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四节 另有任用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二十四节 另有任用


  “赵部长,赵部长!”一阵急促的声音传过来,把正在田间地头察看小春粮食长势的赵国栋和张国富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赵国栋注意到段自立的表情似乎有些与平时不一样,严肃中带着一抹紧张,看样子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

  该来的始终要来,赵国栋心中只是微微咯噔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平静。

  “国富,省委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规划纲要已经出台了,其中有相当大的篇幅是关于如何从组织建设上来保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我觉得你们昭达地区在这一点上有先天优势,年前你们已经规划了一些实验点,我觉得你们地委应该抓紧时间落实下去,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将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农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外延内涵都相当丰富,发展现代农业,促进农民增收,丰富农村精神文化生活,这些工作都值得我们认真加以思考,怎样来因地制宜的做好这些工作,让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能够切实化为真真正正的现实生活一部分,我希望昭达地委能够在这一点上做出一个典范来。”

  赵国栋没有理睬快步而来的秘书,自顾自的和昭达地委***张国富谈着,“昭达或许工业经济上无法和曲州玉河这样基础雄厚的城市相比,但是我想作为一个基础良好的农业大市,理所应当的要在三农工作中作出不一样的成绩来,国富,想必你也应该感受到今年中央对三农工作的看重程度和以往那种口惠而实不至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省委这一次也在调整考核方式,根据各个地区情况不同,专门有针对性的制定了考核方案,省里很快就要召开会议,届时你就会发现今年情况的不同。”

  “赵部长,考核制度和方式的确也该变一变了,我在文城工作的时候就在提这个问题,蚯蚓黄鳝你不能拉到一样长,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商则商,各个地区情况不一样,招商引资也好,工业增速也好,规定资产投资规模也好,你怎么可能强求一样?”张国富大大咧咧的道:“像我们昭达,典型的农业地区,落后地区,工业基础和基础设施都十分薄弱,不是我们不想招商引资,而是你要给我们一些平台和政策啊,否则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差距只会越拉越大,怎么实现共同富裕?我记得你也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要逐渐向共同富裕的政策转变,这不仅仅是指人,也应该包括地方,这才是社会主义本质和真谛,也是实现和谐发展的根本。”

  张国富是老资格的***了,无论是理论素养还是实际工作经验在全省十六个地市州***里边都是数一数二的,赵国栋也很欣赏这个看似大大咧咧,实际却是精细无比的地委***,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力推对方从文城到昭达的主要原因,他觉得对方能够在昭达这样一个拥有全省第三的农业地区干出一番成绩来。

  这已经是赵国栋到滇南的第三次来昭达了,也是他来得最频繁的一个地方,第一次是调研,让赵国栋对前任班子的工作很不满意,而第二次则是年前,张国富的表现可圈可点,也让赵国栋下决心要把试点放在昭达,现在看起来昭达的工作的确走到了前头,而这也是在自己并没有***多少心的情况下。

  段自立知道自己先前的表现让老板有些不悦了,所以不敢吭声的站在一旁。

  唐岸峰在电话里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段自立还是从对方有些诡异的口吻里听出了一些端倪来。唐岸峰马上就要到省委党校去学习了,这是大老板在为对方考虑上进的台阶了,党校一学就是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唐岸峰会不会回到省委办很难说,也许就要下去锻炼了,想到这里段自立也有些羡慕对方。

  段自立倒不是也想要立即下去锻炼,毕竟自己的资历和唐岸峰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唐岸峰在省委办公厅里呆的时间比自己长,提拔也比自己早,加上又是跟着一把手,自然先天上就占了先手,不过段自立也是很希望自己能够跟着现在的老板打熬上几年再到党校去提炼一番,最后到地方上去,但是现在??????,想到这里,段自立就心乱如麻。

  唐岸峰在电话里神秘兮兮的告诉了他赵老板可能要动一动了,这让段自立大为震惊。

  赵国栋来滇南不过一年时间,怎么可能要动?前一段时间里也有这样的一些传言,但是段自立根本就不相信,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常委才来一年就要动的,即便是从维护班子的稳定出发,也起码要两到三年才谈得上调整,怎么可能才来一年就要动,而且可能是要离开滇南,哪有这样违背常理的事情。

  唐岸峰在电话里也说因为中央的文件已经正式下来了,大老板要招赵国栋去谈话,所以才会这样急的通知赵国栋,让他赶紧通知自己老板。

  老板要走,自己该怎么办?段自立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快就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如果赵国栋再能在滇南呆上一年,段自立相信自己可以在赵国栋离开之前获得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安排,但是现在呢?自己的***命运似乎就变得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

  赵国栋眯着眼睛靠在车的后座上瞑目养神,奥迪在从昭达前往昆州的道路上保持着一百码的时速,只有在弯道时稍稍放慢速度。

  段自立从后视镜里小心的偷窥着老板的表情。

  老板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即便是在自己告诉他是大老板通知他马上赶回昆州时,老板的脸上依然是那种不惊不诧的神色,似乎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也许老板早就知道了这一天?很有可能,像他们这样层次的角色,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一点预见性?

  段自立很想问一问,但是他知道这很不妥,几乎是用一种咬牙切齿般的忍耐力让他保持了缄默,一种期待式的缄默。

  奥迪钻进省委大院里停在了门厅前时,段自立感觉自己就像是从囚笼里钻出来一般,一个箭步窜了出来,然后敏捷的替老板打开车门。

  走出车门的赵国栋似乎有些迷惘,站在车门旁,停下了脚步,回首看了看门厅外边的院子,慢慢的纳入眼底,似乎要把这一切彻底烙在自己的脑海中。

  良久,赵国栋才缓缓的迈动脚步步入门厅内。

  段自立也提着包紧随在赵国栋身后,在步入门厅的那一瞬间,段自立听到了前方老板的话语:“自立,岸峰马上要到省委党校学习,如果你想去,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名额,或者,你也可以跟我走。”

  段自立如中雷殛,身体变得时而火热时而僵硬,嘴巴张了几张,却半句话也没有能说出来。

  赵国栋头也没有回,只顾迈步前行,“你不必现在回答我,好好考虑一下吧。”

  ***************************************************************************

  2006年3月2日,中央免去赵国栋**滇南省委常委和组织部长职务,文件上最后只缀了一句,另有任用。

  ***************************************************************************

  “另有任用?另有任用好啊,没有这句话,会不会有很多人都要拍手称快?”吴元济乐呵呵的走到赵国栋面前,亲自为赵国栋捧来一杯普洱。

  “知道我不喜欢喝普洱,却专门给我上一杯普洱,是不是觉得我下课了?”赵国栋佯怒道:“这也太现实了吧?拍手称快不至于,估计很多人心里边放下一块大石头,晚上可以睡得香一些倒是真的。”

  “你要这样鸡蛋里挑骨头,我也没法,我这里只有普洱,不过这可是一般人尝不到的普洱。”吴元济傲然道:“没几个人敢说他的普洱比我这一包好。”

  “得了,别再那里炒作了,就一茶而已,过度炒作我觉得最终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别把茶客们都当傻瓜。”赵国栋摇摇头,“过犹不及,这个道理怎么就有很多人看不透呢?”

  “这也是一种经营艺术,品牌效应,商业手法而已。”吴元济不置可否,“国栋,你们这一批动静不小啊,老白也正式动了,长沙市委***,独掌一方了啊。”

  &&稍等附上下一单章:青黄不接,但不得不求!