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三节 出师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三节 出师


  刚才接的电话是宁法打来的,透露过来的信息虽然还不确定,但是据说是中组部的意见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应该是副主席的意见产生了作用。

  原来包括诸贤和凌正跃在内的中组部两位主要领导都不赞同赵国栋在这个时候位置的调整,但是现在据说诸贤已经非正式的征求了总理的意见。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如果没有诸贤思想没有转过弯来,他是绝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的,征求总理意见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程序,但是这就代表了诸贤态度的变化。

  当然,非正式也就代表着还不是直接以中组部的名义来征求意见,大概也就算是一个私下的沟通交流,其中含义却是意味深长。

  而总理似乎表示了支持,这就预示着赵国栋位置调整已经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获得了三个常委的认可,即便是中组部怕也不太可能再在这个人选问题上有什么异议了。

  蔡正阳轻轻吐出一口闷气,国栋这小子还真是走运啊,能获得文国基总理和钱越副总理的认可这在意料之中,但是副主席这边怎么会态度突然变得明朗起来,这倒是让蔡正阳颇费思量。

  副主席的态度至关重要,宁法在电话里也没有在这一点上多解释,蔡正阳也不好多问,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若有若无若即若离中才是真奥。

  不过宁法也提醒了自己,要考虑一旦赵国栋要离开滇南这边格局的重新安排了,组织部长谁来担任很关键,而宁法口吻中也似乎暗示了除了赵国栋之外,滇南还将有重大调整,这就有些更让蔡正阳琢磨不透了。

  谁还会动?当然不会是自己,那会是谁?

  ***************************************************************************

  赵国栋看了一眼案桌上的东西,抱臂沉思,中央同意关京山任安原省委常委,这应该是一个前奏才对,孙连平离开在即,这个时候关京山先行任命为安原省委常委,也算是为下一步动作作铺垫吧。

  如果关京山真的要接任安都市委***,那么这个省委副***头衔未必能一下子就落在关京山头上,这是赵国栋的感觉,根据组织惯例,不太可能在任命一个同志为省委常委几个月后就再次任命他为副***,这显得太不严肃。

  钟跃军也一直在谋求省委常委这一步,但是现在看来宁陵市委***入常只是一个特例,或者说只是一阵风,自己离开了,似乎也就把这个省委常委头衔带走了,现在安原省委常委重新补足为十三人,那么钟跃军就只能看孙连平离开安都之后安原这边的格局会怎么变化了。

  据说谭立峰的表现也是相当引人瞩目,怀庆经济现在紧随宁陵,已经把绵州和建阳抛在了后边,当然紧随仅仅是指位置上的紧随,在经济总量上的差距却是越拉越大。

  当然要相当安都市市长却不仅仅是安原省委所能决定的,这还要取决于中央的考量,但是作为安原省委对于这样一个位置依然有着很强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关京山是来自中央直接安排这一结果之后,从某种平衡的角度来考虑,一般说来在下一任的市长人选问题上会更多的尊重安原省委的意见。

  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下意识的一直在关注着安原省的情况变化,不但是经济发展和***局面,甚至连安原省一些地市里的变化他自己都会不自觉的去跟踪了解,比如唐江的经济走势,比如荣山的经济结构调整,又比如安都市里的人事动作,这一切都会让自己有一种想要参予的**,可自己现在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而不是安原省委组织部长。

  这种有些微妙的感觉也许源于在安原的工作给自己的生命中留下了太多的印痕,也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回忆,在骨子里深处,赵国栋还是觉得自己还是安原的干部,滇南虽好,奈何却不是故园,短短一年时间委实难以让自己从内心深处把自己当作滇南人。

  关京山就任安原省委常委也就意味着自己回安原的可能性基本上湮灭了,而发改委那边呢?赵国栋甩甩头,纠结啊,总说要抛却身外物,可这虚名浮利却总是抛不下啊。

  骤然获知这个消息,虽然有一些心理准备,赵国栋还是被震了一震,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国栋,不会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吧?”蔡正阳无声的笑了笑,端起茶盅抿了一口,仰起头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颈项,似乎是长久的伏案工作让他的颈椎有些发麻了。

  赵国栋和戈静关系相当密切,前一段时间又去了一趟京里边,戈静那边肯定会给他透露一些消息,只是这种事情谁也不敢笃定,即便是现在,也只能说是可能性大大增加了,但是是不是就一定铁板钉钉,谁都不敢说这狠话。

  “蔡哥,戈部长和我说了说,说东流***一度希望我回安都,但是可能部里边觉得条件不成熟,直接否了,另外就是发改委里退了一位副主任,可能有空缺,但是戈部长也语焉不详,只说多种可能性都存在,而留在滇南继续工作的可能性最大,我也就没有深问了。”赵国栋也很坦然。

  “嘿嘿,蔡哥,不是我的,争也争不来,是我的,我想它也跑不掉,说句俗套一点的话,只有全凭组织安排了。”赵国栋***着手嘿嘿笑着。

  “嗯,心态倒是摆得挺端正啊,这样就好,现在你也别想太多,两会之后就会逐渐明朗,我想那时候你再来琢磨你今后的工作也不为迟,不过我现在倒是想要问一问你的看法,假如,我是说假设你要离开现在这个位置,你觉得谁来你这个位置更合适,我是指更适合目前我省的工作。”蔡正阳虽然是很随意的抛出了这个话题,但是却足够分量。

  “这,”赵国栋挠挠头,“蔡哥,这恐怕不是省委能够定下来的事情吧?对于我来说,好像这个话题也太沉重了一点,我有些承受不起啊。”

  “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我只是问你的看法,谁让你来做决断了?”蔡正阳沉声道。

  情况逐渐趋于明朗化,在赵国栋可能要离开滇南的同时,陶和谦也可能要随之离开滇南,张保国可能要继任省长,而省委副***将会从外边调来,中央有意在滇南产生一名省委常委,这一点赵国栋并不清楚,所以蔡正阳希望赵国栋能够给自己一个较为中肯的建议。

  “这,蔡哥,我可真不好说,如果中央有意在咱们省里边产生的话,我觉得黄部长和商秘书长都不错,当然我觉得登高省长也很适合,这要看你的想法了。”赵国栋不太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发表什么意见。

  和蔡正阳关系密切是一回事,但是在这种人选问题上,每一个一把手内心都有自己的尺度,你所说的未必能和他的心意,这个问题上浅尝辄止最好,千万别想当然的以为老板的心思都被你揣摩透了,那会很可悲。

  蔡正阳摇摇头,却不言语,只是细细啜着茶水。

  赵国栋知道自己若是不深说下去,只怕是难得让蔡正阳满意,只得硬着头皮道:“梦真部长性格刚烈强势,更有主见,做事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无病秘书长绵里藏针,善于协调关系,能力全面,都很合适,呃,我倒是觉得登高省长韧劲十足,做事锲而不舍,也是一个合适人物,蔡哥,我只能说到这个份儿,吃饭各家味,穿鞋自己脚,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也就是说,只有最适合目前滇南情况的,最符合你下一步工作意图的,才是最好的,蔡哥,您说是不是?”

  蔡正阳注视赵国栋良久,看得赵国栋心里都有些发毛了,才面带感慨的缓缓点头:“国栋,你小子算是真正成熟了,可以出师了,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了。”

  前边呼啦呼啦***猛涨,为啥咱就不动啊?悲摧啊!兄弟们不能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