南省委就安原宁陵市和滇南红山州干部交流中的一批干部使用上,宁陵过去的干部在滇南有三个都留了下来,其中一名担任了红山州委常委、副州长,另外一名还是继续在担任副县长,还有一名调到了滇南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任副主任。”

  “嗯,工作作风问题上,年轻干部有所欠缺,这一点我相信,我们都是年轻时候过来的,这都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不断磨砺提高,至于提及的任人唯亲问题,三名来自安原的交流干部留下来了,我听你的介绍似乎是这三位干部都受到了非正常程序的提拔重用?”老人微微抬起目光,询问道。

  “不,这一点倒不是,三名干部原来原来分别是处级干部和科级干部,挂职时就担任了副厅和副处,现在依然是担任副厅和副处级干部,只是不少人认为从挂职转为正式任职,这其中赵国栋应该发挥了作用,??????”诸贤也觉得这一点上的确说不上个啥。

  “发挥了作用?如果真正是优秀的干部,举贤不避亲,这有什么问题呢?”老人摇摇头,“关键在于是否符合程序,是否能够胜任这个位置。”

  诸贤很坚决的摇摇头,“在这一点上应该没有问题。”

  “嗯,这就行了,那老诸,你继续说一说你的意见。”老人若有所思。

  “对于赵国栋同志的工作能力和作风我没有异议,关键在于这个同志我觉得在工作历练上还欠缺一些经验火候,他到滇南工作时间不过一年,担任副部级干部也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我的想法是如果这位同志能够现在的岗位上再工作锻炼一两年,那么这个同志应该会比现在就调整更合适一些。”

  诸贤很坦然的谈了自己的想法,这让对方也微微颌首表示理解。

  “老诸你的想法也有一定道理,赵国栋太过年轻,在副部级干部这个层面上经验履历都还有些欠缺,不过你考虑过没有,连东流同志都能够这样信任他,三十二岁就让他出任市委***,东流同志的性格你应该清楚,他是不轻易认可一个人的,现在还敢提出让赵国栋到安都出任市委***,足见对赵国栋的信任。现在钱越同志既然提出了他的想法,肯定也是看重这位同志的长处,如果他到发改委担任副主任,也不是担任主要领导,现在发改委里边老同志比较多一些,去一个年轻同志也许能够给发改委里边带来一股清风新意呢?”

  诸贤凝神沉思,半晌不语。

  “这样吧,老诸,我觉得钱越同志既然有这样的想法肯定有其道理,我的意见是部里边可以考虑再斟酌一下,另外我建议你也可以向国基同志汇报一下情况,毕竟这一次调整以部位里边的领导干部居多,听一听总理的意见,也算是一个前期的沟通吧。”老人含笑建议道。

  诸贤欲言又止,看在老人眼里,老人又道:“至于说外界的一些看法意见,部里边可以认真倾听,但是要仔细甄别,有些老同志的看法也会有一些局限性和感情倾向在里边,耐心做好解释工作。”

  诸贤心中一阵敞亮,原来副主席早就心明如镜了.于端.虽然只是三天时间,赵国栋回到昆州时却犹如换了一个世界,整个心境似乎都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倒不是因为自己可能存在要离开滇南,而是一种觉得自己可以抱着一种更进退有度的心态来面对这一切,去发改委又如何,到安都又如何,留在滇南又如何?

  到发改委就不说了,能够登堂入室一窥整个国民经济规划的堂奥,能够在号称小国务院的发改委里沐浴阳光锻炼磨砺,哪怕只是一年半载,那都是一个其他任何位置都无法相提并论的机遇。

  到安都,能够掌控一千多万人的大都市命运,能够坐拥如此庞大的社会人力资源,如何让安都成为内陆地区一颗璀璨生辉的皇冠上的明珠,这是何等令人热血沸腾的壮举?可以说能够参予这一进程,此生无憾!

  留在滇南,赵国栋一样满意,2006年必将是滇南蓬勃崛起的一年,国家战略的调整倾斜,滇南内部人事架构的稳定成型,滇南也将迎来一个辉煌火热的时光,可以预见得到,滇南这块热土一跃成为西南经济发展高地的趋势不可阻挡,能够为滇南的崛起而出一份力,一样是荣耀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